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在月刊"黑之本"工作的記者被要求去經歷臨死體驗後交出一篇稿子。他找了同伴遠藤一起上路。他們先是來到同樣被要求進行死亡體驗卻消失的攝影師真島的家,記者找到了一個上面寫著"消息? 目擊者?"的便條紙,上面貼著一個針灸絆;遠藤則是偷走了夾在書裡面的五千元。在門口他們遇到了流氓的老大,後來才知道他叫做目玉老伯(鬼太郎爸爸~)。經過不停的探索他們認識了原先在SM店工作,多次割腕自殺的小夜子;目玉老伯經過一次酒聚後也莫名奇妙的加入了他們,連帶手下的男人婆ちょろり(原意為動作很快的)也加入了他們,一起去尋找傳說中能夠短暫死亡後活過來的藥。

經過

1. 記者依據紙鈔上的線索來到一艘船上,但無所獲。

2. 遠藤在公園認識了一個沒有穿衣服的人,兩人一起洗澡,遠藤最後拿到了真島的相機。

3. 相機相片指出了一個體驗死亡的夏日祭典,記者跟小夜子去參加,見識到了魔術般的表演。演出結束後兩人從主持人半身男的口中知道了一種古代的蟲可以讓人暫時死亡的消息,現今似乎只有一個被稱為大師的人有這種蟲。

4. ちょろり提供了一個大師可能存在遊民窟的消息,但眾人被一個身高250左右的男人擋住進不去。

5. 藉由船隻,記者跟遠藤見到了真島,也見到了全身貼滿針灸絆的大師。大師說以前海女都會利用在海底喝下這種蟲的汁而停止呼吸回到海面。

6. 來到海邊他們結識了喜歡吃旋轉棒棒糖的海女,知道了可以利用燈光在後山抓這種背後有著骷髏頭圖案的蟲。

7. 在後山利用燈光抓到了一堆蟲,最後利用棒棒糖找出了怪蟲。

中間小夜子也說到了兩段故事: 她的祖母傳授給她一根猴子的手,說死人可以藉此復活,而小夜子也實際用此讓祖母死而復生;母親在她小時候因為出海遊泳而在她眼前不見蹤跡,吃著冰棒的她後悔自己為什麼決定吃完了才要叫母親起來。

趁著其他人在準備烤肉。記者跟遠藤喝下了奇蟲泡的水進入短暫的死亡。醒來後記者卻發現遠藤仍舊死亡,叫來的救護車(車牌上寫著三途)又把屍體不知道載到哪裡去。從此以後他跟大家失去了連絡,直到一年後他偶然得知小夜子的住址來拜訪她。一個女人招呼他喝茶。女人說自己是她的母親,當年因為吃冰棒而讓小夜子消失在海中。看到小夜子母親口中的冰棒,記者趁著女人去開門的當下自己跑去開了冰箱冷凍庫,裡面卻只有猴子的手。忽然冷凍庫裡面伸出了一隻手,藉著猴子手把記者拉進去。記者終於在火葬的前一刻被救活。

"你是屬於死亡以後不會真正消失的人,遠藤是屬於死亡以後會永遠消失的人" 小夜子如是說。

交出了自己的死亡體驗,女編輯長退了他稿,因為已經超過了八月底的截稿期限。也罷,他想,上了車跟遠藤進入下一次的冒險。

========================================================

如果你從周星馳電影感覺不到無厘頭,如果你曾經在稻中桌球社裡面享受過無邏輯的快感,那麼你一定會喜歡這部電影,Luke如此斷言。這部由拍過日劇時效警察(電影快上了)的導演三木聰自編自導的作品有種奇怪的魅力在裡面。看了上面劇情你一定能夠感覺到我在說什麼。整部電影確實有其貫徹的主題,但裡面出場的角色卻充滿個人化色彩。片中不乏怪異的笑料,低級笑話也參雜著,但導演的拍法加上剪接得體並不會讓此電影淪入一般喜劇電影那些爛笑話充斥的濫觴中。一開始看也許會覺得有點不習慣,因為腦袋還沒壞掉。看了一段時間習慣那種秀斗的氣氛後,我馬上融入怪異世界中,成了古怪世界的一份子。有趣,怪誕的有趣。

整體的表現都還可以,演的特別過了頭的大概就是沖洗相片的老闆娘,手勢過度誇張。特別提到扮演女主角小夜子的女人叫做菊池凜子。沒印象? "火線交錯"(Babel)裡面全裸演出的啞巴女孩就是她。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