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ob的職業是小鎮的警察,有一個女兒的他一直希望能再跟新的對象步入禮堂,但個性老派而無趣的他卻沒有女人願意跟他交往,讓他只能透過手按兩下喇叭加頭按一下發洩自己的寂寞;同事的Lasse跟太太Agneta則是愛拌嘴的一對。男方嫌女的囉唆又垂奶,女方則嫌男的不浪漫又大肚子;Beni,興趣是看美國警察電影跟打毛線,老幻想著自己能夠單槍匹馬對抗大批暴徒,實際上只是一個喜歡把事情複雜化又老凸槌的人。加上養狗的內勤Håkan跟溫馴的局長 Folke,六人一狗正是幾乎無犯罪的瑞典小鎮Högboträsk的所有警力。

這天,Jacob又約了新的對象在酒吧碰面。他遇到了金髮的Jessica,誤以為他是自己已經約好的女性而大獻殷勤(用把一個圓形塑膠罐塞到嘴裡的方式....),卻在真正的對象出現後局面陷入困窘。意外的是,Jessica跟捲頭髮留著小鬍子的Jacob卻相談甚歡,兩人甚至約好隔日酒吧再會。

震驚的消息來襲。正當大夥拿到Beni打的毛線頭帶而開心時,Folke在會議時介紹了Jessica,來自警察總部的警官。她說由於小鎮的超低犯罪率跟人事成本不符,總部決定在三個月後關閉掉這間警局。幾個好友驚訝的看著彼此,Jacob更是覺得自己被欺騙。來到酒吧,氣憤又酒醉的Jacob利用玩遊戲的機會打了Jessica一巴掌,後者生氣的離去。

氣忿難耐,Jacob趁著跟Lasse去巡邏時踢倒了路邊的垃圾桶。不久後Benny跟Agneta路過,Benny認為這是有計畫的犯罪行為,並在會議中表示可能有黑幫組織介入其中。Jacob心生一計。



利用伏特加跟一根釣竿當作報酬,Jacob跟Lasse找了酒鬼Göran幫忙去超市偷東西,並在事成後把偷來的一包香腸送回商店,並強迫店長去報案。見計謀起了作用,兩人開始用噴漆塗鴉,破壞公物,甚至還去樹林裏面對空開槍驚嚇路過的老夫婦;另一方面,Benny跟Agneta巧遇拿著酒的 Göran,Benny追了上去,Göran則棄酒逃亡。回到家,Benny看著隔壁鄰居混亂的西洋棋盤,思索著背後黑手的真正陰謀。

Benny跟Agneta成功從酒鬼身上套出消息("你想要我用叉子叉你的蛋蛋嗎"),循線追蹤到趁著夜色正在熱狗攤縱火的Jacob跟Lasse。就在熱狗攤內的瓦斯桶引發爆炸後,四人決定把這齣戲繼續演下去。

隔天,Agneta跟Benny來到現場,並把疑似為炸彈的鬆餅機當作證物帶走。Jessica約談了四人,大家都不約而同的說其實這裡之前才發生過槍戰,黑幫份子一定是知道警局要關門了所以出來作亂。Jessica在得到大家同意帶她去看槍戰現場後離開,Jacob追了上去道歉,Jessica沒給他好臉色的離開。

Jessica開始跟小鎮居民訪談,知道警察們修好了超市的燈管,跟阿婆們打牌輸錢還多給(阿婆有作牌),Jacob更是常帶著手銬去幼稚園跟自己的女兒玩,這些瑣事無法讓她得到任何跟案情有幫助的線索;同時間,四人來到樹林製造槍戰的假象。Jacob簡單的朝了一個方向開了幾槍,Benny則自作主張的邊罵髒話邊往四處開槍。

隔天,大家帶著Jessica參觀小鎮的犯罪景觀。第一站是熱狗攤,老闆見了面就想要回鬆餅機,Benny則推說是證物暫不得歸還。Jessica問了熱狗攤怎麼會有爆炸的情況,Benny回答恐怖份子學習終極警探3從遠方用火箭砲炸壞了攤子,想藉此分散警方注意力以執行更大手筆的犯罪。來到樹林,Lasse交代當時四人站成一列跟恐怖份子進行槍戰,Jessica則詢問當時有幾人?四人,Jacob答。那為什麼其他地方的樹幹上也有彈痕呢?Benny跳出來生動的描述了當時的情景。

恐怖份子一群10人在樹林中對四個警察發動攻擊。Benny見狀跟同事拿了兩把槍,並把這兩把槍丟到恐怖份子左跟右邊的樹上,接著利用隨身的兩把槍射擊樹幹上那兩把槍的扳機對敵人發動近距離攻擊。就在手上的槍用完子彈後,Benny帥氣的丟掉原本彈夾,利用腦袋塞入了兩個新彈夾後用嘴上膛。隨著功夫式的耍弄兩槍一下後Benny如投擲迴旋標一般丟出兩把手槍,手槍在空中發射子彈制伏了對方十人。



全部的人都發著呆聽Benny的超人描述不發一語。回到警察局後Jacob生氣的要打Benny卻被其他人阻擋。稍晚,Jacob來到Jessica下榻的旅館跟她解釋Benny是個秀逗的好警察,順便約Jessica去打保齡球,卻在打球時弄傷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Jessica陪著Jacob去包紮後 Jacob送她回家,Jessica解釋自己也不希望看到警察局關門,但這是她的工作,並跟Jacob道歉。

內勤人員Håkan正在教他的博美裝兔子,卻忽然接獲綁匪來電,要求支付100萬否則將撕票。所有的警力都來到現場,Göran抓著Benny隔壁家的小孩Mike威脅大家不准靠近。聽到局長命令呼叫特種部隊後,Benny自告奮勇衝進小屋救人,並假裝利用自己換得了小朋友的釋放。看到特種部隊來到,Jacob跑進去跟Benny吵架,認為他什麼都做不好;Benny則辯說自己至少想了主意。兩人幼稚的在地上扭打,壓力很大的酒鬼Göran不小心開了一槍,引發特種部隊的武力全開,炸的小屋千瘡百孔。Jessica下令停火,Jacob則穿上風衣遮起臉用槍指著Benny的頭上了外面的車逃離。看到搶匪手上的繃帶,Jessica跑進了小屋,看到被脫光衣服關在衣櫥的Göran掉了出來,嘴裡還喊著伏特加跟釣竿。

Benny高速駕車,試圖逃避不存在的追兵。車子翻覆,Benny的假髮掉落,哭著求Jacob別跟大家說,還說自己什麼都做不好。兩人手銬著一起逃進樹林,中途Benny卻忽然想大便,還威脅不讓他大就要大在Jacob身上。Jacob講不過他,提供了自己的繃帶讓他當廁紙,一抬頭,特種部隊的槍包圍了他們。

回到警局,Jessica撕毀了自己的報告,告訴他們警局的關閉勢在必行。Jessica離開,Jacob鼓舞大家後,提出了自己長久以來的想法。

三個月後,警察局改成了披薩店"披薩特警",專售"終極警探""沉默的羔羊""第一滴血"這些動作電影名稱的披薩。熱狗店老闆成了揉麵執導,Göran在他手下製作披薩皮。Jessica順道拜訪,Jacob請她吃了自己的特製披薩附上超多起士。Agneta跟Benny開警車要去送披薩,警車升空飛起往顧客家飛去......

==================================================



第二次完整看這部電影,不過某些段落我至少看了十次以上,仍然樂開懷。記得當年剛開始看這部電影,對留著小鬍子的Jacob沒什麼好印象,卻在Benny第一次的妄想後整個人陷入瘋狂笑潮,不停迴轉看同樣的段落,大概是這樣的作法:

恐怖份子行搶銀行,Benny接獲通知後趕到門口等他們出來。四個恐怖份子拿機關槍對Benny開槍,他好整以暇,隨後把兩手掌交疊成圓形,利用這小小的空間接下了無數的子彈。恐怖份子停火後,他把子彈壓成了手榴彈往後丟,吐出引信的同時手榴彈也引爆。之後,他掏槍迅速的打掉了對手們的槍,並將自己的槍丟上天空後用褲檔接住,利用扭動屁股上膛,接著雙腳打開,雙手平舉與肩同高,下半身往前時(請想像老漢推車)子彈自動開槍打倒了三名恐怖份子。Benny甩出了槍,利用踢毽子的方式前後踢擊並對著恐怖份子踢出,打倒了第四人。第四人又站了起來,Benny大鵬展翅的半蹲走近,壞人比出中國拳法,Benny則使出眼花撩亂的小雞戳戳功....



幻想到此終結,我笑到快疝氣,所以光是這幕我就看了七到八次,無怪乎韓劇"最後之舞"中女主角的好朋友也正在看這部電影(我沒看韓劇,轉開電視偶然注意到的),可見此片在韓國應有一定知名度(至少那齣韓劇的導演喜歡)。我也在這部電影之後看了導演Josef Fares在2000年拍的"男人30拉警報",至於05年的"Zozo"跟07年的"Leo"目前還無緣觀賞。但導演Josef Fares的掌鏡功力十足了得:快動作跟慢動作的運用簡潔有力,鏡頭特寫轉中景再轉特寫看的人心癢癢,快速的剪接之外也有樸實不取巧的拍攝。拍攝小鎮時的那種悠哉眼光跟拍攝Benny幻想時的那種魄力滿點,快速、商業、迷人。電影的構想簡單,表達出的感覺則是好笑中又帶著點無奈。沒有惡的善成了不被需要的存在,似乎很可憐,但又讓人覺得很幸福(對小鎮來說)。



飾演主角Jacob的為導演的哥哥Fares Fares(這樣取名字還真是方便),我最喜歡的Benny本名則是Torkel Petersson,演了不少的電影跟電視劇。劇中只要他出場我就很high,表情豐富又恰到好處,十分優秀的一個演員。雖然全劇小成本拍攝,爆破戲只有三場,但好看程度完全不輸英國搞笑警察喜劇"終棘警探"。對我來說,"浴血叢林"是動作片的基本呈現,"條子駭客"則是警察喜劇的最佳詮釋。喜歡此類喜劇的人絕對不容錯過!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