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快一點才睡卻起了個大早,精神不佳但又沒昏到還能二度入眠。眼見優酪乳即將見底,整裝後朝家樂福二輪邁進。

快速停車推車,我眼睛對上警衛,他快速把頭別開,今天的警衛是不喜爭執、沒有攻擊性的警衛。

瀏覽二樓,無甚可買,轉戰三樓。

沿著第一排走道推車到一半,想起礦泉水靠近第二排後方,遂轉身回推,順利帶走一箱水。

買LP33後選購豆漿,黑芝麻對身體好,入車;低糖豆漿蛋白質含量最高,入車。

熱量雖高,泡麵在必要的時候還是很方便,買了一袋蔥燒排骨一袋紅燒牛肉,康師傅的吃得比較慣。

蔬果區下貨中道路壅塞,我橫切香腸區長驅直入,在一斤9元的香蕉前停了下來,雖不漂亮仍買了一串蕉。撕扯透明塑膠袋時一個阿桑殺氣十足跑到我後頭挑蕉,心裡不免憂慮自蕉會否成她蕉,幸好阿蕉乖乖在檯子上等我。
水果T休假或換了班別,今天是由脖子上貼膏藥的客氣先生幫我服務,秤重外還幫我溫柔而細心的調整了香蕉在塑膠袋底部的位置,讓它能橫躺著享受塑膠袋的柔軟又不傷脊椎。他跟我說聲謝謝,我也跟他說聲謝謝。
雖說水果T比較有花招,但膏藥先生讓我腦內的有益激素增加。

結帳台只開一排,其它排都在結昨日的帳,發票拉老長。
放好隔離棒,依序把飲料泡麵置上輸送帶,前頭的婦人對著年輕的結帳小姐叨絮她幾點起床昨天多忙,小姐邊眼看著收銀機輸入東西,邊斷續回些無意義的答案。待商品結完,小姐按照慣例問有沒有優惠券,婦人見機不可失,趕忙說
『我這裡有一張,應該有,六百元就能折價的。奇怪,去哪了?妳看這張是不是,能不能用?(過期)我還有一張,不知道塞哪裡去了,一定有,應該在包包裡面,只是不知道在哪』
婦人不停翻弄,小姐茫然等候,我老大不爽的想
『妳才買不到五百,就算有六百元券又怎麼樣?』

後頭一個面目和善的阿嬤問我這個櫃台能不能刷一般信用卡,可以,我回,邊把隔離棍移了移位置讓她的菜籃能順利上軌道。
終於輪到我結帳,婦人還在那跟上前查看是否有異常現象才卡結帳的警衛念著自己是麵包店老闆,早上要出多少貨等等。偶然想起昨天看了一篇上海女孩講起上海人錙銖必較的特性,『真不知道那裡的家樂福結帳區是不是永遠大排長龍,這裡那裡吆喝著爭辯著』,也許哪天有機會去的時候從外頭看看情況也不錯,但我絕對不要去裡面買東西。
買了一個大的塑膠袋(到家樂福才想起來忘記),麵包店老闆娘問說袋子是不是她的,小姐急忙回答不是。我瞥了眼老闆娘,非常好,徹頭徹尾不是我的type,娶這種女人的應該要是完全無自主能力的男人才行,會幸福吧,我想。
扶起我的礦泉水讓小姐刷條碼,阿嬤笑說我是家樂福大戶,我帶點小小害羞的說水才八十多塊,不貴啦!

經過一樓長廊時想起曾有的特價書櫃,漏買的幾本書應該躺在黑暗倉庫角落的一隅暗自拭淚,爸爸對不起你們。

回到家,吃早餐。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