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條例.jpg

我出生的時代電玩、漫畫都剛開始蓬勃,因此直到現在我偶爾仍會遁入虛幻世界中暫時逃離塵囂,逃離應該去面對的這一切。記憶中的《魔力小馬》是很美好的,意外拔起獸矛的小馬一一擊退作惡的妖怪,間雜有許多動人的篇章,最後在親友們的幫助下拯救了世界。藤田和日郎很會說故事,二十歲前的我深深著迷於外傳〈桃影抄~符咒師‧鏢〉裡的鏢,我當年甚至還買了日文版大開本的全集呢!上冊是「原畫集 月與太陽」,下冊是「大圖鑑 森羅萬象」,還買了看不懂的日文小說。多年過去,《魔力小馬》已正名為《潮與虎》,全集某次搬家時我丟了,日文小說前陣子便宜賣了二手書店。這些事情就像我前天跟小石的對話一樣:「你看過《黑暗判官》嗎?」「沒聽過耶。」往事總是隨風去。

《魔偶馬戲團》我沒很喜歡,可能是年紀大了些,也可能是看的東西多了些,總之就沒很喜歡。幾天前,家附近一間小石光顧過好幾次的二手漫畫出售店宣布關門歇業,我載她去買了幾套漫畫回來珍藏(我順便買了徐四金的《香水》,十塊錢),其中一套是《月光條例》,我家小石常去漫畫店看的、藤田和日郎在日本已經完結的最新作品,我花了兩天的時間看完這二十冊的劇情。

故事的設定是,每隔幾十年,就會有藍色的月亮打在「童話故事」上,這些被「月打」的角色會發狂,而倘若故事的主人翁因此被殺害或超過五天內沒有回到故事中,這個故事就會消滅,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童話世界的長老們因此訂出了「月光條例」,要找人成為執行者來將這些發狂的故事角色復原。當然,主角岩崎月光就是被找上的人。當然,主角有「開後宮」(這個名詞是小石教我的)。當然,主角有「威能」(這個詞也是),還擁有「很會掌握時機」的特性。當然,女角們都很漂亮。當然,我也曾經沉迷於二次元女性的溫暖懷抱中......

《月光條例》是很有創意的作品,它讓小石想起太宰治的《御伽草紙》(也是惡搞童話的書,滿有趣的),讓我想起《大地王國:罪與罰》(一款出在多平台上的動作角色扮演遊戲,非常好玩!)和《口白人生》。而本書所述及的觀點也是我為什麼非常喜歡《口白》的原因:作者寫故事,是因為他有話要說,因此成品是悲劇或喜劇不在他的考量範圍之內,角色應該要有所覺悟,因為它的存在目的就是去成就這個故事。但是在《口白》中,作者卻因為角色的認命而被打動,決定「犧牲自己的功成名就及作品的完整度來讓她的角色存活下來」。艾瑪‧湯普遜所飾演的作家超越了作者的「神性」,選擇屈服於「慈悲」與「善」。藝術因而不超越善意,難能可貴。

身世之謎也是《月光條例》中的重頭戲(藤田的作品向來如此)。角色的過往背景最後都串了起來,更影響了本作的結局。至於《月光條例》的結局是喜是悲,答案見仁見智。但就像藤田的其他作品一樣,《月光條例》仍有其可看之處。而且每次看我家小石邊看邊感動落淚,我就會覺得她真是可愛啊,就因為這樣,我不得不喜歡上《月光條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