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靈電梯1.jpg

奈‧沙馬蘭是一位我還滿喜歡的導演。無論是最後大逆轉的《靈異第六感》、非典型英雄電影《驚心動魄》、到現在只記得怪物長得像豪豬的《陰森林》、童話風的《水中的女人》,甚至連評價不高的《降世神通:最後的氣宗》都有幾幕讓我小小感動。雖然上述電影在視覺呈現跟電影的節奏上都可以做得更好,但它們的劇情都有其特殊性,而這正是沙馬蘭身為編劇的實力。這次要介紹的《惡靈電梯》由於沙馬蘭只負責原創故事,因此電影的黑暗程度稍微弱了些,但仍簡單而有趣。

故事的核心很簡單:惡魔如何來取罪人的性命?從這個核心點出發,弄一架道具電梯跟一堵道具牆還有一扇道具玻璃,幾個知名度不算高的演員,大概就是這片主要的花費。成本雖小,要講的東西跟要表達的氣氛倒是不馬虎。隨著故事的進展,我們知道惡魔把這些人「齊聚一堂」必有其目的,而這賦予了本片懸疑跟推理的氛圍。「為什麼呢?為什麼呢?誰又是惡魔呢?」在通常的情況下,兇手可以用刪去法找出,死掉的人不可能殺人,對吧?但今天我們的兇手是「惡魔」,常識自然就不通用。於是當惡魔顯露真身時,雖然算不上驚天動地,還是讓我小小小小的震驚了一下。(程度上來說像是走在路上撿到五十元銅板)

惡靈電梯2.jpg

故事就在犯人自白過去的罪惡後惡魔不得已原諒了他做一個收尾。如《失樂園》所提到,惡魔其實也是「墮天使」,終究有其「善」的一面。如果你秉性非純惡,非死到臨頭仍不悔改的凶惡之徒,而是在憶起過往事件時仍會心生懊悔,那麼祂就願意給你機會,讓你能夠接受法律的制裁乃至重新做人,有點像佛家說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樣(當然過程沒那麼快),這讓《惡靈電梯》帶有勸世的功效。細節方面的問題不是沒有。例如警衛跟電梯維修員之死有點衰(兩人頂多就是偷懶或開長輩玩笑)。雖然前面也提到「礙惡魔者死」,但後來惡魔又表現出「知過能改,善莫大焉」的態度,大概只能解讀為「礙惡魔者死,但死了以後會上天堂」吧。此外為了誤導警方辦案,惡魔有耍了一些小手段,衍生了另外一群被害者。雖然說警方之後是可以幫忙把那些失物送回去,但失主真的不會因為這樣蒙受損失嗎?例如當天是繳費期限但因為東西是證物拿到時已經是好幾天過後,或是當天一定要還人家錢之類的,生命會忽然因為這樣被捲進漩渦吧。不過用同樣的解讀方式,也許這些衍生被害者因為錢包被偷了而在「好寶寶名單」上被加分了也說不定。

畫面乾淨(為了節省預算一些橋段都點到為止,但反而讓電影更為流暢)、演員們表現OK(但小石覺得警察最後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要放過犯人,比較近似「你‧死‧定‧了」)、微微的恐怖感就像灑在溫州大餛飩湯上面的海苔一樣添增了影片的迷人但又不會讓人害怕。而若你問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我會告訴你是「惡魔是否就在身邊的確認法」:吐司抹果醬,些微上拋讓它自然落下,如果抹果醬的那面朝下,那就是表示惡魔在附近,因為噩運近了,非常可愛的判定方式。另外,戲裡也提到孩子常常經過桌角但不會撞到,撞到也是表示惡魔近了。這讓我想起幾個月前有一陣子我跟小石常常都踢到床架後端的銳角,又黑青又流血的,八成惡魔那幾天是到人間來旅遊而暫住我家了吧。惡魔兄或姊,請記得幫我加分喔!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