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靈媒、是維納斯,妳卻淚拒答究竟是我白天的男性友人,還是黑夜的性感過客;我再問,妳只是掀起衣襬,解開扣子,要我進入。

及胸綠色的河水穩定而奔騰的流動,水裡無大綠蟒蛇。兩旁長草牆,牆上長樹林。右側每個凹入處都有個顧船的老頭兒等著渡客,每艘船旁側都有木板延伸的出水口。木質毛蟲後頭,是陽光照不到的綠牆;左側底部,有個長方形沙質上岸處。

顏色鮮艷、外型真實卻固定無生命,二流的魔幻世界。

時間之神藍色華麗歌仔戲武將帽罩在無臉石模型人像飄在空中,兩個耳朵都有條向外延伸的白色絲線綁著讓帽不往上或往下或往任何方向飛。我企圖拿,地面開始下陷,一端的繩緩緩開解。有人伸手要抓,我囑他下頭是時間之外,摔下將不復存。

終於我摸到那帽,驚詫地醒來。

===============

艷陽,我穿著米色長褲在有藍綠色遮棚的巨型長廊裡的一家托兒所外的大遮陽傘座旁的椅區對小眾說話。肛門處有觸覺,我回頭,有個年輕男人坐著對我笑。我繼續講,觸覺又來,我回頭,同個男人。我把他的頭猛力往他坐著的七色沙灘椅彩色靠背上撞,五下有吧,男人暈過去。我操台語對小眾說「這個人是歹人。雖然我認識的人有限,但這個人是歹人」。穿黑色襯衫,頭髮長度留不到一公分,身上還圍著圍裙的店長微笑著慢慢陪我走出長廊,邊跟我說我剛扁的那人的母親是大股東,出了很多錢。

我抬頭,左上方有個高台上的小水池,噴水池旁有一個灌木叢,陽光從葉隙碎過小噴泉,碎到我臉上,耀眼;水池旁,平地處,一個女人在白色大遮陽傘下坐著喝咖啡。

後來,我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