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O'Neill是個努力想成為探員的FBI新進人員,他呈交了一份資料庫系統的規劃書,為同期新進帶來壓力。他被指派去與Robert Hanssen,在情報處工作超過25年資深探員共事,並暗中紀錄Hanssen的一舉一動。有證據顯示Hanssen是個性變態,還曾騷擾女性下屬,而且可能有其他探員涉及此案。負責跟O'Neill接頭的Kate Burroughs給了他一個扣機,要他隨傳隨回應。另外,此次行動為最高機密,不得對家屬或朋友透露任何細節。

跟俄國情報員交手數十年的Hanssen對這個新進的而且會進去他的辦公室窺看的下屬並不信任。Hanssen表達自己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每個星期都會去望彌撒。一整天觀察下來,O'Neill雖不特別喜歡Hanssen但並不認為他是會對女人性騷擾的類型,Burroughs則要他少問多做。Hanssen表示他認為O'Neill的資料庫系統規劃可行,而他沒有升任探員的原因就是因為沒開過槍。開過槍,才能往上爬。在O'Neill眼裡,Hanssen嚴肅、認真、積極,只有他在乎局裡的情報安全,其他人則都得過且過。

O'Neill對Burroughs表達自己可能無法勝任這份工作,他從未經歷過這種信念被顛倒的情形,Burroughs則要他繼續下去。為了任務,O'Neill要求太太Juliana跟他一起上教堂,從來不信教的她勉強同意。彌撒結束後,O'Neill趁著在Hanssen住家辦公室的機會偷看其流覽歷程,發現都是跟宗教有關的網站,並無異狀。後來出現的Hanssen聊到自己的父親是個嚴苛的人,認為考驗會使一個人變得堅強,而長大後的Hanssen也繼承了此一信念。隨後Hanssen將一份他上網搜尋到關於帕金森氏症的報告遞給了O'Neill,只因他曾提到自己的母親有這樣的疾患。O'Neill表示自己認為Hanssen受到誤解才會被流放到新成立的部門,Hanssen則說沒有關係,他再兩個月就要退休,這樣的誤解對他來說已經微不足道。



O'Neill大聲的對Burroughs說他們對Hanssen的調查明顯肇因於對這個一絲不苟的人沒必要的誤解,根本沒有內賊存在,這一切都是調查部門的幻想。聽完O'Neill的一番言論,Burroughs坦白告訴他Hanssen是叛國賊,從1985年開始就將各種國家機密賣給俄國人,許多秘密線人也因他的洩密而失去了性命。美國政府花了一大筆錢買了些證物回來,沒有一樣能用來指控Hanssen,這是美國建國以來最大的洩密案。另外,Hanssen的性變態行為也是實情。他將太太的裸照放上網路並表示她喜歡異常性愛,他更是脫衣舞廳的常客。他們為他蓋了一間辦公室,裡面裝設的偵查設備的微波熱度足夠烤熟一隻雞。

Burroughs帶O'Neill去到他們收集並分析資料的工作場所,局長每天都親自看他的報告。為什麼不直接把他抓起來?主任回答了O'Neill的疑問。Hanssen對美國派駐俄國的間諜名稱瞭若指掌,如果沒辦法讓他開口,這些間諜的生命都將受到威脅。他們希望能夠人贓俱獲,給Hanssen一個死刑。O'Neill被說服,他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被耍的團團轉過,更對自己能否戰勝Hanssen產生質疑。Burroughs說幾年前由於大量間諜的人間蒸發而讓局裡設立了專案小組展開調查,頂級分析師分析了數年資料但都無所獲。Hanssen,正是這個專案小組的負責人。他的狡猾,遠超過他人的想像。

回到家時,Hanssen夫婦正在O'Neill的家中。O'Neill謊稱母親跌倒碰了頭過去看她,扣機剛好又沒電,並對忘了打電話回家這件事跟Juliana致歉。禱告,進餐,離開。Juliana開始表達自己深深的不滿,並指控O'Neill在Hanssen身旁時就判若兩人。Juliana越來越激動,越來越大聲,直到O'Neill喝止她,爭執才告一段落。隔天清晨,天空下著雪,O'Neill回家跟父親聊及人生的迷惘,父親要兒子別想太多,"上船,幹活,回家",這樣就好。



上司要求O'Neill找機會複製Hanssen的PDA上的資料。O'Neill藉口幫Hanssen拍25周年照的攝影師已經在樓下,順手還翻倒了水壺,請求Hanssen去樓下拍照,他會把水漬處理好。儘管不是那麼相信,Hanssen仍舊離開了辦公室。拍照到一半,Hanssen情緒不佳的離開,在門口"巧遇"O'Neill的上司,並刺激他比試槍術。打完靶,O'Neill也下載好了資料,並將PDA放回Hanssen的公事包中。忽然,他想起自己放錯位置,趕忙去拿出重放。監視器上,Hanssen已達辦公室門口準備進入。

Hanssen進辦公室時,O'Neill沒有在他的桌前。往自己的辦公室看去,O'Neill正在十字架前禱告。Hanssen質問O'Neill是否動了他的公事包,O'Neill表示自己只移動了位置以防弄濕它。趁著O'Neill載Hanssen去參加一場會議,調查組的人將Hanssen的車子解體找叛國證據。然而該會議卻因故中止,主任命令手下將車裝回,計畫中止。為了拖延時間,O'Neill藉口他們預計開的路正在整修,把車開上了另一條需要繞路的大道。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另外這條大道也因車禍而交通阻塞。氣憤的Hanssen下車步行,O'Neill追上,坦承自己說謊,另一條路根本沒在整修,他只是希望等下經過天主教閱覽室時,Hanssen也許會要求進去看一下,而他就能找本書給不喜歡天主教的Juliana看,感化她。Hanssen要求O'Neill對神發誓,O'Neill拒絕,他表示自己不會用妻子或教會來說謊,如果Hanssen不相信就拉倒。O'Neill裝腔作勢的走回車上,Hanssen中了計,沒多久也回去副駕駛位上坐好。



把一個包裹命O'Neill寄出後,Hanssen沒回辦公室直接離開。回到家拆開包裹,裡面是一捲錄影帶,拍下了Hanssen跟老婆做愛的過程。Juliana回家後發現O'Neill神色有異,假借請他搬東西支開後,她看到了錄影帶的內容。Juliana想知道任務的內容,O'Neill沒有正面回應就走出了家門。他敲了Burroughs家的門,告訴她Juliana也許需要知道相關事宜。Burroughs對O'Neill愚蠢的行動感到憤怒,告訴他根據分析Hanssen車上的資料證明Hanssen即將出手,除非他起了疑心才可能收手。離開前,O'Neill問沒有親友,沒有寵物的Burroughs犧牲這一切是否值得,她要O'Neill等抓到Hanssen那天再來問她這個問題。

告訴O'Neill自己的車將送去維修以清除車上的追蹤器材及對凱薩琳麗塔瓊斯的迷戀後,Hanssen要O'Neill出去的時候順便把門帶上。來到調查本部,裡面的人有確切的資料證實Hanssen可能要放棄這次的行動,而他們手邊有的證據卻完全不足以控告Hanssen。此時,有人來通報Hanssen車在O'Neill家的外面,Burroughs趕緊把O'Neill載回家。O'Neill要求Burroughs手下的跟蹤小組停止行動,他會想辦法讓Hanssen繼續他原先的計畫,Burroughs同意了他的請求。

回到家門前,O'Neill意識到Hanssen喝了酒在車裡等他。Hanssen要他上車,並問自己可否信任他。O'Neill給了正面答覆,並反問Hanssen,Hanssen則說自己現在什麼都搞不清楚了。Hanssen把他載到了石溪公園(Rock Creek Park),他要確定O'Neill是否值得信任。Hanssen掏出了槍開始射擊,子彈越來越靠近O'Neill,槍枝對上了O'Neill的頭,按下扳機,槍裡的子彈已耗盡。O'Neill對著Hanssen吼叫,他所做的一切都起因於他對人的不信任,虧自己還在太太面前宣稱一切都是當局的誤解,沒想到到現在只證明一切都是白話。回到家門,O'Neill打電話給Burroughs,他有預感Hanssen要行動了。



回到辦公室將資料列印出來放在大信封中,並用垃圾袋跟膠帶一層又一層的捆起來。不久後的某個白天,Hanssen把資料帶到狐石公園(Foxstone Park)藏在橋底下,並在名稱板上用白色膠帶做了記號。確認證據無誤,調查小組當場逮捕了Hanssen。O'Neill,聽聞消息後給了新婚妻子一個大大的擁抱。

O'Neill選擇離開FBI,他不想讓髮妻過永遠擔心丈夫安危的人生。問了Burroughs的意見後,O'Neill拿走了Hanssen的筆當紀念。在電梯口,O'Neill巧遇搭乘電梯、眼眶泛紅的Hanssen,後者要求O'Neill幫他祈禱,O'Neill點頭答應。後來,Hanssen被判終生監禁,一天中有23小時都是個別監禁。他對美國及其友邦所造成的損傷被視為機密。離開FBI後,O'Neill跟太太繼續住在華盛頓,O'Neill選擇進修法律。

===========================================



導演名為Billy Ray,處女作"欲蓋彌彰"(Shattered Glass)跟"雙面特勤"一樣改編自真實事件,評價相當不錯。此番,片商找來了曾得過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Chris Cooper、演技我並不怎麼欣賞的Ryan Phillippe、曾三度提名奧斯卡而我個人也非常喜歡的Laura Linney等人主演關於一個年輕FBI探員如何智取狡詐老奸賣國賊的犯罪驚悚片。另外,非常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女演員Caroline Dhavernas在這部電影裡美到不行:長髮、皮膚白皙、細緻五官,嘖嘖嘖,我也要跟她演對手戲XD



雖有部分人認為"雙面特勤"嚴肅並枯燥,我個人倒認為導演處理的相當不錯,當然比不上"請問總統先生"那般拳擊賽的刺激,但盜取PDA資料那幕處理的相當緊湊,拉鍊不停開合的動作讓我的心也隨之起伏。電影的劇情十分流暢,FBI嫩咖對決老狐狸的緊張感從開始到最後過程中穩定上升,讓觀眾越看越有味。Chris Cooper的表現亮眼,存在感大大強過現實生活中的Hanssen,相較之下,Ryan Phillippe的表現卻顯得過於僵硬而刻意,需要加強。什麼?你問我Caroline Dhavernas的表現嗎?美女,只要演技不要太差,出現在螢幕上我就滿意的點點頭了。男人,一定瞭的!



由於改編自真實事件,電影本身的合理度非常高,幾個編劇當然也功不可沒。一開始,Hanssen並不相信O'Neill,並刻意在他面前表現出自己剛正不阿的一面,讓小O'Neill被騙的團團轉。但也由於開始的成效太過成功,以至Hanssen開始對這小鬼頭有了初步的信任。在確立了Hanssen是個叛國賊後,O'Neill用自己純真的臉龐設下陷阱,讓從來不相信人的Hanssen陷入五里霧中:是相信自己?還是相信O'Neill?小舟般擺擺盪盪,沒有其他朋友的他輸給了心中渴求已久的友情,在退休前夕被捕,餘生入獄。



從國家的角度跟那些特工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結局是好的,賣國賊終需付出代價;但從Hanssen的角度來看,我們卻發現他的人生是一個巨大的謊言跟悲劇。雖說是他自己選擇的路,但同情之情仍然滿溢我心中。也許,再忍一下以後就沒事了;也許,當他退休以後就能慢慢戒掉那些病態的習慣,專心的當個好爺爺;當然也許,他退休後還是會造成周遭的人,甚至自己的困擾,連上帝也救不了他?不過,這一切畢竟是空談,Robert Hanssen現年65歲,仍在獄中服刑,至死方休。這樣的結局,我想對大家,可能包括他自己都是比較平靜、安詳的。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