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友離開的男人跟他的外甥、一個冠妻性卻無法原諒太太曾偷情的男人跟一個企圖自殺的男人,三大一小來到偏遠的雪山小鎮尋找昔日回憶,卻只看到一鎮殘破。住宿當晚,露天澡盆發出亮光,四人在盆中飲酒作樂,各種奇異的景像從他們眼中腦中流過。醒來時,他們已經回到了1986年......



時空公路成長系電影,類似的故事操作方法讓我想到尼可拉斯‧凱吉的〈扭轉奇蹟〉(連中文片名的頭兩字都一樣):不快樂的人回到人生中的某個時點,並嘗試做出不同的選擇,回到原初的世界時便改變了現在。但兩片極端不同的是〈扭轉奇蹟〉給了男主角一個「藉由認清人生曾有的可能性」後讓他回到原有時空去改變現在(狄更斯的〈小氣財神〉亦類似);〈扭轉時光機〉卻如〈蝴蝶效應〉(片中也有提及這部電影)般直接讓他們改變真實世界的結構。



根據物理學裡的多重宇宙論,時空隨時都在進行分裂,我們每一刻的決定都會產生另一個有些微不同的世界。例如我若前幾天在捷運上差點睡著,但最後仍打起精神在西門站下車,順利到家;假設我當時睡過頭,一路坐到南勢角,也許會出站去認識一下那地方,也許幾個月後決定成為那裡的居民也說不定。但因為我當時醒著,所以我現在在「我不知道南勢角是個什麼地方」的世界而非「南勢角好漂亮啊~我要去住那裡」的世界。

為什麼會講到這麼奇怪的東西呢?因為〈扭轉時光機〉裡既使用了「時間是一條線」的構想又使用了「多重宇宙」的構想,這兩種想法其實應該是相牴觸的。



約翰‧庫薩克所飾演的Adam帶著超宅外甥Jacob回到過去。由於曾寫過科幻小說,Jacob要三個成年人別更動過去,否則他可能將不復存在。這個梗在近尾聲時爆發,導致Jacob消失了一下子,但眾人認清情況後又趕緊做了該做的事把他變回來。然而這樣的情形卻產生了一個弔詭:如果他不存在了,他們怎麼會有對他的記憶?為使此種說法成真,勢必需使用多重宇宙論,亦即他們進入了另一個宇宙,因此無論這個宇宙發生了什麼,原先的Jacob因為來自不同的未來宇宙因此不會被影響;可若如此,Jacob就不應該會消失,會消失就表示動用了因果論,而Jacob不存在,眾人對他的回憶這個果自然也不會存在。這是一個邏輯上的謬誤。



回到電影。〈扭轉時光機〉套用了許多元素(音樂、球賽、麥可‧傑克森的膚色等)讓稍有年紀的觀眾能回味過往時光,同時也藉由提及未來科技(Google啦、email啦)及未來的年輕男明星(Zac Efron跟Shia LaBeouf的名字都登場了)讓過去跟現在產生激盪。可惜它的屎尿、嘔吐、吹蕭、斷肢甚至打架的笑點都過於廉價而無趣,Jacob的存在感非常薄弱,時光澡盆跟澡盆修理員也沒多討喜,最後的happy ending也是爾爾。雖說〈扭轉時光機〉在爛番茄的影評評價還不賴,但我個人不推薦這部電影。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