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臨。穿著和服、畫著濃妝的女人開始在街上拉開,吸引那些被慾望控制、想一逞獸慾的男人;舞女們開始在舞台上搔首弄姿,跳著西方傳進來的流行舞蹈;小偷,也開始隱於夜色,討起了一日的飯碗。

一個乞丐模樣的女子,滿臉沙塵,以稻草包覆住自己,注視著街上來往的行人。看到了!她走了出去,在大街上與幾人相撞。男人們開始只是有點不滿,發現荷包被偷後開始大力緝捕。

小偷逃入了一間有舞女助興的酒館,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一個沒有手臂的男人,在原本該是左右手的地方各接了一把刀,跟一隻大蜘蛛纏鬥著。旋風般,男人飛奔過去,往蜘蛛砍了一刀,宛如落葉被風吹落,蜘蛛瞬間死亡消失,血噴了小偷一身。更奇特的是,男人忽然露出痛苦的表情在地上打滾,原本的右腳居然掉了並在地上灰飛,長出了另一隻新的右腳。

事後,從酒店裡一位自稱為琵琶的法師口中,知道了男人的身世:很久以前,一個武士以未出世的孩子的肉體跟四十八個魔神交易,換得奪取天下的能力。孩子出生了,沒有四肢、沒有心肺、沒有眼耳鼻,被人丟往河流漂走。一位路過的咒術師壽海撿到了他。雖然沒有聲帶,也許是上天憐憫,也許有一缺必有一得,孩子可以用心電感應傳話給對方。感覺到了兩人間的緣分,壽海盡其所能的以屍體為孩子接上四肢;以陶土為其塑造臟器,並通電讓其搏動。於是,孩子順利的長大了。

一日一位法師來訪,聽完了壽海的故事後,他將藏在琵琶裡的斬妖寶刀百鬼丸借給了孩子,讓他決定未來是否要奪回自己的身體。日子漸漸過去,孩子一天回來發現壽海因為衰老即將死亡。他拒絕以醫治男孩的技術救他自己,更不希望這種技術以後被惡人所利用。遵循父親的遺志,他將父親的遺體跟書籍付之一炬。在聽完謎樣的聲音(就在他的耳畔響起)後,他決心出發挑戰魔神,奪回屬於自己的身體。

聽完了講古,女子決定要跟著男人,奪取他身上的寶刀,報雙親的血仇。女孩說她沒名字,男孩於是叫她多羅囉,這是某個地方用來稱呼小壞蛋的用語。因為自己也沒有名字,於是男孩以刀名稱呼自己,百鬼丸。兩人的冒險於焉開始。

以上講古拖了四分之一的時間。另外,正經描述到此為止。

不久呢,兩人來到了一間燒毀掉的廟宇,建築裡仍然留著幾根燒壞掉的木頭。(不過很亂七八糟的,門居然只是用黑色的漆塗一塗就當燒過了。喂,觀眾都是瞎了是吧?)一個跟背景顏色非常不搭,明顯是三流3D動畫的巨大嬰靈出現來找兩人玩,從來供奉獻品的夫婦口中得知,此廟在燒壞前是專門拿來棄嬰用的(為什麼呢?稍後要自行推理)。不久後,兩人在路上接受了一個家裡有一票小孩的武士的邀請前往住宿。該晚,一群小孩裹著劣質棉被假裝成蠶寶寶登場要來吃兩人(比超級變變變的化妝技術還糟),全部被百鬼丸斬殺。神奇的,百鬼丸莫名其妙的發現一個密道,兩人走過紙糊的山洞(跟前面酒館裡的牆壁差不多)來到了之前的破廟。原來,該名武士(應該是當地的領主,沒交待)規定為了節糧孩子不能養太多,父母們只好把嬰兒拿去丟掉,殊不知那是要給武士的妖怪太太養兩人的妖怪寶寶用。

回到了大宅,趁著百鬼丸教訓武士,女妖從後面拿了武士刀刺死兩人:她從來沒愛過武士。但她不知道,因為心臟還沒拿回來,所以百鬼丸是不死之身(編的很不合理),傷口自動癒合。看情況不對,妖女回復了真身,變成巨大的蛾,翅膀上長滿眼睛(這裡還ok)。在死去的那些嬰靈的幫助下,百鬼丸秒殺了妖蛾,拿回了自己的肝(應該是吧,看不太出來),嬰靈也出來跟父母們告別而昇天去(請注意,是嬰靈喔,拍攝時居然是找大概五歲的小孩,喂,導演你在做什麼啊?)。沒想到,見了此景的村民們直罵他妖怪,不但不感恩,更拿石頭丟他,很道具看起來就不痛的石頭。

然後呢,重點來了,我開始懷疑自己看的是多羅羅。兩人打了桃花樹精、天狗、沒有手的蜥蜴怪。樹精那裏還可以,怪物造型也還挺有趣,但是另外兩個很糟。天狗那裏有稍微展現一下程小東指導的武術,不過實在說不出打得多好,反正前面打得很慘,後面莫名其妙耍個帥後就變很強,隨便幹掉了天狗;看到蜥蜴怪那橋段我想很多日本人應該會覺得一股暖流吧!那根本就是特攝(就是鹹蛋超人、百獸戰隊、忍風戰隊那些,有人稱之為人型卡通)的化妝跟打鬥方法,我懷疑也是找那些演怪獸的演員來演的,一點也沒有電影的質感,跟我前陣子偶然在網路上看到的特攝A片(日本人這方面很幽默)效果實在差不了太多。多羅羅在這段有演了繞著樹跑引誘蜥蜴把舌頭纏住一根枯木,很鳥,很鳥,很鳥,而且很難笑。

經歷過不少的打鬥,百鬼丸取回了不少器官(反而好像弱了...)。兩人在一塊巨大的木板旁邊聊天,幾個士兵來質問他們是不是奸細,百鬼丸打昏了他們(正確來說,多羅羅贏了大部分,百鬼丸只是耍帥打贏一個)。多羅羅也心血來潮的提到自己的雙親就是被官兵害死,殺父仇人的名字叫做醍醐景光。然後,又不知所以的,百鬼丸居然跑去找工作,很熟悉的一幕開始了:

老闆:年輕人,你想找工作是吧,想找怎麼樣的?

忽然闖入的地痞:走開走開走開,看到本大爺來,還不閃邊尿尿去。

老闆逃走。

地痞:喲,小子挺跩嘛,不知道本大爺是誰嗎?就讓我來教教你跟人見面的禮儀!

碰碰幾聲,地痞被丟出了門。

忽然出現的武士:你身手不錯,要來當我的手下嗎?

雖然對話有點不同,不過大概就是這樣,有那種水戶黃門或暴坊將軍的味道。

事後,武士介紹了自己的名字,多寶丸,也跟他講了自己的理念,希望能協助父親醍醐景光治理國家。(順帶一提,城堡設計的非常醜,外型像什麼呢?中間是普通的日本古城,旁邊架起了木頭,上面撐著一個個四方小盒子,有點像那種下面一根木棍,上面一個小房子,屋頂是人字型的鴿舍)隨後參觀城堡之時,一個女性出現,多寶丸稱她為母親。女人看到百鬼丸忽然心臟一怪(有點台灣連續劇的拍法)認出了眼前就是自己當年丟棄掉的孩子,百鬼丸也用心電感應認出了她。他倉皇逃出城。

跟多羅羅見了面,百鬼丸說其實自己是她的殺父仇人之子,轉身便要離去。多羅羅從後面拿了刀刺他的心臟(劇情真的很怪,當然你也可以說多羅羅就是知道他不會死才刺的,不過我覺得編的不好),百鬼丸很酷的說:歹勢,我的心臟還沒拿回來。

晚上,百鬼丸到河邊難過的坐著發呆。兩隻像電玩"大神"裡面那種造型的狗一黑一白的出現,講些五四三想打擊他。最後一刻,百鬼丸還是堅強起來,一刀砍死了兩隻狗(明明之前打得很辛苦...)。

隔天,多羅羅說自己要放棄報仇,也要求百鬼丸忘記父親跟他之間的仇恨。沒想到(好聽話啦,其實二流劇本大概都是這樣寫),多寶丸因為知道了母親原本這名字是要給哥哥的而來要找百鬼丸決鬥,想以此鑑定母親的愛。本來不想殺多寶丸,卻在擋小兵的刀時自己的刀斷掉,好死不死射到多寶丸的脖子。母親此時也來了,看到多寶丸死掉十分的不捨。隨後父親也趕來加入大團圓,而且把擋在百鬼丸前面的太太給砍了。此時的百鬼丸露出不怎麼生氣的表情跟父親開始決戰,但在最後一刻刀下留情。此時,死去的多寶丸開始講話。魔神附了多寶丸的體,要景光獻出自己的肉體來拯救兒子。景光猶豫了一下後答應了,天上的魔神於是下來把他吃掉,不過倒是有守信讓多寶丸復活。

變成魔神後的醍醐景光本來要騎馬離去(這段也很怪,剛變成魔神的他跳躍力超強,跑得又快,居然邊跑邊跳的上了不可能快過他的馬),但由於他自身的意識還有殘存,便拿起刀刺自己,要百鬼丸殺了他。百鬼丸跟多寶丸兩人看著自己的父親發呆,魔神又奪回了主導權。也許是心有不甘(其實是編劇能力不足),魔神又跑了回來,被百鬼丸給斬了。事後,多寶丸希望百鬼丸留下來當城主,但被拒絕,因為他還有一半的魔神要殺。跟著多羅羅,百鬼丸繼續踏上征途。

此時的螢幕上寫著大字,剩下的魔神還有二十四隻。結束。

===================================================================================

在最初知道多羅羅要製造成電影時,心裡其實很開心的。被喻為"不可能映像化"的漫畫居然要拍成電影了!想想也對,其實以現在的特效,大部分電影應該都拍的出來,頂多只是經費的問題吧!當時也興沖沖的去youtube看了預告,興奮啊!

第一次接觸多羅羅是玩了PS2版本的動作遊戲。剛開始,遊戲畫面是黑白的,而且沒聲音。隨著拿回了眼睛、耳朵、聲帶,遊戲開始越來越豐富。擔任人物設定的沙村廣明(代表作無限住人非常好看,可惜我記得台灣不知道是代理還是什麼問題好像沒結局)所設定的主角非常帥氣,而且也沒有違背手塚先生(手塚治蟲,代表作為三眼童子跟怪醫黑傑克,被譽為日本的漫畫之神)原先的構思,了不起。裡面拿回各個器官的動畫更是一絕,主角面部的痛楚十分的真實。最後的追加劇情(原先漫畫沒有的)也十分的合理而且好看,真的是很讚的遊戲!

因為印象實在太深刻,於是看了多羅羅的漫畫版,手塚先生的創意真的很棒。從黑白的構圖間故事流暢的展開,人物間的愛恨交織也都很豐富,不愧是大師。

看了電影,全部毀掉。

劇情亂改不說,什麼本來兩個人都沒有名字,臨時想到取了百鬼丸跟多羅羅,有必要改這樣嗎?沒有意義吧!而且很奇怪,拿回自己原先的肢體後的百鬼丸應該是更厲害,沒想到越來越弱。本來是不死身,怎麼拿回來反而會受傷,這什麼鳥設定啊?原著中,百鬼丸本來就沒有回復能力,充其量只是因為手腳是木造的(這跟電影設定也不同),所以不怕打罷了。什麼傷口還會癒合咧,那還打魔神拿回原本的肉體做啥?膝蓋的大砲呢?鼻子的炸藥呢?怎麼變成一個武功不怎麼高強,成天靠女人幫忙的軟腳蝦呢?

說到這,編劇跟導演都應該負很大很大的責任。說也奇怪,當時邊看,老覺得這編劇編的劇情會不會太鹹蛋超人。查了一下,哇咧,還真的咧。這位中村雅先生早年曾經編過"東京大怪獸",在"多羅羅"之前所編的作品呢,各位大概有想到輪廓吧,"鹹蛋超人MAX"。天啊,不會是直接找那個劇組來處理特效吧!好幾年沒看到這麼差的特效了,救命。

接著就是特效的部分,除了色彩調配跟週遭場景不合以外,這部片的動畫特效很鳥,化妝部分也很鳥,場景設定跟製作也很鳥,根本是超級變變變的加強版。

導演的部分比較奇特,我本來還以為是某個無名導演的處女作,萬萬沒想到居然是曾經導過"黃泉路"(草彅剛主演)的塩田明彦。黃泉路還不錯啊,怎麼這部會變成這樣呢?不過世事有時候就是這樣,有的導演就是只能拍某些片子。比如我很喜歡李安的臥虎藏龍,他其它的文藝電影拍的也不錯,綠巨人浩呆卻暴難看。這就是命吧!

也許你會跟我說,唉呀,小製作嘛,幹嘛這麼認真?告訴你,它的製作費用是日幣20億,合台幣(以我今天打的匯率換算)大概是五千四百六十萬。錢到底花到哪裡去了,我還真不知道。柴崎幸加妻夫木聰應該沒這麼貴吧!其他的特效除了那棵桃樹以外應該也沒花什麼錢吧!誰A掉了...

最恐怖的消息來了,這個被我嫌到快發霉的片子在日本的上映收入為日幣34億,足足賺了14億。除了第二集外,還預計要拍第三集。資本主義的商業機制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難道現在的人真的已經看過就算了嗎?

唉,我也不知道,但這部電影不管我從漫畫、電玩、或單純的從看電影的角度去欣賞,都會覺得又臭又長又爛,至少有一個小時的戲根本是多餘的,有很多效果是無謂而且應該痛罵承辦公司的。不過歸根究柢,身為一個導演,一個應該統籌一切主導局勢的人,居然也就看著自己的作品這樣下去。應該檢討。

反正我囉嗦一堆也是沒用。賣的好就是賣的好。人家要拍一百集我也管不到。不過我真的打從心底覺得,唉,果真無法映像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