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帶圓帽的老人突然闖進了一個去東區的話大概兩百個人裡面只有一個有這種打扮的奇特打扮的年輕人的家,要求看他的父母所收藏的一個櫃子。閃閃發亮的櫃子裡面有著一個面貌凶悍的老人照片及一本破破爛爛的繪本。不顧年輕人的感受,老人說起了繪本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間醫院,工作人員有三人:喜歡Cosplay的醫生淺野、身上刺著骷髏跟玫瑰的不良護士玉子、長著利牙喜歡咬人的護士雅美。病人則有因槍枝走火而住院的龍門寺、因為想救人去當了消防員卻被消防車撞傷的瀧田、喜歡把瀧田的名字叫錯,欣賞翁倩玉,為了保險金故意住院不走的人妖木之元、不想當人類,行蹤神出鬼沒的堀田(也就是戴圓帽的老人,按按鈕就可以召喚他)、曾經是國民童星,長大後演藝事業一蹶不振因此嗑藥並有自殺症候群的室町。最後,加上白手起家草創大企業卻因心臟病而入院,脾氣暴躁易怒,被眾病人稱為可惡的老頭的大貫(開頭照片裡面的人。不喜歡被人記住名字,偶爾會來探望他的外甥浩一是他的唯一繼承人,浩一的太太是雅美)以及雙親因為車禍而溺斃,奇蹟生還卻只能保有一天記憶,不知雙親亡故總在庭院唸著媽媽送給她的七歲生日禮物繪本"青蛙王子對決小龍蝦魔人"(ガマ王子vsザリガニ魔人)的パコ(PACO)。還有一團專門演奏音樂的神秘繃帶客。

故事,從大貫跟パコ的相遇開始。



一樣對其他病人大發雷霆後,大貫偶然在庭院遇見了唸著繪本的長髮小女孩パコ,並對自己將她推落椅子她卻沒有生氣一事趕到不耐,不久後就離開了石椅,純金打火機則遺留在石椅上。隔天,大貫發現心愛的打火機不見了,便在花園裡面大肆摧花踐草找打火機。大貫回到石椅上,拿出雪茄卻忘了自己沒有打火機,パコ一臉微笑的給了他打火機,大貫看到後生氣的打了她一拳,パコ大哭。

得知パコ病情的大貫非常懊悔,贖罪式的跟パコ示好,意外發現パコ居然記得自己手的感觸(パコ只記得大貫的手碰過她的臉),開始唸故事給パコ聽。醫生問大貫為什麼要這麼做,大貫說自己看到パコ時就會體會到人的無力,說完時悲從中來,問醫生怎麼樣才能止哭,醫生給了他答案。

停止哭泣的方法,就是好好的大哭一場。

大貫痛哭。



眾病人對大貫的轉變十分的訝異,此時由於太平間的風扇開始轉動,人妖猜測大貫可能要死了。忍著心臟帶來的不適,大貫決定藉由仲夏聖誕夜的話劇演出機會出演"青蛙王子對決小龍蝦魔人"的故事。此舉大致上獲得贊同,但反對勢力也不是沒有:雅美,為了錢化作惡魔也甘願;玉子為了證明給室町看素人魂的魄力生氣的接下了可愛的說書妹角色青鱂;曾跟大貫發生衝突的龍門寺原本拒絕演出,但在把槍擊自己的猴子被獵人殺死的故事告訴了大貫並在他的建議下大哭一場後(人妖也在同時收到了女兒的結婚通知但是不被受邀婚禮而大哭)同意出演;最後,嗑藥後就看見過去飾演的角色的室町在玉子自白童年的不幸家庭境遇及對電視上的室町的暗戀之情後(非常粗暴的拖到更衣室自白)決定出演大反派小龍蝦魔人的角色。然而只會演出可愛角色的室町怎麼樣總演不出邪惡的感覺,自殺症又犯的他站在窗台準備下跳,瀧田發現後衝過去相救,沒想到卻摔成重傷,室町則是輕傷(常自殺已經熟練落地的技巧)。角色變動,原本沒有戲份的大貫變成了主角。演員如下。



大貫:青蛙王子。


室町:小龍蝦魔人。


龍門寺:豉蟲。


瀧田:魚。


木之元:青蛙王子之母。

浩一:水黽。


雅美:沼蝦魔女。


玉子:青鱂妹。


淺野:田螺。


堀米:水蠆(蜻蜓的幼蟲),堀米自己加的角色。


演奏:木乃伊樂團。



日子到了,話劇開始上演。青蛙王子本來是個粗暴的孩子,總愛欺負手下或村民,另母親非常擔憂。一天他吞下的小花開始在肚裡發光,讓他意識到自己的惡行造成別人多大的困擾,才開始反省並改正自己的所作所為。好景不常,小龍蝦魔人的手下沼蝦魔女殺害了青蛙王子的親友,青蛙王子決定消滅小龍蝦魔人。



沼蝦魔女意外被成長後的蜻蜓幹掉(堀米自己加的= =),青蛙王子則帶著小女孩去單挑小龍蝦魔人。高塔上,微小的青蛙王子力抗身長數百倍大的小龍蝦魔人。正當戰事如火如荼之時青蛙王子忽然倒下,大貫的心臟病犯了。蜻蜓拿出了按鈕,按下後天上降下一個鐵盆擊倒了小龍蝦魔人,眾人圍著倒地的大貫。窗外下著瀧田製造的大雨。



堀米停住了故事,年輕人(雅美跟浩一的兒子)以為大貫死了,堀米告訴他故事的結局不是如此。年輕人要求繼續聽。

大貫睜開了雙眼,心臟正常的跳動。死神的鐮刀對準的是パコ。大家集合在パコ的病房,大貫想摸パコ的臉被阻止。終於,パコ還是走了,她對大貫的手再也沒了反應。醫生將繪本遞給了大貫,大貫生氣的將它撕碎,パコ不在,繪本也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事情結束後,每個人各自的踏上了人生的旅途,撕毀的繪本則以頁的方式讓每個人保存著,讓他們永遠也忘不了小女孩及老人及大家曾共有的過往。堀米要年輕人仔細看繪本,原來堀米正是作者。他說自己的繪本賣的很糟,能成為小女孩的支柱遠在他的意料之外。把自己保存的最後一頁放進繪本中,堀米轉身離開。年輕人找到按鈕,他對窗外的堀米招了招手,堀米示意要他按下。隨著紅色的按鈕被按下,一隻青蛙從繪本中跳了出來................

===================================



改編自舞台劇"MIDSUMMER CAROL ガマ王子vsザリガニ魔人",導演為以"下妻物語"及"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而獲得了極大知名度的中島哲也。飾演大貫的是老牌影帝役所廣司,室町則由妻夫木聰擔綱,算是他比較破格的演出,頹廢的打扮讓觀眾第一時間無法認出他俊帥的臉龐。活潑的搞笑角色堀米由"舞妓哈哈哈"的主角阿部サダヲ擔任,粗暴但又純情的護士當然是此類角色的好手土屋アンナ榮任。飾演パコ的小女孩本名Ayaka Wilson,父親是加拿大人母親是美國人,拍電影前是廣告模特兒,"幸福的魔法繪本"讓她成功拿下日本學院獎的最佳新人獎。



由於改編自舞台劇,"幸福的魔法繪本"中處處可見鏡頭以囊括眾角的正面角度拍攝,猶如在看話劇一般,適度的讓觀眾能看到演員與演員間的互動,對手戲的流暢感令人舒暢。有看過"下妻物語"或"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就知道視覺效果是中島哲也的拿手好戲:電影最開始的草裙舞團、房裡的動漫誌擺設、演出話劇時的背景....只能以目不暇給來形容。不同於提姆波頓的色彩飽和及擬真卻景物清楚可辨,中島哲也的美術風傾向豐富多變,觀眾也許沒辦法看清楚每個細項但主題明確,總有種百花奔放的感覺。此影片最大的功臣除了演員及導演外就是CG動畫,以動畫的方式多次呈現出的剪紙風格及最後話劇上演時的CG卡通每每出現都讓人驚艷,我想一般觀眾最喜歡的應該也會是這可愛而華麗的動畫。我也喜歡這動畫,但我更欽佩役所廣司的演出。



老混蛋最後卻成了大善人的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是小氣財神。有錢的史古基(Scrooge)在靈魂帶著他去看過去、現在、未來後終於明瞭了聖誕節的精神就是給予的故事。在"幸福的魔法繪本"中大貫是類似史古基的一個角色:他是大財團的總裁,以充滿霸氣的方式統治掌管了一手創立的企業,然而生命卻在他的路途上丟了顆石頭讓他跌倒。開會途中他因心臟病倒下並住進了醫院,外甥及其太太巴不得這死老頭趕快歸西才能繼承大筆財富,雅美才能買名牌的服飾給小狗穿。大貫相信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公司的主管們一定每天期盼他的回歸。但公司沒有他在業務仍然蒸蒸日上,他的退休並不會造成他想像中的波濤。在與パコ相遇後他也才認清自己築起的城堡不過是個幻像,他跟別人不同的地方只在他比較有錢,除此之外他什麼也沒有,就像繪本中愛欺負人的青蛙王子一樣。他知道自己沒辦法醫治小女孩的病,他轉用最簡單最誠摯的方式彌補他犯下的過錯。他唸故事給她聽,每天摸她的臉頰想讓她記住自己。他已經不是國王,他是一個疼愛孫女的老人。他贖的不單是自己曾掌摑小女孩的罪,更是自己一輩子造成別人困擾的罪。至少,至少我希望能醫好小女孩的病。在醫生的建議下他痛哭失聲,熱淚融化了他一生的頑強,給了他人性。



不僅是大貫,電影中其他的角色各自有著自己的堅強與脆弱。玉子每次出場都猶如殺人魔傑森拿著電鋸般魄力十足,但仔細看的人就會發現,她對室町非常的溫柔。她不敢承認自己對室町的暗戀,對自己心愛的人抱著過去的光輝不放而一蹶不振她又氣又疼但個性剛毅慣了的她不知道該怎麼幫他。終於她看不下去了,她以"那女孩"來稱呼自己,講出了自己對室町一直的迷戀,帶著他去看自己衣櫃中室町小時候的簡報。光芒盡失、欲死卻又貪生的室町終究是個演員,觀眾的支持是他最大的鼓勵。他成功以充滿孩子氣的病態方式詮釋了自己腦海中的小龍蝦魔人,帶來了另外一種怪異的恐怖。



臉上有著刀疤的龍門寺是電影中唯一敢跟大貫直接發生衝突的角色。因槍傷入院的他每天打電話詢問他人的狀況,木之元總幻想那是他逃獄的小弟。但當電話那頭告知他死訊時,龍門寺跟大貫坦承那是常會去他的住處玩的山猴。聰明的山猴把玩龍門寺的槍時走火而射傷了龍門寺,最後的命運則是被獵人殺死。流氓唯一的真心之友卻是野猿,看似荒唐卻也真實。弱肉強食的世界中我們沒辦法信任同族,轉而尋找異種生物的慰藉:猴子也好、貓狗也好、鳥魚也好,在外面的我們總是堅強,只有牠們懂得我們心中的孤寂。



人妖木之元也是非常突出的一個角色。喜歡唱歌的他雖然是女裝打扮,其實他仍忘不了自己是男性的日子。他知道自己的性別錯亂只會給女兒帶來困擾,用微笑替不邀請他參加婚禮的女兒解了圍,卻在龍門寺大哭時撕掉了開朗的面膜,承認了內心的孤寂。片中他在安慰室町時被輕視,他說出了一句非常棒的話。

"別看不起人妖!男人是咖啡,女人是牛奶,我們是歐蕾(au lait,或譯昂列,加有大量牛奶的咖啡)"


這樣的角色,怎能讓人不為他報以掌聲。



對我個人而言,"幸福的魔法繪本"的笑點其實不多,尤其扣除掉翻譯時硬加入的笑點之後更是不到十處,但電影本身的娛樂之情一秒也沒少。"幸福的魔法繪本"其實是悲劇,是包著喜劇糖衣的悲劇。裡面的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心酸,就連視錢如命的雅美其實也只不過是逃避不了虛榮心的資本主義產物,這點觀眾在看到她每次把浩一帶進有著藥櫃的房間時就可以注意到,房間色澤鮮艷,鏡頭卻是扭曲的,象徵著她扭曲與童稚的綜合。醫生跟堀米的變裝癖也是一種逃避事實的行為。打開繪本,我們想忘記社會賦予的責任,想成為單純不複雜的童書角色,每天的現實卻不停提醒我們有多麼脆弱又無助,我們的信仰是多麼不堪一擊。不過,那些痛,那些傷痕給了我們一份謙虛,一份對人對事的包容。不管你能爬的多高走的多遠,你終究是人類,這是我們的宿命,卻也是我們最大的恩賜。唯有不停的失去,我們才能知道自己曾經擁有過。



================題外話==================



多謝Pchome影城及紀小姐的幫忙才能讓我看到這部電影,雖然出了點小意外,最後能看到電影真是太好了。



再來,首先我要批評一下新光影城。那天我去看電影的時候剛進放映廳居然整個都是黑的,走道或座位號碼根本什麼也看不到,幸好有的人利用手機的燈光,有的人利用手電筒(這真是一個了不起的習慣)才找到位置,直到約十分鐘後電燈才開啟。雖然說是免錢的特映會還抱怨是有點過分,但又不是看鬼片,形象還是要顧一下。接著是糟糕的地方。看電影時我右邊的人睡著了,斷續的發出呼聲,幸好時間大概都控制在一秒內,從頭到尾大概呼了不到十次,勉強還過得去,我還記得自己在看"狗臉的歲月"時一個老伯居然從頭打呼到尾,那才叫離譜,搞的好像電影配樂就是呼聲一樣。坐我左邊的是一對年輕情侶,男的穿衣服的品味鳥鳥的,反正就是叛逆期的那種正常青少年,有機會就想展露男性雄風把女人拐上床的青少年(我也曾經這樣)。他一開始吃大亨堡類的東西,後來我記得是在演到大貫準備要打パコ時居然他媽的給我拿餅乾出來啃。啃沒關係,但喂!你拆那個包裝拆了三四分鐘是怎樣,吵死了,連個包裝都打不開怎麼開女人胸罩的鈕釦啊!好好檢討一下。邊吃還說"好無聊喔"(那你還笑),"我快哭了"(...如果我有鎚子就請你看"午夜人肉列車")。好吧算了!電影演完了,兩個年輕人急急忙忙離開位置,可以說是用逃的速度。有人猜到為什麼嗎?因為他們把垃圾留在椅子扶手跟椅子下。天啊!那是大概二十年前的戲院才會發生的情況啊!時代這麼進步了,小朋友要有品一點,這樣做下去你遲早會遇到麻煩的。



但話說回來,我也曾經叛逆的亂七八糟過,所以也沒什麼資格說人家。但至少一點不錯就是,從他們逃跑的速度來看他們知道這是不應該做的事情,只是克制不住心中那想破壞規則的慾望(....我今天可以不帶套嗎?類似這樣的慾望)才稍微脫了軌。小子,加油啊!人生的路還很漫長,幹壞事可以,但夜路走多真的會碰到鬼的。別說叔叔沒跟你說過啊!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