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得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及《綠野仙蹤》。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破爛機器人冒險愛情大活劇


(劇情大綱,請自行選擇是否服用)

遙遠的未來,地球被垃圾所吞噬,當時的行政政府兼最大賣場Buy n Large安排了一趟五年的太空旅行讓人類眼不見為淨的享受高級、生活作息全自動的渡假生活,地球則留給了大量的清掃型機器人WALL·E(Waste Allocation Load Lifter Earth Class,垃圾配置承載起重機地球版),讓他們在享受宇宙渡假的同時地球能自動被清理乾淨。



計畫並沒有想像中的成功。

七百多年過去,地球仍矗立著數不盡的大樓,其中有廢棄的,更有方型垃圾磚堆砌的。身為僅存的WALL·E,我們的主角仍然過著盡職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同的是,歲月的洗禮讓他掌握了情感。他在自己的垃圾車裡蒐集有各種雜物,也包含著自己的零件備品;他養著一隻蟑螂,這種強韌生物的最後子孫。閒暇之餘他則重複看著同一部老電影('69年出品的音樂劇Hello, Dolly!,中譯為"我愛紅娘"),並在幻想著能跟心愛的女人手握手,找尋兩人的愛情。



某天,WALL·E按照慣例上工,並在一台廢棄冰箱中找到了一株發芽的植物。連同泥土,他將它種在一隻靴子中帶回家。不久後,一台飛行船降臨地球,在現場的WALL·E也遇到了自己的真愛:脾氣火爆的陶瓷白飛行型機器人EVE(Extraterrestrial Vegetation Evaluator,異星植物探測機)。WALL·E帶她回家,讓她看自己的收藏。兩人一起度過了短短的時光,直到EVE看見WALL·E撿到的植物並將之存在腹中的容器,身體則回復原本的蛋型,不再作動。



WALL·E悉心照顧這位比他壯百倍的女性。收到信號前來回收EVE的太空船將她帶離WALL·E身邊。要小蟑看家後,WALL·E踏上了宇宙旅行,為愛走天涯。太空船被帶回了母艦:公理號(Axiom,其實翻為"真理號"會比較貼切),EVE被帶回艦長身邊,WALL·E也一路隨行。



肥胖的艦長從睡夢中被叫醒來看EVE身上的植物,因為這代表著地球已經適合人類居住,回家的時刻已然到來。然而,EVE體內的植物不見了,一切只不過是一場假警報,生活還是會跟以前一樣輕鬆美好。專心看著關於地球的一切情報,艦長將WALL·E跟EVE送去修理站進行檢測,以確定EVE身上的探測系統是否發生問題。由於視線被遮擋,WALL·E誤以為EVE將被解體,趕緊破壞防護門拯救情人,卻意外的將所有的問題機器人放出修理站而讓兩人被視為通緝犯。



生氣的EVE要將WALL·E送回地球,導航系統AUTO的助手GO-4忽然進入,兩人躲了起來。EVE看見GO-4將裝著植物的靴子放進逃生船上離去。船已經被設定返回地球,WALL·E衝了進去,船被射出。EVE追出了公理號,逃生船在她眼前爆炸,可愛的WALL·E卻利用滅火器逃了出來,還跟EVE 兩人小小的遨遊了宇宙。



回到公理號,EVE將WALL·E留在一旁,自己上了艦橋找鑑長。看到了植物,艦長好奇的調閱出EVE的紀錄看地球的現況,而EVE則在此時看到了當她進入休眠狀態時WALL·E為了她所做的一切而受感動。看到地球的情形,艦長決定人類應該回去拯救自己的故鄉,但導航系統AUTO卻拒絕此命令。在艦長的命令下,AUTO讓艦長看了當年的影像:原來,就在公理號離開地球後五年,當時的總統眼見地球的環境已無法居住,故而下令公理號將進行永久的宇宙之旅,不得返回。一陣爭吵後,植物被GO-4丟下垃圾道,WALL·E剛好趕到並將植物存於自己的腹中。在AUTO的命令下,艦長被囚禁在房間,WALL·E跟被強制休眠的EVE則被丟進垃圾場。



在垃圾場醒來的EVE看見殘破不堪的WALL·E又傷心又生氣,企圖把植物丟掉,WALL·E則拖著近報廢的身軀撿回植物,並對EVE說著"Earth"。沒錯,除了艦長的命令外,唯有地球才有辦法找回WALL·E所缺乏的零件。清掃機器人M-O意外的救了即將被吸進外太空的兩人,EVE 則帶著大家飛出垃圾場,並在之前那群秀斗機器人的幫忙下不停前進;與此同時,艦長利用了影像系統要EVE他們帶著植物來到游泳池邊,那裏有一個導航系統,只要植物被放入收納器,公理號將自動返航。艦長詐騙AUTO植物在自己的手上並順利逃出跟AUTO進行纏鬥。AUTO將公理號傾斜,讓被自動運輸到此地準備回家的人類滾向一邊。EVE跟機器人們拼命救人類,AUTO則企圖將收納器關起。WALL·E見狀衝向前卡住收納器,此舉幾乎摧毀了它的身軀,但卻成功的阻止了AUTO的計畫。在勇氣跟意志的激盪下,從來沒站立過的艦長站了起來,成功的關掉了AUTO;在眾人的幫忙下,植物被送進收納器。家,就在不遠的幾千光年外。



回到地球,人類開始進行重建的工作。EVE利用WALL·E家的零件修好了他,但WALL·E卻成了普通的清掃機器人。EVE難過的看著他,更利用小小的電流表達自己的感情。WALL·E的手開始有了動作,握住EVE的手不放。WALL·E想起了一切,輕聲的叫出EVE的名字。

跟兩人的感情一般,人類的重建之路也剛起步....

====================================



由海底總動員導演Andrew Stanton自編自導的寓言式動畫電影,講述一個老舊機器人因為愛情而意外拯救了地球更讓人類找回自己的故事。Andrew早在編寫玩具總動員(Toy Story)的故事之前就想到了這個主意,但直到今年才順利完成。



近幾年來由於動畫技術日新月異,製作高水準的立體動畫已經不單是Pixar的天下:史蒂芬史匹柏手下的Dreamworks所推出的史瑞克系列 (Shrek Series)、製作出快樂腳(Happy Feet)的Animal Logic、Sony的衝浪季節(Surf's Up)、藍天工作室的荷頓奇遇記(Horton Hears A Who)跟冰原歷險記系列(Ice Age Series)...都是製作相當精良的作品。然而在強敵環伺的情形下,Pixar仍然站穩了腳,推出一部又一部高評價也高票房的動畫電影。Why Pixar? 我們試著從這部電影找到答案。



這是一部極有野心的作品,電影大略可分為兩個部份:台灣廣告時強打的機器人愛情故事跟進了戲院才知道的關於環保關於人類救贖的故事。正片一開始(看完前面的"Presto",一個關於魔術師與兔子的動畫後),映入觀眾眼簾的是荒涼的地球跟廢棄的大樓,接著我們開始意識到有些大樓乃由垃圾磚所砌成。不久後,我們的主角WALL·E出現,身邊跟著一隻可愛的蟑螂,而且是地球上碩果僅存的一隻。這是一個相當強的視覺訊息。當地球上連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後唯一能活下來的生物都只剩下一隻時,我們很快的就意識到這不是一個能夠生存的環境。接著我們看到已經沒人在看的電子廣告仍然在推銷Buy n Large的相關商品跟宇宙旅行計畫,我們知道人類已經遠離這個骯髒的環境,坐上真理(Axiom)號而去。



在接著的故事裡面,人類成了一種終生不用離開椅子,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種族。肢體驚人的肥大,一生中只看著眼前的螢幕,交朋友跟找對象都只要輕鬆的靠著扶手上的按鈕跟一張嘴就可以完成,跟舊時代的愛情相比可說是跟呼吸一樣的容易。在WALL·E陪著EVE的這段期間中喚醒(藉由關掉他們的螢幕)了兩位男女,其中女方在看到游泳池時說了一句"我從來不知道這裡有游泳池",這已經快變成我們生活的寫照。隨著時代的進步,許多人與其出門踏青不如在家上網寫部落格(我現在在做的事)、交網友、玩線上遊戲;上網累了我們可以走出房間,在客廳看星光大道或籃球火;餓了,打電話叫個披薩、麥當勞,順便叫個飲料外送。不知不覺間,我們都成了寄居蟹。不在乎天大地大,只在乎中華電信的連線品質。



雖然影片傳遞出具相當譴責的訊息,但導演並沒有忘記給我們希望。一堆人在泳池畔跟嬰兒沒有兩樣的四處翻滾時,艦長的步行基因終於甦醒,在"2001太空漫遊"中著名配樂"查拉圖如是說"(Also sprach Zarathustra, op. 30,Richard Strauss的作品)的陪伴下,艦長魄力十足的站了起來,象徵人類終於覺醒,不再完全依賴機器人,將靠自己的雙手找回昔日的榮光。Andrew此段的故事明顯的在跟大導演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的"2001太空漫遊"致敬,除了前面所提音樂剛好對應該電影中原始人類開始使用武器的心智進化外,該電影中的反派角色亦為導航系統,沒看過的人可以找機會看看。



相較於人類的速食愛情,WALL·E要追求EVE可說是困難重重,搏命演出。WALL·E跟EVE,兩人不管在外型跟個性上都不搭。除了人類的救贖跟良心外,WALL·E同時也代表著樸實、脆弱、陳舊、單純、擇善固執。從被出品的那刻起,WALL·E就不是一個重要的角色,他只是人類用來清掃垃圾的其中一張衛生紙,只是數千萬清道夫中不起眼的一顆塵埃。運氣讓他活了下來,並愛上了象徵著他生命中第一位女性的EVE(夏娃),其象徵誕生的蛋般造型跟如同自己製造出來的方塊般的WALL·E的方型形成了強烈的對比。EVE聰明、漂亮、亮眼、自我中心,但也有著她相當女性的一面(沉迷於按破氣泡墊)。看似不可能的兩人卻又是絕佳的互補,這同時也是人類心中共通的矛盾存在:頑固又追求新意、單純又複雜、在外光鮮亮麗回家簡單樸實。這都是人類,都是我們。



另外,這部電影可說是導演的警鐘。Buy n Large是一個過度強大的購物集團,卻也代表了人類的購物慾望所帶來的生活危機。購物商場統治地球的機率當然不高,但人類因為大量購買所衍生出的浪費或垃圾問題確實已經在現世造成了極大的資源浪費。而人類的拍拍屁股就走裝做沒看到的習性更是加強了這種惡性循環,這是一個Axiom(無需辯證的事實)。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既沒有可逃離的太空船,更沒有機器人來幫我們過日子。在娛樂觀眾的同時,Andrew希望我們能夠看見潛在的危機,別期待著那最後一台 WALL·E來拯救形同廢人的我們。



除了La Vie en rose我覺得選的不太好以外(我很喜歡這首歌,但我覺得跟劇情畫面不是很搭;另外,電影選了Bobby McFerrin的"Don't Worry, Be Happy"藉由壁掛魚的口中唱出。此歌在美國經濟大蕭條時十分有名,選的相當好),此部電影可說無懈可擊:WALL·E離開地球時的絕美太空景象、電影的寓言性跟娛樂性、角色的設定都堪稱一絕,Pixar的高超動畫水準更讓人不忍眨眼,深怕漏掉幾絲色彩。就連電影結束進入工作人員清單時,Pixar都利用了埃及壁畫、水彩畫、油畫、印象派、畢卡索、電腦的點陣畫來象徵人類文明的再次進化。誠如Pixar這樣的大公司,在製作電影上仍然相當完整,注意每一個細節,永遠都以質而非量來取勝。這就是Pixar會是Number One的原因。



距離2110還有將近一百年的時間,我們還有機會逆轉每天走下坡的生態環境。否則,除了失去家跟自己外,我們可能連性都會失去。看看電影裡的胖子們,站都站不起來,也只能靠機器來傳宗接代。因此,請大家跟我一起保護自己的性愛,順便保護地球吧!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olivia
  • 你太猛了,寫得這麼詳盡...
  • 我還有幾點沒提到,不過懶的補了XD

    Luke 於 2008/08/10 19:00 回覆

  • 愛看瓦力
  • 瓦力

    請問瓦力會出第二集嗎?
  • 依我對皮克斯的了解應該不會,且瓦力已經有完整的故事結構,弄個第二集出來只會壞自己的名聲。與其期待下一集,不如期待他們的下一個作品吧! 皮克斯目前為止沒有讓我失望過。

    Luke 於 2009/02/04 19:39 回覆

  • masteryang
  • 哈哈~就醬子逛到這裡~網路無遠弗屆啊~
  • 呃,歡迎光臨?

    Luke 於 2012/10/26 16: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