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過冰冷的宇宙,無數的半透明管狀生物降臨地球,寄生於植物上,快速演化、開花。

Elizabeth Driscoll摘了一朵花回家放在玻璃罐中,任職於衛生局的她知道那是新物種,將它放在床頭櫃上,她跟男友Geoffrey一同入眠。隔天一早醒來,Geoffrey的態度忽然有了距離。雖然有疑慮,她仍應主管Matthew之請求提早上班。晚上去Matthew家吃飯時,她跟他說Geoffrey不再是Geoffrey了。Matthew沒說什麼。隔天在一家中國人開的洗衣店,店長悄悄把Matthew叫去,告訴他他的太太不是他的太太,那不是她。



在車上,Elizabeth跟Matthew說她看見Geoffrey把一個包裹交給下一個人,下一個人再繼續傳下去,那都是些她不認識的人。走在街上,她知道人們跟以前不同了,他們的眼神、動作都不同了。車經一個十字路口,一群人追著一個人,緊急剎車聲在不遠處響起,被追者睜著眼,俯臥死去。

兩人出席一個宴會,Matthew的作家朋友Jack拿著一本書,不停地攻訐作者的論點。Matthew打電話給警方回報方才的事故,電話那頭卻說該地點並無任何異狀。一個女人Katherine正在跟心理醫生David說她老公不再是她老公,David則要兩人牽著手回家,明天他會幫她看診。出了門,David說這禮拜他已經聽到六次一樣的故事,他認為那是因為這些患者想逃避感情的責任,也許甚至想結束現在的關係。Elizabeth看了Matthew一眼,她開始不確定自己的想法到底正不正確。David要Matthew把她載回家,好好睡上一覺,隔天再把她帶到他的診所。



Jack回到他跟女友Nancy共同經營的泥巴浴澡堂,他們在店裡放著一株客人送的花朵。澡堂休息後,Nancy在一張床上發現一具外頭纏滿絲的人體,流著鼻血的Jack請Matthew來協助調查,Matthew發現那具人體跟Jack非常相似。Matthew打了Elizabeth家的電話,她接起卻無力回應,Geoffrey則幫她掛斷電話。Matthew趕往Elizabeth家時,Nancy發現Jack陷入昏迷,人體則睜開眼睛。搖醒他,Jack往人體靠近,一條絲纏上他的手腕。兩人大叫往門口旁,David就在那。

打破玻璃,Matthew從後門闖入Elizabeth家,並發現一具酷似她,全身纏滿絲線的人體。抱起昏迷的Elizabeth躲過Geoffrey,Matthew回到澡堂,David說他進去時沒看到任何人體。眾人跟著警方趕往Elizabeth家,什麼人體都沒有。他們一起去了Matthew家,David表示他認識Matthew這麼久,他相信他,要他有任何決定就打給他。走下階梯,David坐進車裡,副駕駛座是Geoffrey。



Elizabeth注意到問題來自怪花,它們不存在任何圖鑑上。Elizabeth把花朵送往實驗室做檢驗,Matthew打了許多通電話給政府人員,沒人相信他;而無論是洗衣店的老闆還是之前認為老公不是老公的婦人都已經被花朵同化。Jack在庭院睡著,一朵大花伸出它的絲狀根往他纏去,多具複製人從花中生了出來,並逐漸具備五官。Matthew被Nancy喚醒,他往樓上逃,本想打電話報警,卻發現對方知道他的名字。掛斷電話,他們從後門逃走,屋前已被警方及大量民眾包圍。殺死複製的自己,Matthew跟同伴們逃到碼頭,一路上看見他們的複製人都發出尖銳的叫聲。見無路可退,Jack自告奮勇引開複製人注意,Nancy也追了上去。留下的Matthew及Elizabeth佯裝成複製人混入人群,搭上一輛計程車想去機場,發現司機也是複製人後兩人開門逃走。



躲在實驗室,兩人對望,接吻後睡去。複製人大舉入侵,兩人都被打了促進睡眠的針,一小時後將發作。他們順利逃脫並跟Nancy會合,她教兩人藏起情緒就能混入複製人中。三人一起加入領花朵的大眾,一隻人面犬發現他們,Matthew帶著Elizabeth逃進一輛駛往花朵工廠的卡車。下了一座鐵梯,Elizabeth扭了腳,Matthew跟她相擁後來到碼頭,看見一堆巨型花朵被送上一艘貨輪。回去時,Elizabeth已經全身纏滿絲線虛脫而死,複製Elizabeth誕生。爬上工廠頂端,Matthew製造混亂毀掉了多數花朵後躲進地下。腳步聲忽近忽遠,一個人停下,用手電筒往裡頭照。

無表情的觀察了小孩、成人、Elizabeth及同事的動作後,Matthew獨自來到一個只有枯樹的公園。Nancy出現,帶著微笑叫他並朝他走去。張大嘴,Matthew發出非人類的尖銳叫聲....

==========================



在《狼嚎再起》一文中,我提到重拍為觀眾帶來的困擾,不過在電影歷史上仍偶有佳作,這次要談的「變體人」就是一個不錯的案例。



改編自科幻及驚悚小說家Jack Finney,後來成為《太空先鋒》、《布拉格的春天》及《鵝毛筆》等片導演的Philip Kaufman既1956年Don Siegel的版本後,於1978年推出了他的「變體人」。



不同於一般動物型的外星人,這個故事使用一種能跟植物融合的外星生物。當人類進入夢鄉,此種植物就會入侵人體,吸取被害者的養分,重新塑造一個新的人類。看起來跟原本的一樣,只是更加和平,更加有群體感,更加植物。



在小說或電影界裡,常出現一種「邪惡分身」的說法。不管它象徵的到底是你的家人或是生命中的某個障礙的擬人化,唯有擊敗它,我們才能成長。然而,這種植物型的外星人讓我們驚懼的是,它,似乎比我們更和平,更好。



擊敗邪惡分身讓人成長,那麼,如果我們才是那個邪惡分身呢?

幸好,人類的存活意志超越道德,因此當Matthew拿起鏟子砸爛植物自己的頭時,雖害怕,我們仍覺得那是正義。如果殺害才能讓自身存活,那就別留情面,享受殺戮的快慰吧!



即使經過了五十年,《變體人》的劇情仍讓人感到恐懼不安。不只是敵我無法分辨,那種植物人發出的淒厲叫聲(Donald Sutherland的表情也非常駭人)及那隻人面犬,都深深的敲入恐懼核心,讓我覺得一股寒意穿梭在周遭的空氣中,久久不散。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