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地獄,但丁寫了本〈神曲〉仔細描繪它裡頭的痛苦刑罰;然而,文人終究是文人不是昆汀‧塔倫提諾或勞倫斯‧布洛克,內裡的描述太「有教養」,難以讓人心生敬畏。說起咱華人可就不同,地獄的概念從婆羅門教傳到佛教最後進入中國後與道教融合,地獄遂成了「全民共有創作」,其內容之豐富、熱鬧(十殿閻羅、十八層地獄、牛頭馬面....甚至還具貨幣概念,相較下贖罪券太遜了),豈是老外能望其項背?

但說起病態殘虐這回事,我個人則心屬日本及德國。此兩國家人民正直而認真,行事要求完美,一板一眼,群體性強,個人的情緒多少受到了壓抑。一旦爆發開來,世界大戰、集中營、人體實驗、江戶川亂步的獵奇系列、沼正三的〈家畜人鴉俘〉等便傾巢而出。這次要聊的〈人形蜈蚣〉也是這種怪怪的作品。



一個專長是連體嬰分割的退休外科醫師藉機在兩個因車子拋錨而上門求助的美國女人水裡下了藥。昏迷過去後醒來的女子們只見怪醫師咕嚕說了句「..不合適」的話,便用藥物殺死了第三張病床上的男人。不久後,醫師弄來了個體型跟她們差不多的日本男,就開始解說他的驚世手術──人體蜈蚣──將如何進行。

企圖逃走的女B被抓回後嘴跟肛門都動了手術,成為蜈蚣的第二節,領頭的是熱血激動日男,女A成為了第三節。訓練後是餵食,只有日男有得吃,他的排泄物依序進入兩女的體內。

警察因鄰居反應聽到醫師宅傳出美國女性的尖叫而上門查緝,醫師表明除非對方有搜索令否則進一步的調查免談。警察離去後醫師在囚禁大夥的地下室被蜈蚣襲擊而傷了腿,爬啊爬啊追上蜈蚣後只見原先欲反抗的日男開始道出自己的不孝,說完博士是來懲罰他的「神」後便自刎而死。

按完電鈴的警察見沒人回應便破門而入,醫師在泳池邊守株待兔。警察B因為上次來訪時喝了被下藥的水所以開始嘔吐、暈眩,最後被醫師幹掉搶走了槍。警察A聞槍聲後趕到池畔一樣被醫師射死,但臨死前也爆了醫師的頭。

領頭自刎、好友營養不足亡故,中段的女B只能期待老天灑下一點運氣來祝她脫困.......



根據雜誌及網站的訪談,荷蘭導演Tom Six指出人體蜈蚣的主意來自他常跟朋友說起的笑話「應該把那些性侵孩童的罪犯嘴巴連著肛門縫起來」,而德、日、美籍的角色分配則是來自他對二戰參戰國的聯想的延伸。選擇日本人當頭是為了建立起語言及文化藩籬。

導演的想法如上,我們來看看導演的技術如何。



〈人形蜈蚣〉一片在痛覺傳達及力道表現上不甚足夠(剪接技術有待加強)、特殊化妝及維護也有點問題(嘴巴既然被縫起來了,就不應該離前面的屁股太遠,但影片中多次呈略分離狀)、幾個演員的演技有待商榷(醫師長相OK,但表情還好;日男一整個大和魂還蠻好笑)更有如下的邏輯問題:

一、舉世聞名的醫生居然只想到連結人體而沒想到養分攝取的問題,導致第二、三節的死亡隨時可能發生,因此會將「創造怪物」帶到「虐待人類」的絕對領域去,這就違反了醫師的原初創造夢想。比較好的方式是要另外施打營養針。

二、劇中後段有蜈蚣要上階梯時嘴、肛門跟膝蓋多數都流血的畫面。但我們看稍微前面點,蜈蚣是有進行過戶外訓練的,表示他們「曾經上下階梯」。既然如此,他們在看見階梯時應該有更好的掌握能力而不是「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三、女B跟日男都有機會殺死醫師,但他們遵循了「壞蛋主角不可死」的電影宇宙守則所以不為,減低了電影的真實性。

四、最後的警察被下藥後(雖然量偏少)也隔太久才發作了吧!



雖然有這麼些問題,但劇情明明就超拖戲的〈人形蜈蚣〉確實也有種病態、變態、噁心但又混點胡鬧的趣味在,不致讓觀眾覺得全然沉悶;女B的身材也有點看頭。最近天氣熱成這樣,配罐涼透啤酒邊看邊笑罵「靠夭咧」倒是個OK的選擇。



延伸資料:

飾演日男的日本導演北村昭博的部落格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