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一位英明的國王跟他美麗的妻女幸福的住在王宮中。王宮的馬廄裡養著一匹匹的藍色駿馬,由藍色的僕人們細心照料著。在眾多馬匹中夾雜著一匹驢子,牠享受最高級的糧草跟最舒適的居住環境,更有專人隨時照看牠的一舉一動。原因無它,正因此驢進食後會排出金銀珠寶,這造就了王國取之不盡的財富。

一日皇后忽然得了不治之症,臨死前要國王答應他一定要再娶,但這新皇后一定要比她漂亮。國王忍痛答應後不久皇后即撒手人寰。充滿悲傷的守喪期過去了,眾臣們開始要求國王再次娶妻才能生下繼承人。看了臣子們四處蒐集來的公主貴婦照片,一個比一個醜陋。最後,國王看見大臣藏著一張照片,便伸手要了來。『就是她,只有她那迷人而充滿智慧的眼眸跟曼妙的身姿才夠資格成為新任的皇后!』大臣不敢怠慢,立刻回答『國王殿下,那是您的女兒』。



從窗戶往下看,偌大的庭院中心美麗的公主正在彈唱著渴求愛情的歌曲。國王派人傳她到皇座前,問她是否愛他?『我愛您,父親』。國王大喜,開始唸起一首首的情詩訴情。公主迷惑而恐懼,請求父親給她一天的時間思考。國王勉為其難的答應後,公主趕忙偷渡護城河,來到森林的深處找她的仙女教母求救。小露一手變衣術後,穿著華麗的紫色禮服的美麗仙女以歌唱的方式告訴公主女兒對父親的愛不能等同於女人對男人的愛,『王子跟牧羊女也許能譜出美麗的戀曲,女兒跟父親的愛情只會產下不幸的後代』。雖不甚明瞭,但公主同意依教母的計劃行事。

面對國王詢問她的答覆時,公主說自己突發奇想,想要一件上頭映著天候色彩的禮服。國王命手下裁縫師在一天之內必須縫出一件,技藝超群的裁縫依照公主的身段裁出了一件淺綠色的禮服,白色的雲朵不停在禮服上吹拂而過;教母於是命公主要件更難的,有月亮色彩的禮服。隔天,一件綴有無數的小月亮的灰黑色禮服完美的套在了公主身上;『那就換太陽吧!』仙女教母這麼說。國王略斥責女兒的奢華,但仍命裁縫照著做。金黃色的太陽禮服讓宮殿照亮了宮殿裡的每一個角落。見狀,教母對著公主咬耳朵。公主起先不肯答應,最後仍拗不過仙女,只得照著跟父親說。

『我想要馬廄裡那隻驢子的皮』



未料到女兒會提出如此駭人的要求,國王心疑教母暗中搞鬼,但仍同意獻上這最後的禮物,前提是公主隨後必須立刻嫁給他。公主同意。那晚,國王把剝下的驢皮放在裝睡的公主床畔後親了她的臉頰即離開。仙女教母出現,把公主的臉塗黑並要她披上驢皮後賜給了她魔杖及一口裝著太陽禮服的大箱。拿著魔杖,公主穿越戒備森嚴的皇宮到宮外,上了由兩匹駿馬所拉,裡頭鋪著柔軟羽絨的馬車後便沉沉睡去。

隨著漸行漸遠,馬車逐步化為載著雜草的木拉車,等到公主醒來時,她只發現自己躺在一堆枯黑的乾草上。披著驢皮奔過時間被暫停的人們,公主到了一座小城池最內部一位時常張口吐出蛤蟆的醜老太婆面前。『妳就是驢皮吧!我正缺個幫傭的』『我長途跋涉累了』『我在森林裡有個小屋,以後妳就住在那裡』。用魔法稍稍裝點完室內的擺設,公主用鏡子窺看了父親的王宮。公主消失後,國王命大臣派出所有的精兵,翻遍每一片國土也要將她找回。



驢皮公主正式上工,驢皮的臭味讓其他人都對她不停訕笑,更要她躲好別嚇跑即將來此視察的王子。難過的公主跑到森林裡的池畔啜泣,為什麼上天待她如此不公?偷看了王子的容貌後,公主就回到她的小木屋休息。

看慣大場面吃慣美食的王子對小村裡的餐桌沒多大興趣。漫遊進森林,王子遇到了一朵會說話的玫瑰,玫瑰引導他順著路走,就會遇到真愛。王子來到公主暫住的木屋,卻被門口看不見的一堵牆給擋住了路。他一路攀爬,透過高處的窗戶往裡窺看,穿上太陽禮服的公主光耀動人,她也從鏡子的倒影中瞥見了王子。



從未戀愛過的王子從老太婆口中探得公主被喚作「驢皮」後,便急急要他的部下們跟著他打道回城。到家後,王子不出席宴會,茶不思飯不想,滿腦子佳人倩影,但也深知雙親不可能同意這樣的一門婚事而困擾不已。出於母親的擔憂,皇后問兒子是否有任何方法能取悅他?『我想吃驢皮烤的蛋糕』,王子這麼說。皇后趕緊命手下前往驢皮的住屋。

讓來客們在屋外守候,公主穿上她的太陽禮服拿出她的食譜開始著手烤蛋糕,一個愛情蛋糕。揉麵糰時,公主把戒指塞進裡頭,藉此傾訴自己的情意。烤好的蛋糕交由使者們速速送回。臥床不起的王子一聽是佳人烤的蛋糕,三口倂兩口囫圇的就吞食下肚,沒想到卻開始咳嗽。差走了身邊的人後,王子取出了口中的戒指,心跳不已。

那晚,王子做了一個跟公主一同玩樂,互訴衷情的夢。



隔天一大早,王國的醫生們便集結在國王皇后面前宣判他們的診斷:王子得的是「戀愛症候群」,只有婚姻能醫好他。當父母一問起,王子便拿出戒指,他要迎娶手指能剛好套進這戒指的女子。

消息一傳出,舉國女子不分老少美醜通通想盡辦法要讓自己的手指哪怕瘦個一厘米也好,這可是嫁入豪門的絕佳好機會。絡繹不絕的女人集中在王宮,尤王子親自一個個套指鑑定。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眼看連最後的乞兒都已經難過的跑走,這下可怎麼辦才好?『兒啊!王國中的女人沒有一個能剛好套進這戒指的』『等等,我還沒看見驢皮來』。一聽見這名字,國王便要隨身侍衛趕緊去找這名女子來。此時,驢皮出現在大殿的入口處,她的惡臭令侍衛掩口,令女侯爵陷入昏迷。



走近王子,驢皮的纖纖玉指不大不小剛好套進戒指中。此時她脫下驢皮毛,太陽禮服的耀眼襯托出她一頭柔軟的金髮跟美麗的臉龐,眾人無不驚訝不已。

兩人的婚裡在多方的祝福下很快就舉辦。婚宴當天公主的父親跟她的仙女教母搭著直升機出現在會場,原來兩人已結連理。至此,有情人終成眷屬,並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改編自以〈鵝媽媽說故事〉而在台灣有相當知名度的法國作家夏爾‧佩羅(Charles Perrault)所寫的童話故事。由以在鏡頭前充滿神祕美感而著稱的法國女星Catherine Deneuve主演。原著跟電影版劇情上最大的不同在於原故事裡,公主的美貌是不小心被王子看見,她本人並不知道,後來做蛋糕時戒指更是不小心掉入麵糰而非刻意置入。另外原著中國王最後是娶了一個美麗的寡婦而非仙女教母。這樣的改變,在原本的故事裡加進了一種女性力量的介入。



歷史上,父親對女兒起了慾念的例子遠比母親對兒子的情況來要多得多。如果從生產的角度來看,女性懷胎十月後才產下的孩子應該有種出於己身的自覺,母子(女)本就一體;然而在男性來說,女兒雖說帶有自己的血統,但總覺得是別人製造的,跟自己是不同的兩個個體。在這種心態的影響下,獸慾薰心的父親對女兒下手雖萬般不應該,卻有了一個藉口。『女兒都想嫁爸爸』,智者對國王這麼說。透過這種扭曲女兒對父親的信賴之情,男人步上了獸之途。類似的故事也可見於韓國導演金基德的寓言作品〈情弓〉。



接著我們來聊聊〈驢皮公主〉裡女性的部分,潛藏其中的複雜感情比男性的單純獸慾來得是有趣多了。

首先是皇后,為什麼她要說出『只要找到一個比我聰明比我漂亮的女人你就再婚並生個能繼承王位的兒子吧!』這樣的話?如果真心愛對方,不是應該祝他找到深愛的另一半而非更加漂亮的另一半嗎?表面上看來,我們可以解釋成更聰明的女人就能輔佐國王,更漂亮的女人就能讓國王忘卻對皇后之死的哀傷;但若換個角度想,皇后是個對自我充滿自信的女人。對國王提出這種要求還強迫他發誓,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她確定這樣的女性不存在,國王今生的愛只有她能獨享?甚至到最後,也許她希望自己的女兒能當上下一任的君主?



再來我們看看仙女教母。有著不老的容顏、強大的法力跟機靈古怪的智慧,她告訴公主歪風不可長,女兒嫁父親違反常理。不過故事走到最後,仙女居然就嫁給了國王。有沒有可能,這才是她最根本的計劃:藉由讓公主離開並用驢皮躲藏人世間,她才能趁隙奪得國王的心。甚至,她讓公主披上驢皮成為低下階層的幫傭還受盡村民的訕笑是她對她妒意的表達?



最後的一個女性角色是公主。

身為故事的主人公,不同於原著,電影裡的她並不排斥嫁給父親,更三番兩次要說服教母父親對她的愛令她動容。對觀眾而言,公主那曾被國王誇讚的智慧幾不可見,頂多只能說她是一個滿腦子想戀愛的少女罷了。她忘不了自己原先的身份,回到家裡一定要回復公主的裝扮,虛榮嗎?或許,不過那也是她從小的生活方式,是她今生不可能忘記的回憶。她自知回不到故鄉便可能終生當個臭驢皮,意外看見王子(王子的帥並沒有被提及,所有人在乎的都是他的地位)在窗口偷看她後,她決定勇敢擄獲王子,才能重新擁抱貴族的生活。



自得了「戀愛症候群」後,王子怎麼也忘不掉公主,因此拿到戒指時喜出望外,並藉此跟父母提出「以戒尋妻」的要求。此舉看在成人眼中,猶如皇后(同時也代表導演)所提出的質疑『如果有好幾個人都能套進去,怎麼辦?』國王則要她別操煩。從這裡,我們似乎可以看出雖然〈驢皮公主〉演出了公主的花癡,但若論起沒腦袋,男人則更勝一籌。



細緻的場景、華麗的衣飾(比〈27件禮服的秘密〉美多了)、多元的顏色搭配(現在這樣把馬整匹染色可能要吃上虐待動物的官司)、舒適的歌聲及配樂、簡單而輕鬆的劇情.....無論是純做為一部電影去欣賞或當作兒童電影跟孩子一起看都是相當不錯的選擇。


非此電影劇照,但挺好看的

附錄:

〈驢皮公主〉的英文版本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