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最佳男配角、切‧格拉瓦代言人Benicio Del Toro耶!奧斯卡最佳男主角、食人高智商醫生漢尼拔代言人Anthony Hopkins耶!密卡登(Megatron)、精靈族的首領Hugo Weaving耶!

史薇春節首選的大片之一!



「狼嚎再起」,很爛。

讓我們先來聽聽跟我同行的山姆怎麼說。

「還蠻刺激的,不過劇情太好猜了」

對他能感受到影像跟聲音帶來的刺激,我深感欣慰。上天,別讓我再摧毀朋友的夜晚了!

然而很不幸的,我毀了自己的夜晚。



一個男人的弟弟失蹤,哥哥受弟弟女友委託回故鄉尋弟,得到的卻是其弟被野獸襲擊,肉體撕裂而死的消息。深入調查期間,他跟居民口中一種只怕銀子彈的怪物交手而受重傷。大難未死,他卻發現....

真搞不懂我用「....」幹麻,大家都知道他會變狼人。對,就是這樣。



電影,是種集眾人之力的藝術,成品的好壞第一取決於導演,第二取決於編劇,第三取決於製作人(不過常有掛名之嫌,因此僅供參考)。然而正如前面所提的「眾人」兩字,諸如海報、音效、化妝、爆破、動畫等各人員,仍須各司其職,並在導演的指導下呈現出他最想要製造的效果。因此,如想預測電影好不好看,海報是一個蠻關鍵的點。海報爛,表示負責宣傳的小組跟他們的上司對圖像的表達能力有欠缺(大多美工人員比較像是聽命行事的一群)。

「狼嚎再起」的主要海報還蠻老套:中央是欲表現的主體「狼人」,破開的服裝象徵他體型的巨大化、毛茸茸的手臂及臉是回歸野性的必然、張口露出的巨齒及其間的黏稠液體告訴觀者他將傷害、破壞你的已知世界。左上角只看得見輪廓的樹及環繞它的霧告訴我們時間(夜)及氣氛(陰涼)。右上角的圓月射出驚人的光芒,照耀在狼人臉上,除了同樣顯示時間外也告訴我們它跟狼人的變異有直接關係。

除了透露部分劇情及角色設定外,海報還說,我是特效片、帶血、演員是誰不重要(沒有文字的情況下,光看海報絕對無法判斷誰演的)。

B級片常見的海報設計方式。

但畢竟有幾個我挺欣賞的演員,心中小期待是難免。



未料電影才剛開演,一聲十分熟悉的鳥叫從美麗華開得非常大聲的喇叭裡爆衝出來。雖然我記性不好,但如果某個聲音我聽過十次、二十次,無論是透過電影還是遊戲,我想不記住也很困難。因此我趕緊調整心裡的期望值,下降至少三十個百分點。能接受這種三流音效的導演,根本不尊重自己的作品。

接著的故事發展就像爆竹,劈哩啪啦劈哩啪啦碰碰碰,收工。

我很乖,到接近尾聲才罵一聲「幹」。



翻拍老電影通常不會有好下場。電影通常具有時空性,在某個時空下呈現某部電影才能得到相應的效果。隔十年、二十年,一批新的團隊在原有的地基上重新興建大樓,遭到觀眾跟評論家謾罵的機率非常高。不單因為經典形象過於強烈難以超越,更因為隨著時代變遷,觀眾已經不再是當年那些人,遑論時代早已歷經多次變革;而電影裡重要的梗肯定早已被普及化,也許肥皂劇或卡通都使用過。何苦找自己碴呢?

我沒看過1941年的版本,但2010年的版本是對現代觀眾的侮辱。



高速剪接及音效是「狼嚎再起」的賣點,進場的觀眾前十五分鐘就能感受到它的威力,山姆就曾多次中招,我左邊隔走道的兩對情侶除了聊天跟講手機外明顯也被嚇到數次而爆出笑聲,我後邊一桶爆米花吃整場電影的觀眾也在這些切來切去的畫面出現時停止手伸入紙盒裡的摩擦、攪拌聲,認真的等著迎接即將的挑戰。

十分不幸的是,這些嚇點被呈現得非常明顯而容易預料,剪接手法跟呈現出的感覺不過爾爾。任何一部高速剪接電影都能看到的東西,我為什麼要看你這部「狼嚎再起」?

順帶一提,我從頭到尾就像實驗室裡的骷髏一樣冷靜。



再來我們來講動畫跟特殊化妝。

動畫熊跟鹿表情、動作均不自然,隨時提醒觀眾「我是假的」。接近尾端的一幕變身戲也用了動畫,效果一樣虛偽無力。

男主角傷癒後醒來,在滿月的驅使下手、腳開始長獸毛,理性逐漸崩壞。特寫、特寫、特寫,最後變成了


我小時候有一隻

什麼鬼啊!



接著是好猜到嚇死人的劇情,對,會有雷,不過我相信多數觀眾應該都很早就能猜到。

簡單、膚淺、老套(當年也許算新穎)。男主角爸爸是狼人,逃出精神病院後男主角跑去找弟弟的女友,兩人非常B級電影的接吻。父子相殘,主角獲勝。狼人詛咒沒有解藥,所以女主角必須做出選擇。

若從精神醫學方面來探討,男主角痛恨父親其實是出於自身對母親的欲望無法被完遂。父親是兒子心中的一堵牆,必須要超越他,才能得到母親,現實意義來說則是成為男人的必經之路。父親在象徵或實際的死亡之後,兒子終於能建立起自己的家庭,並重複此一流程,永世不變。

另方面,結尾的死亡卻是倫理的束縛。主角愛上弟弟的女友,他變成狼後仍能清楚辨認對方的身分證明了他強烈的愛已經跨越非理性面。或者也可以說,他對性的渴求遠大於對暴力的渴求。雖成功弒父證明自己已經成長,但他想組家庭的對象卻無法獲大眾認可。所以,女方的愛必須是捨。唯有痛下殺手,才能結束這場不倫。

別被我騙了,分析跟電影好看與否一‧點‧關‧係‧也‧沒‧有。

對了,我的髒話就是在男主角幹掉老爸的時候罵的,又快又無力,啐!



出場時,一名帶著微笑的女性工作人員站在保全人員旁(負責檢查電子儀器的)送觀眾出門。我經過時,她忽然問我一句話

「電影好看嗎?」

我沉痛的搖搖頭。

小姐愣掉,十秒鐘後痊癒,微笑對著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問

「電影好看嗎?」

他瞇著眼(也可能閉著)、閉著嘴,緩慢、輕微的點頭,幅度大約是二到四公分。沒有說話。



看完電影,我從天母新光三越散步回石牌坐捷運。手機有一通未接來電,是史薇。我回電,告訴她看了「狼嚎再起」。她很興奮,說她很想看,我這麼回答她。

「別去看。很老套,很難看,我打擊很大。不要資助電影公司,用行動告訴它們,這是一個錯」

史薇說

「我感受到你的憤怒」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