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專營高利貸的皆川宗悅來跟武士深見新左衛門討債。武士表示自己沒錢,宗悅譏笑他。武士不堪受辱,拔刀在宗悅的左眉上劃了一刀。宗悅逃到庭院,撿起了雪地中的鐮刀威嚇武士不要靠近,卻反而激怒武士將其斬殺。留下一句"我死都會詛咒你"後,宗悅屍體被左衛門丟下附近一個稱為"累之潭"的地方,鐮刀則被放置在屍箱上以鎮其靈魂。不久後新左衛門家道中落,他殺死了妻子後也自殺,留下一個叫做新吉的男孩;死去的宗悅則留下了一雙女兒志賀及園。

25年後,新吉在當年僕人的養育之下長成了一個英俊的男子,專營兜售菸草。他在路上偶然遇見了教授琵琶的志賀,兩人互望對方,心中滋生愛意。一個夜晚,新吉來到志賀家傾訴情意,志賀熱情的回應他。雖然門下及妹妹的表達反對,但志賀堅持要跟新吉廝守終身。一日新吉在課堂上半調戲一個學生阿久,此舉引發志賀的強烈忌妒心。兩人吵了一架,新吉為了搶下志賀手上的撥子,不小心在志賀的左眉上劃下了一痕。事後兩人雖和好,但志賀眉上的傷卻越發嚴重,導致眼睛周圍的皮膚都發炎腫脹。志賀的脾氣也越來越不穩定。

新吉出門幫志賀拿藥,路上遇到阿久。兩人相約到茶館喝茶(有包廂的)。阿久向新吉告白,並說自己將要回出羽投靠叔父。眼前美麗的少女激發了新吉的愛,自願與她一起回去。回到自己的家,新吉打開衣櫥要拿刀去當,想利用當來的錢當作給志賀的補償。煙草店的叔父要他住口,別成為跟父親一樣的人。此時新吉終於意識到紙門的後端有一個人影,原來志賀已經在他家等了一段時間了。透過紙門聽到新吉的一番話,罩著頭紗的志賀冷靜的說新吉可以去任何地方沒關係,但記得要回來祭拜她。叔父跟新吉要志賀先回家,之後再說。眼看志賀上轎的同時,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叔父開了門,志賀的僕人怪罪新吉怎麼都沒回去,志賀剛剛已經過世了。站在轎前的新吉掀開簾子,空無一人。他伸手去感受坐墊上的溫度,一隻手忽然的握住了他,但隨即又馬上消失。回到志賀宅邸,她平靜的死去,臉上的傷痕已經消失,回復原本漂亮的容顏。她留下一封信,警告新吉若以後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她將會殺死他的愛人。當手下幫志賀淨身時,她的眼睛大大的望著他。

葬禮結束後,新吉帶著阿久要回去出羽。天色已暗,大雨傾盆而下。兩人走過一座木橋,新吉建議兩人可以先找個旅店休息,畢竟只要越過前方的累之潭就將抵達。阿久不肯,她說有人跟著他們。透過木橋的縫隙,兩人見到穿著白衣的志賀看著他們。阿久死命的逃,逃到了累之潭的岸邊跌倒,腳被一把鐮刀割傷。新吉急忙的要幫阿久療傷,卻眼見阿久變成了志賀掐他的脖子。情急之下他拿起身旁的鐮刀揮向志賀的脖子,看著阿久死去。

倒在路邊的新吉被阿久的叔父所救,其女阿累也一眼就愛上了新吉。阿久的死訊忽然傳來,害怕的新吉逃到了河邊想渡船離開,卻沒想到遇見志賀的妹妹阿圓。他跟阿圓說其姐已經死去,希望阿圓能夠原諒他。在阿圓的引薦下,新吉開始在渡船頭工作。不久後阿累的父親來提親,希望新吉能娶他的女兒。新吉害怕詛咒而拒絕了這門婚事。他在出門前看到了在哭泣的阿累,訴說自己其實在故鄉有一個愛人,但對方已經死去。阿累則要新吉忘記往生者。就在此時,天花板忽然掉下一條蛇,嚇的阿累跌倒在火爐邊,茶鍋裡的水濺到了阿累左眉上的皮膚。看著眼前同樣紅腫的皮膚,新吉感受到一種莫名的緣分,遂決定娶她為妻。

婚後新吉變了個人似的努力,也以疼愛志賀的方式疼惜著阿累。兩人生下一子,一個左眼上面有著胎記的男孩,故事也翻到了另外一頁。

自出生起,男嬰就從來沒有哭泣過,並總是眼睛大大的望著新吉。新吉被看的渾身不對勁,開始出去喝酒尋歡。一天新吉家的幫傭忽然邀他到一間廢屋,揚言有事要跟他商量。同時間,阿累出門掃灑,回頭卻見嬰兒的旁邊坐著一個女人正看著自己的孩子。她股起勇氣開了門,要對方離開。一陣風襲來,她的臉上被劃了一痕,女人消失無蹤;此時的新吉遭受到一個名為阿賤的藝妓恐嚇勒索,要他給100兩,否則將要拿證物的鐮刀去揭發他殺人的過往。新吉否認犯案,留下兩人離開。回到了家,阿累質問新吉是否曾經對不起女人。看著眼睛瞪著他的嬰孩,新吉發狂的想勒死自己的孩子,丈人衝了進來阻止了他,並告誡他管好自己的行為。

不久後,新吉看到阿賤經過。他追了出門,她再次進行口頭威脅。當天夜晚,新吉偷了錢來到約定的地點要封阿賤的口,豈料丈人忽然趕到。看到地上散落的金幣跟自己深愛的藝妓,丈人對他拳打腳踢,還搶下藝妓手上的鐮刀要攻擊他。就在鐮刀即將揮到新吉臉的時候,丈人把刀刺向了旁邊的地面,要新吉離去,永遠不要再出現在他的眼前。丈人轉身準備離去,阿賤卻撿起鐮刀痛下殺手。她希望新吉能夠繼承家產,這樣對她也有好處。

丈人死後,嬰兒開始不吃不睡。一次妻子昏睡後,新吉瞪著孩子,質問他為何老是瞪著自己。他忽然看見蒼蠅從孩子的口中飛出,而已經死去的阿久則從天花板的漩渦倒吊了下來,並把新吉往上拖。發現自己被拖回累之潭的新吉試圖離開,但阿久抱著不讓他走。新吉緊緊的勒住阿久的脖子,回神卻發現自己掐的其實是妻子阿累。阿累死去,而小孩似乎早已死去。聽到僕人叫喚聲的新吉趕忙逃走。

志賀的妹妹阿圓的門不停被拍打著,她起身,官差站在外頭詢問新吉是否有來。新吉躲在廢棄木屋邊,聽見阿賤的聲音告訴官差曾在這裡見過他。雙拳難敵眾手,新吉被木棍壓制住。此時他看見地上的鐮刀,奮力掙脫束縛後撿起武器跟眾人搏鬥。身負重傷的新吉大敗眾人,躲在一間房屋下不敢動作。阿圓搖著新吉送她的鈴鐺來到他的身旁,並企圖利用船渡他到其他的地方逃避追捕。船飄啊飄,飄到了阿久死去的地點。唰的一聲,三隻手伸上了船要將新吉拉往水底。新吉認命的看著阿圓,瞬間就消失在水中。志賀的靈魂出現在遠方的水上。她看了妹妹一眼,對手中新吉的頭說,"我們以後要永遠在一起喔"後開始親吻他。霧氣開始飄起....

=======================================================

七夜怪談的導演中田秀夫的新作,製作人則是製作了"咒怨"、"預言"、"感染"、"輪迴"、"叫魂",近幾年幾乎都在搞鬼片的一瀨隆重擔當。演員則集結了尾上菊之助(歌舞伎演員)、黑木瞳(性感熟女)、井上真央(這幾年很紅)、麻生久美子(也是常見的演員)、瀨戶朝香(漂亮的女演員)...等,某個角度來說算是大製作,也算是我挺期待的鬼片。但你說嚇不嚇人,說真的不。

故事改編自落語(有點像說書),作者為幕府末期的落語大家三遊亭圓朝,原名真景累ヶ淵。真景兩字沒有什麼特殊涵義,只是當時流行的辭句,實際上也就是神經兩字,所以故事當然就是以累ヶ淵為主題發揮。此地名真的存在,也是知名的百物語裡面其中一篇的故事。電影的故事主軸當然就在新吉與志賀兩人間的感情及後來志賀如何在死後作祟害慘新吉及其週遭人們上發揮,主題為悲劇的輪迴跟傳承。片中嚇人的橋段不多,大概只有兩幕: 摸坐墊時忽然出現的手跟阿久從天花板倒吊下來兩幕。故事本身還不錯,中田秀夫導的也很好,兩個小時的電影不太會讓人感覺拖戲,這點很不簡單。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由於故事牽涉的太長,導致緊張感很難持續,而劇情本身也並不特別引人入勝。片中很多地方有力用特效,但做的很假,一眼就可以感覺跟週遭顏色不搭,無真實度可言。剛剛有提到天花板倒吊的部份後來鏡頭拉到累之潭,但井上真央在這裡從水中冒出時還吐著水,完全感覺不出她是個鬼魂,沒有任何的恐怖感,雖然還蠻可愛的。

雖然黑木瞳感情部份的收放跟演技都表現的很好,但是電影整體的表現我覺得還是偏向平淡,很可惜。不過鐮刀無敵那段拍的很好。新吉拿到鐮刀我幾乎都可以看到刀上面寫著"+10詛咒鐮刀",而且武器說明上面一定寫著"Legend"之類的字眼。拿到的同時新吉根本只能以"無雙"來形容,看他殺人殺的俐落,我都想鼓掌叫好。

看完啦,雖然沒被嚇到(只有摸坐墊那裡時心臟突然跳了一下),不過倒是對志賀的佔有慾感到恐懼。就像"東京鐵塔"(剛好又是黑木瞳)裡面所演的,中年女人不管有沒有結婚,多少都很孤單的活著,所以對於愛情更容易一頭栽入,無法自拔。但不管年紀老少,遇到這種100%瘋狂愛上對方的人我都會覺得恐懼。生命無常,過度的強求最後只會導致悲劇,對自己跟對方都是。而且我覺得很衰的是,如果人死了還要繼續害我,那我好像除了自殺以外沒有其他的選擇。喂! 這太過分了吧! 我也有我的人生啊! 不禁會想站起來大叫。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