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婆啊,"祖母說,"平常過著一般人的生活,看起來和藹可親的,但透過她眼睛中的紫光最容易判別;其次,巫婆都是禿子,她們戴著的假髮底下充滿膿包;然後,因為沒有腳指頭的關係,她們一定穿著平頭鞋;另外,小孩的味道對她們來說像新鮮的狗便便,因此那些經過小孩時會捏起鼻子的也是巫婆。我小時候有個朋友被巫婆抓走,警察怎麼也找不到。後來,她的爸爸在他的畫裡發現她朝窗口往外望,神情非常孤單。每一天她都會在不同的地方,也許餵鴨,也許在林子裡,但沒人看到她怎麼變到其他位置的。對我們來說,她永遠都是靜止的。她越來越大,越來越老,然後有一天她就消失了。"

"死了嗎?"孫子Luke問。

"我不知道,沒有人知道"祖母回答。

Luke滿足的睡去,對即將到來的變化一無所知。



父母車禍雙亡後,Luke跟著祖母從挪威搬到了英格蘭,就讀父母事故前就幫他選定的小學。某天當他在樹屋上玩時,一個眼泛紫光的女人拿出巧克力跟蛇想騙他下來,Luke大叫祖母,女巫留下蛇後逃走,祖母來時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生日,祖母買了兩隻小白鼠送給Luke,隨即昏倒。醫師診斷為輕微糖尿病,要祖母注意糖分攝取,對健康應無大礙。

祖孫倆到海灘旅行,下榻的旅館同時有一群"孩童保護協會"的女性成員們在那舉辦年度會議。Luke的小白鼠被來整理床鋪的女清潔員看見,經理Stringer出面企圖逼走小鼠,祖母威脅若如此她就告發飯店廚房有老鼠,神經兮兮的經理這才願意罷休,並在旅館角落設置多組捕鼠器。

Luke帶著小白鼠跑進空曠的會議室訓練牠們爬繩索,玩到一半協會的成員全擠進來,Luke躲在屏風後面。門鎖上,所有的女人都在元老Ernst一聲令下褪去自己的偽裝:滿屋子女巫。Ernst對眾女巫消滅孩子的進度非常不滿,要求一舉殲滅全英國的孩子。一個女巫認為不可能,馬上被燒為灰燼。確認眾人沒其他異議,Ernst先命令大家辭掉現在的工作,她將給所有女巫一大筆錢讓她們開糕餅屋並舉辦免費試吃會。然後,重點來了,裡頭要加上她的魔法藥水,孩子吃下去後一段時間就會化為人人喊打的老鼠。第一次的表演秀,即將開始。



不久後會議室的門傳來敲擊聲,女巫們戴回假髮,Luke見過一面的貪吃小孩Bruno走了進來。稍早前Ernst給了他一塊摻有藥水的巧克力,並答應在效力即將發作的時間給他更多的巧克力。站上台,Bruno覺得自己似乎被騙了,為時已晚,他在眾目睽睽下縮小,綠煙散去,他成了老鼠,並馬上躲了起來。

欣喜若狂,女巫們準備去實行長老所說的計畫,此時一名女巫聞到了Luke的味道。推倒屏風後Luke四處穿梭,逃出了會議室並跑到海邊。Ernst把一台嬰兒車推往懸崖邊引Luke出來,他救了孩子後仍順利逃脫。回到祖母的房間,Luke怎麼也喚不醒她。Ernst出現,抓走了Luke,將他帶往會議室變成老鼠。逃過眾女巫腳的踩踏,發現自己會說話的Luke找到正在吃東西的Bruno。兩人躲在紙袋下搭電梯來到祖母門外,並趁著清潔人員看見他們而大叫的時候跑進了祖母的房間。

Luke自告奮勇利用襪子(他們的房間在Ernst房間的正上方)潛入元老的房間偷藥水,祖母雖擔心卻阻止不了孫子的堅持。順利抵達樓下陽台,Ernst的貓襲擊了Luke,祖母用襪子引開貓,Luke成功在一本書的夾層找到藥水並帶了一瓶逃走。

祖母將Bruno帶到他的父母面前,他們只當她是瘋子。經理的女友在打掃Ernst房間時發現藥水,抹了些在耳後卻發現長出鼠毛。

Luke在祖母的幫助下溜進了廚房,也順利在女巫們將要喝的湯中加進變鼠藥水。一名女巫試喝後發現有異狀,本想警告Ernst卻被她踩的稀爛。將秘書差回房間後,Ernst跟眾女巫們開懷的喝著水芹濃湯,發現中計時已一一化為老鼠。阻止了Bruno的父親喝下湯,祖母再次將Bruno放在他的父母眼前,他的聲音終於讓他們相信自己的兒子變成了老鼠。將變成老鼠的Ernst關在玻璃罐中,祖母喚來正在跟員工一同對付鼠患的經理。拿開玻璃罐,他一刀劈死了Ernst。

回到家後不久,祖母收到Luke在旅館時別上寫著自家住址的行李條而寄來的Ernst的皮箱,裡頭有滿滿的錢跟世界女巫名冊。

"老鼠不知道有多久的壽命?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環遊世界消滅女巫。"Luke下了決心。

祖孫倆在睡覺,一直以來討厭Ernst的秘書女巫來到他們的房子外,使用魔法將Luke變回人形,兩隻小白鼠也回到了籠子中。打開窗戶,Luke大叫。

"別忘了Bruno!"

女巫帶著微笑駕車離去。

====================================



約莫兩個月前,shuyanhan在msn上問我有沒有看過Roald Dahl的童書,多本都有改編成電影。

沒有,我回答。

「有一部Anjelica Huston演巫婆,把小孩子變成老鼠的....」

這名字好熟。

阿達媽!



雖然對她很不好意思,但Anjelica在「阿達一族」裡的表現實在太搶眼,是我心目中永遠的阿達媽。

為了表示對她崇高的敬意,我找到了這部「巫婆」,一鼓作氣的順手就把它看完。

原來,我看過這電影。



劇情描述一個小男孩誤闖入巫婆大會而被變成了老鼠。為了要讓世界上其他的孩子免於同樣的苦難,小男孩在祖母的幫助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成功殲滅巫婆,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不難看,故事頗有創意,特殊化妝還行。但,就是這樣。

上網查,發現導演是「威尼斯癡魂」的Nicolas Roeg。果然,每個導演還是有自己擅常跟不擅長的題材。



除了詳實描述出作者心目中的巫婆外(禿頭、覺得孩子散發出惡臭、愚蠢、邪惡),「巫婆」這部電影真的沒甚麼好談的,但有一點我不滿意。

故事最後,元老巫婆的秘書把Luke變回人型,讓他跟祖母團員。雖說前頭略有暗示,但銜接上有其相當的瑕疵。找出原著對照後,果然是電影為了使之「符合人類的預期」而竄改故事結局,書本的結局是Luke以老鼠之身跟祖母雲遊各國消滅女巫。此種不習慣非人結局的電影界陋俗現在仍偶見,而且多半都改差了。Roald Dahl本人對此結局也非常不滿,據說電影上映時還拿著大聲公去戲院前面喊話,要觀眾別看這部電影。這麼帶種的小說家,我一定要好好跟他致敬一番。


敬禮!

「羊男的迷宮」的導演Guillermo del Toro正在洽談把此書再次搬上螢幕。他強調他將忠於原著,以黏土動畫的方式呈現這本有別於一般童書的童書。

我期待。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