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次:庚寅,節氣:十二大暑,日沖:羊32歲,不宜:諸吉事。

看來,是個去家樂福的好日子。

以布拭淨摩托上連日遭修補看似沒問題也許底下有個無底大窟窿的馬路的挖土鑽地柏油車所掀起的滿天塵埃所覆上的一層黃沙,我騎著單邊牛角號(某次在新莊一家中醫旁跟完全沒在看車的阿桑擦撞後左剎車把從此有個美麗的弧度)來到家樂福。

剪了個「旁邊剪短,上面打薄」的清涼大眾頭,心裡湧起Louis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40多年過去,想著路易斯的招牌嘴型仍舊帶給我幸福感;當他臉糾成一團時則讓我想到〈流浪到淡水〉裡的李炳輝。

推著車,一個穿著家福背心的微笑大嬸邊對門口身上寫著「24H免費冷氣安裝」的男人型看板喊著『今天這裡是我的地盤,你要幫我看好』邊搭著手扶梯往三樓的方向離去。

把車停在空DVD區前,我探入耳機走道,企圖尋找塞入式耳機的芳蹤,怎麼也沒找著。
鐵鍋架前,一個「很高興為您服務」小姐正蹲在地上整理匙筷標價,我問了殺蟲劑的位置,『第九排』,她答。
在39元到89元中間猶疑約三十秒,我決定買雷達回家抗蟻。

出貨架,一個穿著橫橘紅及白條相間長袖綿上衣搭配貼身牛仔褲、左手肩上掛個綠色手提包、染淡黃金髮蓬鬆的素顏女孩提著紅色提籃從我眼前走過。心神迷失半晌,我跟著她走入文具區,買了一組.38藍色原子筆後回神,續往三樓前進。

在堆高機旁我拿了罐古道油切綠茶,油切烏龍比較貴;拿了組心茶道青草茶,喝完就能權充我上課時的水壺,裝我的油切,切切。
走到角落找蘇打餅,中祥只有比較貴的漂亮包裝沒有平價包裝的品種。看了眼家樂福超值包,烘焙的色澤帶著沒精神的灰白,許多包上餅跟包裝袋摩擦處有餅粉的殘留,讓我想到密林裡葉上的蝸牛身後的乳白黏稠軌跡。
胃口大失。

眼睛掃進泡麵區,小天使跳上我右肩膀輕在我耳邊說『熱量』,我頭也不回轉進罐頭區。
買好水煮鮪魚、豆豉(ㄔˇ)鰻、比廣達香不油很多的味全珍味肉醬(辣味有送五木拉麵,DAMN!!),我看著大茂幼筍那充滿高熱量油的玻璃罐出了神。
因為地藏菩薩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所以我決定買一罐回家供奉自己。

過去一點是調理包區,配我的冬粉非常方便。買了熱量相較下非常低,近年來香菇越來越少的香菇肉羹、咖哩雞牛洋菇。
兩個員工在我旁邊玩貨品低拋高上架遊戲,我繃緊神經,砸到咱家的頭就能找立委哭訴『大企業欺負小老百姓』,用頭上一個OK繃大的傷口勒索個幾十萬之類的。
我毫髮無傷離開,經過飲料區時拿了豆漿跟LP33。

拿香蕉去找蔬果T結帳,她堅持要忽略我兩秒把一個標籤黏上綠花椰菜才要幫我秤蕉,職業、個性上的堅持讓人肅然起敬。我剛離開,一個男的便提了些馬鈴薯要給她秤,她二話不說抱起五六盒綠花椰走開,離開一臉無辜,只能望空櫃檯興嘆發呆的男人。
兄台,這就是人生啊!學著點。

經過生意很差的蜂蜜專櫃,我眼角似乎瞥見某種亮閃閃的東西。是數字,是品名,是疊疊綠。天!那不是傳說中的一把七元的空心跟青江菜嗎?
猶如芥川龍之介在短篇小說〈蔥〉裡所描述的膚淺漂亮女侍那般,我瞳孔亮起繁星點點,快活的買了共五把。蔬果T熟練的臭著臉幫我黏上標價。

結帳時,我意識到今天自己被住在紐約的購物狂Rebecca上身買了滿車,我孤伶伶的塑膠袋根本裝不下;只得幫它添個夥伴,但下電梯時的搖晃仍讓我擔心最上面的香蕉會因而滑落,香消玉殞。

在一樓買了鋅、葉黃素、深海魚油,我跟老藥師聊起落健。此時,在某個遙遠的不知名樹林,下起一場略顯哀傷的雨。
伯伯,Alain de Botton少年早禿都能活得這麼有信心還被譽為才子,我們這種輕微雄性禿一定能有更光輝、燦爛的人生!

腳踏墊上一箱水,水上一滿大袋,騎士座位上另一大袋。我坐在後座,如中古騎士屠龍般穩紮穩打贏得最後勝利,光榮返鄉。

整理完所有雜貨,我咕嘟了9盎司的山藥豆奶。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