沢渡由香,跟男友約好要去夏威夷,到了機場卻看到他跟陌生女子接吻,意外撿到了一張車票;桐ヶ谷華子,單親家庭的她不常跟媽媽說話,也沒什麼朋友,跟網友約好自殺卻遲到,用色老頭欲援交的錢意外上了列車;一流大學畢業的若林陽一被工作多年的公司開除後不敢跟妻女說,孤單的搭上列車暫時逃避現有的一切;羽村ミチル,來自大阪,本想當演藝人員卻未能實現夢想而成了酒家小姐,抱著遊玩的心態上了列車;網干宗輔,從沒好好帶老婆出去玩,退休後卻跟太太天人永隔,因此帶著她的相片上了列車。

以上的人物跟其他無名乘客(包含一個鐵道迷)一同搭上了鐵路局為了讓人們體驗旅遊的真正意義而固定在偶數月的第三個星期五凌晨0時0分的火車前往未知的目的地,遊客中途停靠時可自行選擇是否想要離開。大部分的人都坐到了終點站"風町",一個沒有年輕人的老人鄉鎮。華子看上同樣沒生存慾望的若林,希望能遊說他一同自殺,同時卻又苦於一個小孩在看了她上單槓後不停的糾纏;個性倔強的由香下了車後硬是穿高跟鞋走路而磨破了後腳皮,幸得一個路過的醫生所救,也在到達當天晚上因租不到旅館房間而跟羽村、華子同住一個屋簷下。



鄉下的時間緩慢的流逝,由香愛上了幫她換藥又給她球鞋的醫生越智太一。外號是"蝴蝶"(總是來來回回的忙)的他來自都市,多年前旅經此地,當時情緒低落的他沒能救活郵局局長的夫人而更加難過,好心局長一句"人的生命不是由醫生來決定的"讓他毅然辭掉工作來到小鎮幫大家看病。由於過去失敗的戀情,由香不敢表白,只敢心中竊想;華子莫名奇妙被一個阿嬤道謝,感謝她陪自己的孫子玩。由於兒子負債太多因而把孩子留給老媽自己跑路去,父子倆約定如果男孩學會上單槓就會回來。想到自己孤單的遭遇,華子心中的防衛性逐漸瓦解;若林在華子的簡訊攻勢下越來越覺得自己真的沒人要,心中的指針漸漸偏向"自殺"兩字。

若林終於下定了決心,把遺書投到信箱後便傳了簡訊給華子,先去懸崖邊等華子的到來。他的舉動被郵局局長注意到,趕緊通知了一起散步的醫生跟由香去看看情況。華子趕到了準備跳海的若林身邊,告訴他自己終於被他人需要,她不能拋下已經快學會吊單槓的男孩孤單一人。若林起先氣華子的背叛,但性格本身溫馴的他放開了華子決定自己尋死,但又在華子的勸說下覺得自己其實還是被需要著遂停止了自殺的念頭,然而意外卻讓他踩落崖下。



看到若林掉下後華子昏倒,睜開眼後發現自己在醫院,若林也健康的躺在隔壁的病床休養著,原來他只掉在差一層的石壁上。若林康復後打了電話回家,妻女由於隔壁鄰居遭竊而希望若林趕快回家求個心安,若林微笑的說完了電話,沉浸在被需要的感動裡(請想像背景是泡泡);男孩順利的學會了上單槓,華子心中的黑暗也隨著男孩的微笑一掃而空;由香跟醫生漫步在夜色下,海水聲中兩人淺淺的接了一吻。

回去的時刻已到,羽村在最後一刻決定繼續留下,鄉下長大的她發現自己其實最適合這種簡單的生活。眾人上了火車,醫生由於在幫阿婆健檢而未去送行。劇末男孩的父親回來了,由香也在不久後搭上火車回到風町,尋找自己最單純的愛情....

================================================



由在"特命系長只野仁"中暗戀只野仁的女秘書跟在"庶務二課"裡面花枝招展的女課員,鼻孔略大的櫻井淳子跟'88年出生的美少女多岐川華子(80、58、87,不過我懷疑是謊報啦,身材沒那麼好)領銜主演,可愛老演員大滝秀治則出演郵局局長。導演名為原田昌樹,導鹹蛋超人系列起家的。



電影以日本知名俳句詩人松尾芭蕉的一句"月日は百代の過客にして、行かふ年も又旅人也"(日月乃百代之過客,流年亦為旅人)帶出了時光的流逝感,並佐以片頭片尾的沙畫加強這樣的印象。劇情本身為多重主線,孤寂的感情橫亙其中。一群寂寞的人上了一台沒有目的的火車,卻透過一個老化的城鎮而得到救贖,找回了自己失落的碎片。一夥人剛到城鎮時,小鎮居民都笑著參加喪禮。由香問"為什麼你們帶著笑容參加喪禮",醫生答"參加喪禮不該笑嗎?"。人生的豁達不在城市,而在偏遠的小鎮。



人無法孤單的活,不被需要的人會自然的走向絕路。當生活成了無意義的呼吸,心中的陽光早已被烏雲遮蓋無見。華子的母親總是忙著自己的事,看似自由的生活卻為華子帶來無盡的寂寞。朋友少,路上的老頭只想援交,她不知道活著的意義在哪裡,於是選擇了跟網友們一同赴死,卻意外因遲到而沒搭上死亡列車,只能聽著收音機裡的播報員講述網友們的死狀而欣羨不已。這樣的她其實自發的迴避著眾人,關起自己的心活在自己的世界,直到沒有父親的男孩才讓她選擇了打開了滿佈灰塵的窗簾,讓久未謀面的陽光射進霉味的房中,讓雨水成為養分拯救自己漸趨腐壞的心。



若林陽一則是日本傳統的父親典型:跟家人無話,妻子不屑一顧,女兒不看在眼內。上司的開除信給他崩塌的一擊,讓內向的他逃進開往不明方向的不明列車。他沒有死的打算,但卻找不到出路。在華子的死亡誘惑下,他感受到需要,感受到擁抱。就是她了,他想,只有她需要我。只要有人需要我,哪怕利用我踐踏我壓搾我,我都甘之如飴。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後他走向死亡的海岸,準備回歸人類的太初。他傳給華子的簡訊從最早的無署名到最後的若林兩字透露出了他需要同伴的乾渴。然而就在華子找到自己的意義後,他好不容易的決心又開始搖擺,等著別人拉她一把。而就在華子說出"我需要你"的Magic Word之後,他找回了生命的意義,人跟人之間最基本的交流。



頑固、倔強、想婚卻又苦無機會老是被甩的由香則是都會女性的代表。她相信手機的存在是為了通訊的方便,卻被醫生點破其實這是一種不見面的逃避,是人跟人之間疏離的藉口。戴著強勢面具才能活下去的信念讓她繃起臉拒絕醫生的幫助,卻又在喜歡上醫生後慢慢的卸下面具,回到原本的真我。她好寂寞,好需要擁抱,但失戀的苦楚還未從她身上遠離。她知道,唯有另一段關係才能終止她的悲傷。決定自己方向後,她利用女性溫柔的魅力慢慢靠近醫生的心,兩個旅人終於走在一起。



電影從一輛來自現代社會的舊時代火車出發,這輛火車曾是達官顯貴的坐騎,卻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沒落不被需要,直到後來才又啟程讓懷舊的人能夠搭乘。搭上舊火車,一場類似"城市鄉巴佬"的旅行開始,飽受現代社會摧殘的人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只是帶著一種逃避上了跟一種未知出發,就這樣消失也好,他們想;電影的結尾,他們上了一輛現代化的火車準備回去,心情也像嶄新的火車頭般發出亮光。"不思議幸福列車"跟我想像的差不多平淡,劇中舒暢的感覺不夠恬靜,平靜的時候卻有點人工的刻意(尤其最後懸崖那段真的很糟,手法跟演技都糟)。海螢火蟲的出現雖然代表著大海能殺亦能美,但浪漫程度卻非常不足。故事的編寫方式有點類似侯孝賢的"珈琲時光",想藉由尋找的方式克服心中的疏離,可惜"不思議幸福列車"追求的是完整的故事而非片段的呈現導致過量的人為感充斥(當然朱天文跟侯孝賢的故事也寫的好多了)。嚴格說起來並不難看,但劇情的老梗太多需要改進。



人生中如果能搭上這樣的一班車,暫時拋開現有的一切如同跟著多啦A夢搭上時光機一般該有多好。"聽見遠方的鼓聲,所以我知道自己出發的時刻到了"。這樣的感動,人生真的能夠擁有嗎?而當鼓聲響起時,我們又否真的有勇氣拋下一切,擁抱未知。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