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萬歲-horz.jpg

重新看了《愛情萬歲》,電影最後一景是楊貴媚坐在尚未完工的大安森林公園一張椅上哭,蔡明亮把鏡頭對準了她的臉足足讓她哭了好幾分鐘。此時,不知怎的想起了前一陣子沒有看完的《變羊記》,開頭不久左世強也把鏡頭對準了飾演厲鬼的吳朋奉好幾分鐘。同樣的手法,天差地別的兩座「地獄」。《愛情萬歲》裡的地獄是角色的地獄。房地產仲介林小姐在那一刻忽然卸了心房,把她的悲傷、孤寂一股腦哭出來,並將那樣的力量傳達給觀眾,讓我們也感受到那股蒼涼。而在《變羊記》中的地獄卻是觀眾的地獄。戲院中的觀眾被迫面對厲鬼那畫得不甚高明的妝好幾分鐘,然後不是很清楚究竟是這隻鬼或是蔡振南或是我們癡了呆,怎麼好端端的眼前一陣空茫茫,陷於某種怪異的非劇場非人生的古怪錯亂中。前者猶如一場醞釀已久的爆炸,後者則是點燃那無盡的引信,然後讓我們期待那聲永遠不會響起的雷鳴。將這個片段的概念擴大,就成了我所理解的《愛情萬歲》與《變羊記》。

PS:這張《變羊記》的海報構圖我很喜歡。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