人生中的某一天,我忽然意識到自己有打嗝的能力。不是一般的打嗝,而是某種更為深沉的,宿命性的打嗝。

是的,宿命性的。

應該是學生時代的往事了吧,第三節下課花十分鐘跟好友阿強解決到中午的便當,不,扣掉選菜跟包裝跟跑下樓梯的時間,大概五分鐘吧。吃著吃著,有一天就打了嗝,一整天的嗝。那嗝在我睡覺時會中斷,醒來後又繼續,連續打了多久才停的已經沒印象,大概凱達格蘭大道那麼長吧。

幸好,這種嗝數年一度,不然我應該被自己胃裡的胃酸給侵蝕掉頭部了吧,可能會被列入七大不可思議死法也說不定。

出了社會後,有一次在辦公室打起了嗝。當時還是從事客服人員的時代,不間斷的打嗝聲帶來大家的歡樂跟困擾,坐在同個辦公室的人不分遠近都希望我小聲點,因為有不少客人在問。不過既然宿命性這個形容詞都出來了,多數時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於是客人跟客服之間便有了巧妙的默契:那是不存在的背景音,那是幻聽,世界很美好,我正在跟電話那端的人聊一個幻想世界的事,我沒有聽見任何奇怪的聲音。

不,回想起來我國中就擁有這特殊的打嗝能力了吧,還沒百分百開發而已。當時的好友企鵝曾教我躲到某個安靜的地方後坐下,慢慢調整呼吸。試過幾次,有用,但不是每次都行。曾經的同事告訴我可以把一個塑膠袋套嘴上,藉由呼吸自己呼出的二氧化碳止嗝,成功率大概一成左右。朋友說有個「用其中一手出全力按另外一手中心十分鐘」的偏方。試過一次,不知巧合還是怎的放了個響屁,不過嗝還是如不祥的烏鴉盤旋在天上一樣存在著,飛翔著。

『你吃太急了啦,空氣跑進去了,屁放一放就好。』靈能力者潾這麼說。可偏偏我的腸子是有禮貌的腸子,製造屁的功效一點不粗獷。若要以譬喻來形容的話,我的腸子大概跟福爾摩斯一樣,是個戴獵帽的英國人,絕不是像小勞勃道尼演的那麼狂放。

前天因為貪吃,吃進了大量的菠菜麵條跟鮪魚跟青菜跟咖哩跟海帶,胃部一陣動盪後橫膈膜順勢抽蓄,許久未見的綠色死神便開始一點一點的從我口中逃出,發出的聲音大概能讓博物館的警鈴大作。用盡一切手段,也只能偶爾抑制它個一兩小時,灼熱感又開始摳抓著我的食道。今天堂堂邁入第三天,我決定賭上自己的性命,使出「某一招」。

話說去年年底我參加了一個去花蓮參觀數間水廠的活動,活動結束後拿了跟一個三歲小孩差不多大的一大坨禮品回家。其中有一個稱為「鎂日清」的東西,據說含有大量的益菌跟酵素,可以讓你「每日輕鬆暢快」,當時很開心的試吃了一包,結果大概接下來的四個小時內我不停來回於房間跟廁所之間,效力之驚人連我的括約肌都要哭泣。事後我確實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乾淨,連腦子都虛了那麼乾淨。

顫抖著手,我抽出一包鎂日清吃掉,半小時內我就見到了死去的阿嬤在河對岸跟我招手,她旁邊站著的則是我從未謀面的死去的阿公。正想跨過河到對岸,死去的小狗積比卻凶狠的對我咆叫,阻止我渡河。就這麼在生跟死徘徊的過程中,我感覺有東西卡在大腸的轉角,陣陣劇烈的痛撕扯著我的意志,「與其承受那樣的痛苦還不如去躺在墓碑底下」,這樣的想法不停浮上水面。思緒旋啊,不停不停旋,旋進那漩渦中心又旋出來。兩個小時的苦戰之後,我終於從地獄的業火中再次重生了啊啊啊啊啊!!!

對我來說,鎂日清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車票啊......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