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說了,還是再提一下。因為我這人記性不是非常管用,所以會紀錄看過電影的劇情,而且會以相當完整,至少可以提醒我自己的方式寫下紀錄。這部電影也不例外。但因為我認為這部電影如果先知道劇情會損失很多樂趣,因此如果你有打算看這部電影,請先不要看我的簡介,直接去看就好,不會後悔的(至少以我個人來說是非常娛樂的一部電影)。

===================================================

第一章: 囚犯(The Prisoner)

在電視影集中飾演警察的Gary在現實生活中因為企圖燒房子(其實是要燒前女友的家私)、嗑藥又危險駕車(車子翻到上下顛倒)而被警方要求進行居家監視觀察。執行此任務的是專門負責處理此類事件,自稱教會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賭博,性格頗顯偏差的胖女子Margaret,房子則是她的同性戀編劇朋友Gavin所擁有。在家中的第一個夜晚,他聽到樓上有東西在跑步的聲音。他詢問Margaret,她說應該是住在樹裡面的老鼠。隔天,他發現隔壁住著一個身材很好的金髮俏鄰居Sarah,而Sarah也主動表示要去找他。家裡打掃好了,無聊的他發現了一台會自動彈鋼琴的演奏器,把原本就放在裡面,上面寫著"Knowing"的3.5吋磁碟片抽出後再放進去,音樂開始流洩出來。不久後Sarah到了,兩人沙發上打了半砲(被打斷了,她的女兒在吵所以她回去了)。(這一段還有一小點歌舞唱著is that all there is)

夜晚,Gary運動完在餐廳桌上發現了一張字條,上面寫著"Look for the nines",他不解的想了一下。隨後Gary安祥的在沙發上聽著廣播一類的東西,播放的是一個類似教小朋友各種動物的叫聲的節目。忽然,裡面的聲音不停重複著"9"(nine)。電話鈴聲響起(囚禁期間有電話一定要在五聲內接起),話筒裡仍然是不停的說著"9"。腳指一痛,他踩到了本來他設置在二樓,不知怎麼忽然出現在廚房地板的老鼠夾。困惑又驚慌,他跑出了家,坐在公車等候站的木椅上發呆。一個不會說話的女孩忽然碰了碰他,但Gary不懂手語,不知道小女孩想表達什麼。不久警察來到,把Gary丟進了警車,女孩莫名的消失了,只留下公車站牌旁的廣告電箱,上面的海報寫著"Knowing"。

在腳上綁起了偵測器,從此以後Gary只要離家超過一百呎就會立刻被丟進監獄(有看過電影"Disturbia"的人一定知道這個東西),另追加胖女人也成了室友。兩人處的很好,這一切都看在Sarah的眼裡。她在白天跑進了Gary家,拿走了屬於她的播放器,並要Gary離Margerat遠一點,因為她知道他是屬於九分的男人,不會屈就於這種胖女人,最終必將傷害她。

Gary在廚房找著餐具,Margerat問他紙條上的9是什麼,Gary說他也不知道。此時,Margerat忽然講了一句奇怪的"Alee alee're come free",但Margerat不告訴他這是什麼意思。不久後兩人在庭院玩著雙陸棋(Backgammon),玩到一半Margerat離席去接電話,而 Gary則無聊的執著骰子。奇怪的是,他不管怎麼丟,骰子要不一顆三一顆六、要不一顆四另一顆五,這讓Gary百思不解。

Margerat阻止了想進屋找Gary的Sarah,她說"I know who you are. And I know what you are."Sarah說"好啊,不找他就不找他,但他遲早會發現的。而當他發現時,他會怪誰呢?" 門後的Gary聽到了一切,夜不成眠。

Gary 開始以紅筆圈起他在報紙上所能找到的所有9。他跟Sarah說他覺得這個世界有點不對勁,Sarah則表示如果Gary相信她,她能救Gary出去。回到屋裡,他質疑起Margerat,要她告訴他一切。Margerat說這有點難以解釋,這一切都是Gary的潛意識想告訴他自己他是誰。Gary沒辦法了解自己是個9到底是什麼意思,Margerat說其實彼此已經認識25年了,平常他們都是在電話上交談,只是Gary不認識她。Gary以為自己死了或在作夢,Margerat說"This is as real as anything can be. Everything is what it is, but you are not who you think you are"。Gary氣憤的跑出屋外,Margerat說Sarah是一個9,懇求Gary不要相信她。Gary走到了註記在地上代表100呎的紅線條的前面,眼睛看著Margerat,他跨了出去,世界變成一片白色...

============================================

第二章: 實境秀(Reality Television)

節目以採訪新秀編劇家Gavin為主體,詳實紀錄他所撰寫的連續劇"knowing"的誕生過程及中間所發生的插曲。Gavin在撰寫劇本女主角時即以老朋友Melissa來構思,當然寫完後也是找她來飾演該角色。Knowing所敘述的故事帶有一點懸疑,女主角的老公神秘失蹤,而夫婦間生有一個不會說話的女兒,媽媽認為女兒是某個陰謀的關鍵。監片(Drama Development)Susan很喜歡這部影集,也大力為Gavin推廣。他們找來觀眾評比,研討會上卻出現了一個男人說此劇不真實,且他對著本不應該看的到Gavin說"你跟我們一樣都困住了,出去,出去!"(就是那種警方常用的只有一面能看清對面的玻璃)。最後男子說了Oblivio accebit,拉丁話的淹沒來臨,第一個字也可解釋為遺忘或忽略,Gavin決定遺忘。

幾天後,Susan告訴Gavin觀眾整體評比都還不錯,但是那些看好此劇的人都不看好Melissa,她希望他能把Melissa換掉,換成另外一個人氣女星Dahlia,高層希望Gavin能把他從另外一劇挖角過來。Susan還說,要看觀眾評語時不要去看那些對此劇評價很低的,因為他們永遠也不會喜歡上這部戲;相反的,他應該去找那些給這部戲9分的人,並依他們所說來改進此劇,Gavin在一張紙上寫著Susan的提醒: Look for the nines。

Gavin陷入了兩難: 放棄連續劇,跟Melissa維持良好的互動、放棄Melissa,自己的戲得以上映。作為一個編劇,他選擇了後者。而這樣的決定兩人的關係產生了裂縫,但Gavin還是希望自己的連續劇能誕生,並認為他們的關係終究會重修的。

決定新一季連續劇的時間來臨,沒有人能預知自己的連續劇能不能超越對手的出現在電視節目表上。Gavin急於找那些高層主管,但包括Susan在內卻沒有人給他回覆。他在電梯裡巧遇Dahlia,知道了自己的劇在最後一刻落選,而Dahlia將回去主演那部戲。他氣憤的跑去找了對方的編導,對方則告知高層早知此事。他在一個Party找到了Susan,要她給一個合理的解釋。她說她是在想辦法讓Gavin甩掉Melissa,她只會不停的拖住他。 Gavin異常氣憤,甩了Susan一巴掌。她說"Is that all there is? You feel you like a man? You are not"後離去。

Gary氣憤的跑到街上,叫旁邊的實境秀劇組停止拍攝。路人疑惑的看著他,問他到底跟誰說話? 他回頭,根本沒有劇組的存在。取而代之的,他看到周遭所有的人頭上都有個數字7,只有他自己頭上寫的是9。螢幕上出現了小選項問是否離開,所有沒有存檔的資料將會消失,滑鼠點了離開(Exit)...

============================================

回到了Gary跟Margerat進行對話的客廳,他問Margerat自己到底是誰。Margerat說you are a multidimensional being of vast, almost infinite power(multi = 多,dimension = 面,或也可說是維度),而他所在的肉身只是他的化身之一,而他本身可以說是神的具現化。如果上帝是十,一個理論上的終極存在,他則是九,人類是七,猴子是六,無尾熊則因為可以心電感應跟操縱天氣所以是八(這一小段讓我想到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老鼠是最頂端的)。Gary隨興的創造了這個世界,而且決定留下來看看,他可以用一個想法就摧毀這個世界。The truth is, you hold all the cards。而且當人類祈禱時,人類要的其實不是那些講出來的東西,他們只是不希望被遺忘。

============================================

第三章: Knowing

年輕的夫妻Gabriel跟Mary帶著不會說話的孩子Noelle來郊區露營,但在準備回去的時候才發現車子可能因為忘了關燈而缺乏電力無法發動,手機卻又因為被大樹包圍所阻擋而沒有訊號。身為父親的Gabriel決定跑步去遠方試著尋找基地台所發出的訊號求救。他在半路遇到了一樣來登山的女子 Sierra,但她因為怕男子是強暴犯而拒絕載他一程。與此同時,在車上的Noelle正看著DV裡面的影像,她發現了一些奇怪的片段: 男人跟女人在客廳談話、一個戴著眼鏡的男人在眼前的小框框裡說著自己連續劇的架構。

Gabriel又走了一陣,剛剛的女人追了上來。她一直都有在觀察有沒有被跟蹤,因此她發現Gabriel似乎不是壞人,決定載他一程。兩人在樹林裡走路,女子說自己在前男友的電玩雜誌上看過Gabriel的照片,知道他是知名的遊戲製作人,自己也有玩他的遊戲。並問Gabriel是否他也在遊戲裡面扮演很多角色。聊著聊著Gabriel渴了,Sierra拿水給他喝,還同時告訴他自己殺了前男友,利用把大量毒品(GHB)放進水中毒殺她的獸人 (Orc,有玩電動的人應該會知道)男友。

車上的母親看到了DV裡奇異的片段,啞巴的小女孩說"他不會回來了"。背景響起: how could you, how could you, how could you.

不久後,Gabriel開始覺得不舒服,Sierra跟他說自己其實是來救他離開這個世界,因為G(他們這麼叫他)並不是人類。但G有點像是癮君子,只是他嗑的藥是自己所創造出來的世界,難以自拔。此時,之前出現的胖黑女人跟鬍子男出現,他們都是9,都是來救自己的同伴。只是因為這是G的世界,他們必須按照這個世界的規矩來行動。G因過度上癮在自己所創造的世界中已經離開了4000年(不是人類的計算方式),所以他忘記了一切。忘記了自己原先溫暖純淨,無法用人類的言語形容的世界。

他回到車上,帶著妻兒開車離開(因為他是神了,所以當然可以發動車子,當然電影裡面沒有特別提到,觀眾需要心領神會)。晚上,妻子醒來,看見老公在窗前發呆,詢問他是否即將離去? 而如果他離去,最壞的可能是什麼? G說有可能世界會毀滅,Oblivio accebit。當然也許不會,但他擔心人類太過習慣於自相殘殺,這才是最危險的。他創造過90個世界的版本,這是最後一個。Mary說這一切已經足夠了。G跟Mary留著眼淚互訴愛意。G拔下了圈在手掌上的綠色環帶,所有的事物化成紙片....

Mary打開眼睛,老公(換了一個人,但此人是女演員現實生活中真正的老公)跟女兒都跟她一起在廚房。女兒說,他已經設定好了一切,他不會回來了。

======================================

原諒我把故事寫的這麼長,因為用文字來表達這樣的一部電影其實會太過複雜,會讓人不知所措。相反用影像、聲音卻可以表現的很好。整體的故事有其相當的獨特性,初看時觀眾很有可能會想到Momento或是早些年的Jacob's Ladder,會懷疑編劇是否又設下一個看似不同期實相同的詭計。然而在最後一個片段真相大白後,觀眾才能體會整部片子的連貫,包含那些諸如車牌號碼 54P-X63、Crim9 Lab、is that all there is、you think you like a man真正的意義是什麼,而原本看似分開的劇情實際上卻是環環相扣彼此不分。構思的很有趣的電影,很適合直接就看個兩次,去體會中間的醍醐味。

演員Ryan Reynolds不需要特別介紹,演技不錯的加拿大帥哥,飾演Gary / Gavin / Gabriel、Melissa McCarthy,一個我從來沒有聽過的電視劇女演員,飾演Margaret / Melissa / Mary,演技十分驚人,收與放之間的拿捏很完美,讓人看第一章時又愛又恨,看第三章時卻想跟著一起落淚、Hope Davis,我也沒聽過這個演員,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她沒有墊的話,身材真的很好。演技當然有一定水準,只是並不特出。飾演的是Sarah / Susan / Sierra。片子的音樂還不錯,搭配場景時有驚悚時有懸疑,片子的唱歌部分也挺有趣。

先不看其他部分,片子的架構非常值得一提。這是導演兼編劇John August的自編自導之作,也是他第二次執導的電影。他之前編過的較知名劇本是Corpse Bride(地獄新娘)、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巧克力冒險工廠)、Big Fish(大智若魚),其他較不重要的(我認為)則有霹靂嬌娃的電影系列。這次的電影他所採取的方式除了懸疑跟非線性之外,更結合了演員的真實人生(第二段的Melissa McCarthy真的有演Gilmore Girls),說服觀者相信電影有一定程度的真實性。這點確實不簡單,很棒的構想!

因為並沒有牽涉到什麼比較人生的事情,所以其他的探討沒必要性。建議喜歡科幻或喜歡非普通電影的人一定要去看看這部,真的有趣!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