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一開始,男主角Tom的孩子Jake邊洗澡,邊對著鏡頭,也就是觀眾說話。

當老爸離開此幕時,鏡頭轉到了孩子的背後,我們注意到孩子,其實是在跟空氣說話。

開演。



「靈異駭客」是導演David Koepp的第二部電影,他最新的作品為評價頗高的「超感應妙醫」(Ghost Town),一樣走靈異題材;劇本改編自劇作、小說家Richard Matheson的作品,「我是傳奇」、「百萬殺人實驗」、「美夢成真」、及我個人非常喜歡的「似曾相識」也都出自他手下,多產而偏幻想類型的作家。



故事看似簡單,一個老爸被催眠後開始見鬼,有天賦異稟的兒子則擔任關鍵角色,協助、拯救老爸。背景在一個和平、具水準的社區,眼尖或常看推理小說的觀眾應該很快就能感覺到一種「兇手,就在我們之中」「!」的氣氛。最後鬼魂女孩的靈魂終於獲得解脫,壞蛋也都得到了懲戒。聽起來似乎頗稀鬆平常,但部分觀眾也許跟我一樣注意到某個梗閃了一下就不見了,好像從來沒出現過一般。其實,那個梗才是全片的核心。



前頭提及的洗澡一幕過後,我們被帶到廚房,被帶到主角的太太Maggie及她的好友Lisa面前,如罪人走進法庭。隨即判決下來,Tom將有第二個孩子。為什麼我不是第一個知道的,Tom如此埋怨。因為,我不確定你能扛起這個擔子,Maggie用行動表達。

缺乏自信及不安,才是Tom能聽到鬼語的主因;催眠,不過是一帖催化劑。



為了挖出藏在屋中的屍體,Tom跟Maggie起了爭執。「我這輩子第一次覺得自己有用!」,Tom大吼。「我不認為我倆的人生這麼不屑一提」,Maggie回他。撇開鬼魂的事不談,這段對話的本質充斥男人對夢想的憧憬及對穩定家庭生活的不安。「男人都是這樣,消失個幾天就會回來」,在電影「余命:為愛而生」裡頭,女主角滴當餐廳老闆娘的朋友這麼對她說。相較女性於懷孕期的行動不便及產子後將負起的重擔,無論負責與否,男性其實都具有逃脫的能力。「我還要出海冒險,我還要讓更多女性懷我的孩子」,男人體內的青少年在五臟六腑裡大叫。好男人選擇留下,但卻從夢境裡一而再、再而三的驚醒,一身冷汗。



夢想與現實的衝突如板塊間的推擠,逐漸在過程中形成一座火山。流滿原野的岩漿具有毀滅的力量,甚至可能帶來男人的死亡,這也是Tom即將面對的。但在克服心中的恐懼後,男人才能擁有父親的自覺,才願意為家庭犧牲奉獻。當然,因為男人太脆弱,所以也常需要女性的協助。電影最後,如果不是Maggie帶著那把刀(雖然是Jake提醒的,但最早是Maggie自發性放入包包的)回家,別說是維持男人的冒險家身分,Tom連命都要賠上。



每一個人的一生都充滿選擇及角色扮演。在人生的咖啡館裡,無論是貧富貴賤,你都只能在拿破崙千層派、當季草莓蛋糕、巧克力蒙布朗、焦糖布丁、閃電泡芙、抹茶大福...等甜品中擇一,在櫃台處領取飲料後一併拿到座位上吃。甜點的口味不一定等同於它美味的外貌,也許比較近似於哈利波特裡的柏蒂豆(Bertie Bott's Every-Flavour Beans):每一口都是驚奇。苦過了可能有酸有甜,甜過了後也許辣舌,煙薰之後猶如針刺。但嘿!這是你的選擇,要怨誰呢?幸運的,人是群居的動物,多數的我們都有朋友,甚至有伴侶、家人。無論是大手拉小手或小手拉大手,拉著手哼著歌,勇敢朝下一個轉角走去吧!

「霹靂星球爆炸了....」

我不要這首。



雜談:

其實電影裡也探討了兒子的能力來自父輩的傳承及無形或有形教誨,不過因為上頭的主題比較明確所以此點就不另外談。電影沒有我想像的恐怖,女鬼出現時採用了高速播放(有點像比較慢的快轉,會跟原本的影片速度產生落差,使用在嚇人的畫面時還不錯),對比之下應該帶來恐懼,可惜因鏡頭跟著高速移位而威力盡失。如果是定住的鏡頭搭配快轉的動作呈現(咒怨有用),我應該會把這部歸類為香香不敢看的電影。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