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一次看《挪威的森林》至今少說也有十年光景,印象中不是我多喜歡的小說,只是剛好在圖書館看到就想「重看一次也不壞」就借回來,並在看完至少三十本以上的書以後才決定翻開,然後花了兩天的時間睡睡醒醒的看完。

十年前的我,在幹什麼呢?

坐在第三排左右的位置聽老師講課、對同學用作弊的方式得到第一名而生氣、準備話劇公演的劇本跟排練、吃著經常會讓人拉肚子的蛋餅、幻想女孩子的柔軟肉體是怎麼一回事吧!那時候的我不打手槍、不看A片,倒是意外認識一群對色情遊戲圖片有異常偏執的網路朋友,也曾經跟他們一起去世貿中心附近舉辦的同人展會場,其中一個很高的男生居然還是跆拳道還是空手道高手。說獨特的人生也確實有那麼點精彩,但要說無趣也是非常的無趣,畢竟不是什麼正常人,腦子裡常常亂糟糟的不知道想些什麼,能活到現在我已經很感恩了。

交了女友、學會打手槍、分手,好像幻燈片簡介一樣的簡潔快速,不知不覺間就從那頭被丟到了這頭,縱使想抱怨也沒有人會理你。在我的慫恿下,前女友曾看了一些村上春樹的小說,並說「你寫的東西跟他很像」,我說「也沒辦法,他是我偶像」,但那到底是怎麼樣的文章,我已經沒有印象。現在還像嗎?也許吧!我也不是那麼清楚。

看完《挪威的森林》,我必須承認,村上這傢伙真是把我害慘了,我怎麼會去崇拜這麼怪異又偏執的作家,不知不覺被拉進他的世界而給我自己帶來極大的困擾呢?如果有人用村上式的方法跟我說話,男生也好女生也好,我應該會認為對方是瘋子吧!過去這十年來,我到底用這種瘋子哲學家的方式跟多少人對話過而害慘了多少人呢?

當然,另一個可能性是我本來就是瘋子,只是試圖想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罷了。嗯,就是這樣子。

「就像春天的熊一樣可愛」,要命,《挪威的森林》給我最強的印象的居然是這句子,而我居然也把這句子在某天跟某個女孩說過了,誰呢?我也不知道,也許只是夢也說不定。

《挪威的森林》,就是有這樣迷眩的魅力。也可以說,這就是村上流的獨特魅力。

根據後記,村上說他本來想寫本「輕鬆的愛情小說」,結果卻搞出了一本以死亡為基本色調的崩塌式戀愛小說,同性戀跟戀母情結也大方登場亮相。曾有一名德國資深評論家批評村上的東西「不過是文學的速食」,而村上本人也覺得「畢竟自己不正常,寫出不正常的東西也很合理」,但我認為,這就是村上文字的魅力所在。強烈的時代及空間感,人物們好像冷淡的生活其中,但某種強烈如隕石般的東西卻會碰碰碰的撞擊讀者,最後不管是搞笑也好黑暗也好迷惘也好,都一點一滴的滲透到心裡。我曾跟前女友說「看完他的東西,我會覺得被一種淡淡的、無以名狀的東西包圍起來」。我現在有更確切的表達方式。

我身在一個充氣式無菌室裡,裡頭卻充滿了村上病菌,穿過我的口罩跟病人切開的胸口,入侵,入侵。

好像目前為止什麼都沒有說的樣子。囈語。

沒談過感情的人,我想《挪威的森林》不太適合你,村上還有很多亂七八糟的小說,其實都還蠻搞笑的,可以去誠品書店什麼的翻一翻後決定要不要買回家或去圖書館借或選擇唾棄他。如果有失去過,有戀愛過,有被濃濃的黑暗壟罩過,那麼就看看《挪威的森林》吧!雖然看完後也許會自殺也說不定,但如果活了下來,我相信你應該對兩句話會有很深的體悟。

「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潛存在我們的生之中。」

「我們正常的一點哪,」玲子姐說。「在於知道自己是不正常的。」

以下附上“Norwegian Wood”及"Scarborough Fair",希望有人會喜歡。我們都需要威士忌,正如同我們都需要悲傷及死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