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部戲有其劇情逆轉點,雖然實際看的時候只覺得,喔,是這樣啊,沒認為多特殊,但怕有些人對劇情相當介意,因此建議劇情看到仙境號的創世紀介紹結束後就差不多了。

=========================================

Bower從深沉的睡眠中甦醒,剝下一層皮後他找到並穿上衣服,並順利的喚醒了在他附近的艙中沉睡的上司Payton。兩人均忘記自己的過去,想起的盡是些斷碎的記憶。由於電力供應不穩導致往艦橋的鐵門無法開啟,Bower決定從通風管爬出找生路。

經過一堆管線後,Bower垂直掉下,並在同樣的地點看見一具屍體,是上一班的人。正常情況下的輪替不知何緣故整個打亂,Bower從櫃子間頂端掉下,企圖解開這一切的謎。他遇見一個女子,追上後則發現了一具未死透的人體。女子拿短刀襲來,兩人扭打成一團,正當女子要Bower脫下靴子時黝黑的通道深處傳來物體接近聲,女子迅速撤離,Bower見情況不對也躲了起來,是種人型但背上長了刺還能高速移動的怪物,他們吞食了剛剛那具人體。

Bower想起自己深愛的女人可能仍在冬眠中,如果不修復反應爐的話一旦電力中斷她將喪命,他決定冒險去重設反應爐恢復電力。他在武器櫃找到了一把衝擊槍,但在後續被怪物攻擊時沒發揮效用,他一路逃,腳卻纏上鐵線往深處掉下險些送命,幸好一名拿著長槍的男人Manh救了他。來自農業部的Manh不會說英文,Bower說自己要去找反應爐後就逕自離開。前進一小段後之前的女人又來襲擊他,Manh出手相救,Bower則用衝擊槍掌控了局勢,命令大家通力合作。衝擊槍引發的崩塌聲引來怪物,新加入的Nadia利用電流通過的一瞬間將他們帶到自己的工作部門:遺傳部。同時間,Payton則偶然救出了一個宣稱殺死兩名因太空幽閉恐懼症(Pandorun)而發瘋的上司的Gallo。



請Bower飽食一頓富含蛋白質的昆蟲後,Nadia說若沒有電力船上的動植物樣本也無法保存,她推測船上那些怪物可能是較早解除冷凍狀態的人類演化而成。三人邊打怪邊前進,武藝高超的Manh殺死一隻怪物惹來首領的注意。進入一個封閉空間時,老人Leland招待了他們,並說起太空船上的創世紀。同一時間,Gallo也跟Payton說起這故事。



由於發現了一顆適於人類生存的星球,仙境號(Elysium)帶著全人類的期待出發殖民,此時的地球已經因人口過度跟資源不足處於危機邊緣。航行順暢,直到一天地球忽然傳來滅亡的消息,下一秒,地球便消失在雷達上。艦長跟兩名手下陷入恐慌而互相殘殺,活下來的人喪失了所有道德準則扮起上帝,中止了許多人的冬眠狀況後讓他們互相殘殺,玩累了的他則選擇沉睡。

一陣昏厥,醒來後三人被Leland倒吊著準備當糧食,回嘴的Nadia更挨了老人一刀。Bower表示生存遊戲中沒有對錯,但現況是反應爐如果在一小時內不重啟的話所有的人都將死在船上,Leland從近來的電流情形判斷Bower所言屬實,決定跟他們一起踏上旅程。經過家屬艙時,Bower終於想起女友沒跟他一起來,他一切的努力似乎成了泡影,Nadia則鼓勵他要為了大家繼續走下去。看到Payton之妻的睡眠艙,Bower的腦海裡有關Payton的記憶復甦了。



四人終於來到反應爐所在房間,只要過一座橋他們就能到目的地,但底下躺著的不是別的,正是一大群在睡覺的變種人。Bower跑上橋,橋卻應聲傾斜,Bower掉了下去掛在變種人上方,Manh扶住橋讓它不掉落,Nadia跑到反應爐前卻苦無密碼。時間不停流逝,Bower決定放手一搏。他往下爬,用地上混有變種人氣味的濕布罩住外露的皮膚,緩慢確實的往反應爐下方前進。目標就在不遠處,負責袖手旁觀的Leland不小心把探照棒掉下,驚動了變種人。Manh見狀索性放下斷橋,砸死了不少怪物。Bower順利重啟反應爐,燒死了大部分的變種人。



Payton跟Gallo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緊繃,Payton認為眼前的年輕人才是太空幽閉恐懼症的患者。兩者發生衝突,Gallo用武器脅迫Payton將他用睡眠艙射出求生,Payton假裝同意卻將他鎖在裡頭。隨著一聲巨響,船的供電回復,Gallo卻也逃了出來。Payton拿起鎮定劑要幫Gallo注射,兩人扭在一起,針頭插進手臂,鎮定劑注入。

Gallo消失無蹤。

一直跟變種人對抗的Manh率先逃出了反應爐室,撐在支架上沒被發現。然而之前有一面之緣的變種人頭目出現,給了Manh一根金屬棍後戰鬥隨即開始。兩人攻守不停交換,最後Manh被制住,頭目以牙齒啃咬Manh的腹部,劇痛的Manh則拔下頭目背上的刺攻擊並殺死了頭目。撫著傷口Manh緩步前行,一個變種人小孩左手藏後頭露出無邪的眼神看著Manh,然後,割斷了Manh的喉嚨。

Bower跟Nadia逃進走道,Leland跑在他們前方,把他們鎖死在一個隔間中。他看見Payton後趕忙上前打招呼,一支針筒硬生生插進Leland的眼珠。Bower跟Nadia撬開了封閉的門,並順著路走到艦橋,找到了Payton,大聲說他並不是他認識的那位Payton,他是Gallo,瘋狂的創世者。一直沒說話的Payton打開了觀景門,原來船早已到達異星,他們沉在海底中。Payton開始攻擊Bower,Nadia出手相救反被制伏,心神開始混亂的Bower看著一個小入口看見了大批的變種人,一回神時他已經打壞了操作板,頂頭的強化玻璃應聲裂開,水開始大量湧入。警示聲音不停響起,仙境號將主動射出睡眠艙已確保居民安全。Bower帶著Nadia躲進其中一個艙,將氧氣放上她的口,自己則閉氣。艙如艇般高速被射出往海面不停升上....



異星元年,人口數1213。

==================================



九月二十九生日當天,跟往年一樣大家都在忙,幸好臨時找到了網友風之魔法師有空陪我去看這部電影,在此謝過。

"顫慄異次元"是部以人類滅亡當背景的電影,不同於"瓦力"中地球被垃圾高塔佔據,此片的末日源自人口過多及糧食供應短缺,於是人類把腦筋動到了殖民外星球頭上。送出了宇宙船後,人類開始等待美好的未來。但對船上的人來說,夢魘才剛開始。



兩位男主角個別在寫有名字的睡眠艙中醒來,故事以Bower為主Payton為輔開始述說。Bower如在角色扮演遊戲裡一樣四處冒險召集同伴打怪升級(誤),慢慢朝目標的反應爐前進。Payton則透過螢幕及麥克風引導並觀看這一切,同時也跟意外出現的神經病Gallo對峙。編劇Travis Milloy跟導演Christian Alvart的意圖十分明顯:齊力打造一部融合了動作、冒險、懸疑、科幻、創世、人性的電影。



除了初期的Payton跟Manh之外,Bower是為了救愛人才冒險前往反應爐室;Nadia名義上雖然是為全人類保護糧食的來源,但不可否認遺傳學是她人生至今為止唯一的生存目的,雖最終將為全人類謀福,但也可解釋成是她信仰的中心;猶如巫醫的Leland早已加入成為這失序世界的一份子,他把金屬牆當黏土板塗鴉創世紀之說給訪客聽,當作他們臨終的禮物,同時也滿足他吟遊詩人的慾望;Gallo,觀眾很容易聯想到的病態創世者在聽到地球滅亡一事後摒棄了所有道德良知,美其名為得了太空幽閉恐懼症,實則不過進入了人類心中最深處的扭曲黑洞中,用金杯大口飲用惡德的汙水,用銀線操控著不知情的人類們自相殘殺。玩累了,就睡,管它外頭變得怎麼樣。

殘忍?不,這不過是人一直否認存在的黑暗面罷了。



劇情看似磅礡,卻因動作元素較多且故事進展迅速而沒在關鍵點帶來震撼,觀眾走出戲院多半會認為自己是看了部科幻動作片,心理懸疑部分的存在感趨向薄弱。也由於這樣高速的剪接,片尾大揭密時幾乎沒有帶來任何反差。我沒有預料到謎底,但看到時也不覺得有什麼驚人之處,彷彿只是個不怎麼重要的點。而在動作處理上"顫慄異次元"雖有一定功力,但說穿了也就普通水準,刺激感對我跟魔法師來說幾乎是接近零,大概是剛好在不讓觀眾想睡覺的地步。話雖如此,結局我還挺愛的,男女主角明顯將成為人類的亞當夏娃之一,皆大歡喜。



步調緊湊,108分鐘(如果不把戲院剪掉的部份算在內的話)的電影壓縮了至少150分鐘的樂趣,從這角度來說花錢看這部電影相當值得。女主角Antje Traue長相優身材佳,加分。國際武術大賽得獎超過二十座的Cung Le飾演的農民部員Manh身手犀利非凡,這也加分。至於年輕一輩怎麼看,我只能告訴你一個例子,這是我在看完電影上廁所時聽到的。

"你不覺得最後那個魔王太弱了嗎?出來沒幾下就死掉了"

此話題持續了約五分鐘。

確實,看完後不知怎麼回事連我都懷念起RPG了,"顫慄異次元"的後座力果然驚人,但這是不是導演想引起的,那我就不知道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