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226.JPG

百合代表聖潔、榮譽、高雅,但它同時也有欣欣向榮的意涵。為什麼呢?因為百合隨處可見,就連照不到陽光的山谷裡也遍地花開,正如廢墟無所不在。

生命中的第一座廢墟坐落在西昌街上。後來拆了,蓋起現在也顯老態的大樓。回憶中的廢墟隔壁有條小巷,曾在那放生過一隻小鼠,在鼠籠中發現的,爸說淹了牠,我放了牠。無親無靠的小鼠被我晃著籠滑出,站著眼睛盯前動也不動,失了魂般。隔天下雨,出去看小鼠仍站同地方。再隔一天小鼠躺下,再隔一星期小鼠的白骨化了五分之一,不久後消失了。

曾問過爸某某廢墟為什麼會是廢墟,爸說老人死了,幾個孩子想拆房蓋大樓,收入比例談不攏,寧可放著爛彼此嘔氣也不退讓。廢墟長出了好長的碧綠草,抬起頭穿透木板可看到半裂的懸梁,光從屋頂的破洞穿入。廢墟總是安靜而神祕。

幾年前去花蓮,車站到旅館很遠,步行去。沿途經過一棟仍穩固的廢宅,紅色的雙邊大門上纏著隨便繞幾圈的鐵絲,歡迎我自己動手入內尋奇。想了一下,我繼續拖著行李箱離開。曾經過書中有提到的飛碟屋,想進去看看的,但最後還是作罷。來到侯硐,好多屋裡長草長蟲長出了貓,門口還有負責巡邏的。一間廢屋的頂像大石穿了過,留下一公尺寬的大洞。充滿廢墟的垂死之城因為貓而有了生機,卻也干擾了它的寧靜。

本書作者阮慶岳的筆觸迷離也疏離,書中愛情的結果都是虛無。很多拍下的照片都記錄了那少為人知的美感,可惜也不可惜的,有的廢墟拆了,成為空地或蓋起建築。若說興建是生,拆除是死,那廢屋又是什麼呢?垂死之人的時空凝結吧。沒有琥珀那麼美,沒有化石那麼活生,只是腐朽,只是等待。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