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跟個在法國念藝術評論的女孩見面,話題很自然就聊到〈3D食人魚〉,畢竟是我最近看的院線片。女孩說她不會想看這部,感覺就沒什麼內容。我於是敘述我的文學老師Jack在看完電影後的反應給她聽。

工作人員名單開始跑,戲院的燈亮起,後頭的觀眾開始往出口方向走。往左看,老師離我兩個位子,我問他覺得如何。他把頭轉向我,眼睛裡有種專注又帶點受驚,好像我們剛是看犯人被處死刑那樣。然後,他開始敘述起那些個血腥、肉體等,有種在電視上看到新玩具的孩子般的純真跟興奮。隔天,蒙老師的邀請,我去參加了一個小型的寫作同好會,大家聊天後會把當天想到的故事依各自的想法寫成小說那種。會還沒開始,有個女生問起〈3D食人魚〉如何,老師用了「淋漓盡致」四個字去敘述它的暴力跟血腥跟娛樂,也講到了那根3D巨屌,附帶說明是『因為A片導演常在使用所以太腥食人魚不愛』。而講到色情成分時,老師看了我一眼,我們相視微笑。

聽完老師的故事,女孩跟她兩個女性朋友都大笑,其中一個也想去戲院見識見識。我說可以啊,而且可以帶男生去,看看他們的反應。以我自己來說好了,其實會覺得有點困窘。畢竟旁邊坐個女孩子,我興奮大笑的時候要她沒太大反應,總會覺得自己色狼還什麼的。可不是這樣啊,就,就那種笑料是針對男生的嘛!不是我好色,可是基因就那樣設定,我也沒辦法完全理智。別誤會,不是說生理反應什麼的,我們這種小有修為的還不至於被A片以外的電影影響。但看到青春肉體被那樣赤裸、動物性的呈現,甚至拿來當作取悅男性的笑料,想不笑都很難啊!我知道物化,我知道女性主義,我知道兩性平權,可是如果是一群健壯巨屌青少年在沙灘邊被屠殺,老二還被大做文章,我相信女性同胞也會興奮的,對吧!

後來,念藝術評論(另外兩個是念平面傳播)的女孩說了。她說自己這樣念藝術評論一點意義都沒有。講解藝術史啦,作家生平啦,作品構圖啦,象徵手法的講一堆,兩顆脂肪砰一聲彈出來,管你幾十年修為都毀於一旦。我說這樣很好啊,你畢業後就穿著深V襯衫講解藝術品就好,知性、肉體美一應俱全。終歸我們是男人,程式就是被設定來對女人產生興趣的(以異性戀來說),妳要我們怎麼辦呢?

白天看完〈達洛威夫人〉,英國小說家吳爾芙的意識流作品改編而成的電影,最後結尾的幾句話頗令我感動。在此並不特別詳述,等我心得寫了大家自然知道。我想表達的是,我喜歡〈恐怖星球〉,看到漂亮的女生也會心情愉悅,但達利的作品帶給我的感動並不因此而減低,我看〈為愛起程〉也差點落淚。我覺得這都不衝突,這都是我。我想人,尤其是男人,不應該因為對女性的肉體有興趣而被苛責或貶抑。一個頗有靈修的朋友說『世界上所有的關係都是緣分,都是前世有某種未完滿,因此才會讓你想再續前緣』,我相信這種帶點浪漫的宗教性看法。但是同時,對豆花妹或瑤瑤或巧巧或其他我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子產生愛情憧憬也是事實,難道男人跟她們都有一段前世未了的緣份嗎?生物性是自然界的重要根基,萬萬不能被遺忘。

女人們啊!不要認為男朋友剛看完A片後就四處盯著外面的美眉瞧就是在發春,我們對藝術、對美的追求跟獸性是可以被區隔的,我只是在看她服裝的搭配跟想像如果同樣的服裝穿在你身上將會是多麼貼身而美麗;我只是看著她想起了梵谷的「星空下咖啡座」;我只是看著她想到非洲孩童的飢荒、我只是想到了炒麵麵包、我只是想到剉冰、我只是想游個泳....我,我,我只是個男人啊!


是的,她們一樣漂亮


後記:

文成,影友Citywalker說『凡是人所作所為皆是藝術』(摘自他的文章【3D食人魚】(中場休息插花文)我也來看藝術與獸性的衝突);另一位影友Agalailee則說『能夠感動人心的, 就是藝術』。我們總在貼標籤、下定義,偶爾用心或本能少用腦袋是很不錯的。〈達洛威夫人〉裡有一句話「What does the brain matter?」,腦袋有什麼重要的。一定程度上,這句話我很認同。

另個朋友Able就直接了,『看來偶應該帶你這個男人去pub晃晃了』。哈哈哈,我長這麼大幾乎沒參加過夜活動,果然一眼被看穿。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