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近底收到「Google+ 團圓度中秋」的邀請函。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咦?是詐騙嗎?」於是google了公司名稱,也打去問,對方既沒有要我提供身分證字號也沒有要我匯錢,我還沒出生的小孩也沒在他們手裡,那我想應該沒問題吧,就幫自己跟小石報了名。時間是九月十三號黑色星期五黃昏六點到晚上九點,地點是臺北文創六樓,松山菸廠裡。

因為被貼上「部落客」的標籤也有好些時日了,認識了不少網路變成現實的好友臉友,每次看他們發在Google的聚會吃甚麼好料就不免心生恨意,流血淚那樣。總算啊,總算有機會讓我見識傳說中的Google聚會啊!

獅頭白T藍色短褲老球鞋是我,小石則是迷彩外搭露肩還畫了淡妝,倆宛如要參加五分正式的晚宴一樣。

出門遇雨,小問題,區域性的,台北不大。大問題是我們到了松菸誠品(之前來看哆啦A夢展時還沒開放)後手扶梯電梯都只能到三樓,問了櫃大姊一號二號跟路過的警衛都不知這「六樓」怎麼上去,我們成了不得其門而入的求道者。

在不知第幾次繞著建築轉後,我率先發現一台神祕電梯,但電梯外的自動門不自動,放棄。此時一對穿黑色制服的男女蹲在一旁抽菸,頗有外燴架式,趨前一問果真有了解答:搭乘前方明亮處的電梯即可,這是地藏菩薩的蜘蛛絲啊!

我們算早到的,報到以後被告知會場還在整理,稍後方可入場。好吧,買了仙貝先果腹。我們在窗邊閒聊,迎面一個面善的年輕髮圈男子,我心想是他嗎?不是吧。他就說是他,沒錯,就是白話文

有了夥伴,三人胡亂聊著天,報名櫃台前則是一群年齡不等的女生又叫又跳好開心講些如「原來你是長這樣!」「你跟照片不太像耶!」「哇好久不見!」的話,看在我們眼裡只覺得自己來自異星球。

可以入場了,門口領了方形小月餅,據說某幾個裡面有紙條,當然我們「籤運不佳三人組」(抱歉連累白話文了)都槓龜。選位,我挑了離食物桌最近的一席,三人東西放好後就開始吃壽司、烤肉串、巧克力、上面有料的玉米脆餅、上面有一點魚子醬的某種脆餅、柚子奶酪、桂花釀,還有等一下戲份很重的蔬菜棒棒(這是官方名稱)。瓶裝飲料則是提供了礦泉水跟美粒果。

人們開始三兩入場,小魚出現了,但她沒看到我;超久不見的小涵子跟大綠,「欸....真的好久不見耶!」;不改交際本色四處跟人聊天換名片的玉米;知名部落客的知名部落客哥哥楓葉小嘉;匆匆來去的艾姬;「每個男人都是一座海島。」頭上有一座海島的電腦王阿達,「也很像草皮」「不能是草皮,這樣就變成園藝王了」;戴著人二頭套的人二跟鮪魚,「我這邊有五月天電影的票,你要不要看,覺得不好看的話可以不要寫」當天小石要採訪,我要趕稿,白話文已經有約。「你們部落客都對五月天沒興趣。」鮪魚下了結論。

此時已六點半,還有一半的人左右還沒到,但是後頭的小點已經沒‧有‧了。「你要不要嚐嚐我們的蔬菜棒棒?」非常親切的外繪主管這麼問,Google+之夜成了茹素之夜為環保盡一份心力是不壞,但我們現在都處於飢餓三十的狀態,實在沒法如此佛心。不知不覺,我們三個人開始聊起了活屍電影,想說等一下病毒會從哪一區爆發,我們要破哪一座玻璃門逃命。小石還跟白話文聊了南方公園的某一集,主題是吃人肉。

IMG_2982

人越來越多,一對不確定是否夫妻的男女加入我們這桌,女方後來邊看台上的吳剛講話邊素描會場,非常厲害。另一位穿著橘色飄飄衣戴黑框復古大眼鏡的女孩坐到了白話文旁邊。當我對白話文說「可以啦,你以後應該會變成了不起的導演」時,一直都有在聽我們聊天的橘飄女孩笑得好開心。

就在餐飲被清空後,礦泉水跟美粒果也沒了。人在新加坡的亞太區年輕女Google主管跟我們視訊完畢,台灣的行銷副總經理Richard扮成了吳剛上台,沒講幾句話就滿臉笑容難掩興奮的問在場的人說「大家有吃飽嗎?」這...這跟闖進喪禮問「大家有歡喜謀?」一樣讓人不知該怎麼回答啊!!!

聽說快樂雲拆組達人也來了,但我們沒看到,倒是看到了老查。

實在餓到不行了,我們夫妻只好先行離開。櫃檯的人很親切地給了我們一人一個杯墊,中心寫著顏色艷麗的g+。買了吳寶春,逛了誠品,散步了水池(池邊種的是蘭嶼人認為不祥的穗花棋盤腳,非常漂亮)。101頂著一頂漂亮的霓虹帽,我們在那霓虹下牽著手,回家。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