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東問西,偌大傳藝沒人知道武荖坑如何去也,只好出大門後等車問司機。一輛公車到,司機說得先回到羅東車站才能搭車前往,而他正是要回羅東的,我倆於是上了車。整台車就一司機兩乘客,平日吧,他堅強的語氣透出相當的寂寞,便主動跟這對男女談天,言談間也沒忘了自己每站必報站名的本份。

他推薦我們去完武荖坑可以去洗冷泉,聽起來不賴,所以就追加了這個行程。他罵了救護車,說很多救護車車上根本沒患者,警察也都這樣玩,雖然我心想『公器私用不是公職人員的基本素養嗎』但還沒白目到說出。我們下了車,司機熱心的跟我們說從大樓旁邊那條小路走比較快,我們道了謝,他表情依舊正經,但我知道他落寞了。

來到國光客運總站買票候車,我們討論著報上斗大的阿舍乾麵膨包事件,毛毛認為是訂貨的人訂的量太大才會產生這種問題,但我覺得這剛好也是一個提升品管的好機會。幾個男性司機(國光客運的司機我沒看過女的)湊在一起聊天,其中有些人抽菸,幸好宜蘭空氣好,菸味散很快。話雖然這麼說,候車處應該也算公共區域吧,是不是應該禁止吸菸一下?這是我一廂情願的看法。

車來了,我們上車,等最後的老老阿婆上車坐定後,車子立刻出發。沒多久,我們到了武荖坑。雖然這麼說有點害羞,但請看VCR。



有點緊張,口白跟台詞都不是很好,請見諒。

接著看一下附近的風景。



左下角有個奇怪的小白點,大家知道他在做什麼嗎?



抓魚貝類吧!


偶爾會看到的電線風車

入口有收費亭,望進去場地寬廣卻舉目無人,80元,希望值得。

左手邊出現一個巨大的類似游泳池的地方。



沒水沒涼,倒是有隻黑狗躲在排水口納涼。



喔喔!



老早懷疑外面路口的雜貨片老闆娘說謊了,這麼大地方怎麼可能沒賣吃的。





「空無一人,這片沙灘。風吹過來,冷冷海岸」



『ㄟMo,裡面只有阿婆』
『你可以「補給」一下』,她賊笑。
『是過期的盤絲洞嗎?』

各自去上廁所。



兼浴室.....可是我不是來這裡洗澡的。

「我的心 我的心 懶懶地」





『附近有兵營』
『嗯,殺人後棄屍很方便,應該找不到吧。會把我殺掉然後強姦妳』
兩個天秤座就這麼講些五四三。

剛還在講話,毛毛忽然大叫,我也嚇了一跳。
『怎麼了!?』
『啊~草叢裡有好大的蛇啦~哇~』她小女孩兒般的哭號。
『在哪!在哪?』我趕忙拿相機要追。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一隻黑長肥蛇扭啊扭的滑進石縫裡消失,可惜了。



我跟毛毛講起當年跟Sam一起去福山植物園時,在飯店附近的道路上看見一條比粗樹枝還粗樹枝的大肥蛇躺路上休息的故事,華西街那些蛇店老闆看見了可能會興奮到勃起的那麼大。



『啊!』毛毛又叫了。
『在哪!在哪?』我趕忙又抬起相機四處瞧。
『有青蛙啦~~~』





『你真的什麼都能叫。』我趴在地上邊拍青蛙邊說。


對岸的白鷺鷥

長路漫漫,漫漫長路。







『那什麼?』
『空中纜車吧!可能運煤礦之類的』
我心底卻想到了1971年的老電影〈復仇威龍〉,也許有屍體在礦車裡被運去海邊當作橋墩的材料也說不定。

『好漂亮。』毛毛說



棉花草?

玩火車遊戲。







兩個人類與天上一隻鷹,天下何其大,動物何其孤單。

讓毛毛走在路上,我跑到河邊拍照,邊走邊看有沒有蛇要來攻擊我。



『水裡搞不好有蛇喔~』
『ㄧㄜˊ,好噁心』

一對老夫妻從前方走來,我開口問盡頭還有多遠,夫妻你一言我一語討論了一下,告訴我『往前走大概半小時會看到一棟房子,那裏就沒路了』。
謝過,道再見。

走不久,出現了一棟蠻有趣的建築。



從旁邊的石梯走上去拍照。



原本死都不走草地的毛毛不久後也出現,但在聽我說上頭什麼也沒有後又立刻跑下去。

回到平地,一對情侶帶著歡喜而驚愕(看到我們)的眼神呼嘯而過。





有點累,有點無聊,但又有種開闊在胸中。時間彷彿靜止,道路似乎沒有盡頭。我們走的,難道是人生之路嗎?

想多了。




藍光房



回程,兩個疑似軍人出來摸魚(有帶魚竿跟漁網),從瀑布上方往下跳,水比眼睛能看到的還要深許多。




樹叢鴨

回去選了別條路,結果不到十五分鐘就回到大門了。

『這趟好不值得』
『是啊,就當出來散步吧!』

出發往冷泉。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