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近一個月前,偶然在FB上看到有粉絲同樂會的活動。也好,去聽聽歌順便帶好友宅男魔法師見見市面,老窩在家裡算塔羅會生病的。

魔法師欣然同意。地點跟之前一樣,滴咖啡。

跟早已在附近流連的職業樂團小贊助魔法師門口相見歡後入門,本日喝橘子工坊而非咖啡暢飲(老闆應該對我印象深刻吧)。

點點出現,笑著跟我說『好久不見』,我也微笑回應。

準備就緒,點點發下一小盒,希望大家把想說的話寫在小紙上丟進盒裡,她可以代為宣達,比如幫慶生什麼的。今天的點點一樣服務滿分。

開唱。





中場,點點慣例跟聽眾說說話。



我偷看魔法師,他神情醉倒般的在聽。


由於本人堅持不露面,只好以他的畫作代替





聽〈目光〉時有點感動。點點這首歌是寫給帶她長大、已經去世的爺爺。同樣的場所,兩個月前點點泛著淚唱,現在已經能出錯談笑。時間,總是不知不覺間溫柔治癒著我們,音樂亦然。點點,前進了。





回收紙條小盒,


LV

三人幫齊聚,熱鬧可期。







『有人想聽什麼歌嗎?』點點問。『咖啡香水』,我說。三人幫面面相覷,連明明就是作詞作曲人的日京江都一臉阿茲海默。點點誇讚我出了道難題。



應觀眾要求,點點獻唱『濫情』。







繼續惡搞。





就在這變態的「哈!哈!」兩聲中,快樂的粉絲會告一段落。合照?當然是不能免俗囉~











去門口跟Jerry打招呼順便討點紀念品,被歌聲打動的魔法師掏錢買了張專輯。



喝了拍了簽了,也該走了。點點,下次見~

跟三人幫、Jerry say good bye,我依魔法師的指示去搭據說很好等的公車,實際空等半小時後我把眼睛貼近玻璃窗,瞧見裡頭貼著的路線圖寫「假日:一小時」。至少還要二十分鐘才有車,我決定徒步前往捷運站。

下捷運口時背包自顧自的大開,捲起的海報在階梯上滾了六七階。一臉沒事的撿起(都市人的大絕招)後入地下道,在粉紅燈光走廊拍下了張照。



有法國紅燈區的錯覺。

搭車,回家。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