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認識一個女孩,兩人聊起貓狗,她說『喜歡貓的男孩子都比較難搞』。基本上我跟狗族是比較熟,但也養過一陣子的貓,會過來蹭啊蹭的那種,很乖不太叫,飼料也不挑給什麼吃什麼,我沒餵也會去找其他人乞食,本來就是有一天自己跑進我房間的,非常酷的自力更生偶爾尋求感情的漂泊貓。有一天出去就沒有回來了,大概去找下一段感情了吧。喜歡貓嗎?我想是吧。難搞嗎?嗯.......也許非常難搞也說不定。

上禮拜流賓(流放到菲律賓)的史薇返台,約見了面把本書拿給她,她找我喝咖啡,去了間有貓咪的店,因為她知道我喜歡拍貓。










一群貓一起彈指的畫面非常宮崎駿



初進店,就我跟史薇兩個,拍照、點餐、拍照。店長沒說什麼話,偶爾從櫃台後面發出很大的乒碰聲,彷彿在後頭宰殺咖啡豆或鬆餅什麼的。『不是應該很溫柔的煮咖啡烤鬆餅嗎?那謀殺般的聲音到底怎麼來的呢?』因為店長很沉默,所以我也沒特別去搭訕藉機偷看他玩什麼花樣。臨走前先聊了店裡的畫,滿多幅都店長畫的,十分厲害,尤其那幅男人站在一個充滿從各種角度來的階梯的空間裡面的畫很心理學,如果佛洛伊德在的話應該能邊摸鬍子邊跟我們悄聲談起店長小時候的童年經驗一類的有趣話題。後來我聊起兩耳前方各禿了塊三角的黑貓,他說那是異位性皮膚炎,很多客人以為是會傳染的皮膚病,其實不會。我說我知道這種病,小時我也得過,我老頭常覺得出去很丟人,害我也跟著煩惱起來,只好藉電動消愁(難怪我早期戒不掉)。醫生說『長大就好了』,也還真的好了。他說對啊,以前不知道,看了好幾個獸醫吃好貴的藥打針什麼的,乖貓咪受盡折磨,病卻一點沒好。直到最後查出來,總算讓牠能平靜過日子,因為異位性皮膚炎是一種無解的病。『不過聽說得這種皮膚病的會比較聰明』『我也聽過』,店長見我跟他的貓咪同病相憐,嘴角不自覺微笑了起來。是的,我們都這麼安慰自己。

養貓咪的男人不難搞,抓到訣竅就好。

再來請店裡的三隻過胖貓仔亮相。





















喝了咖啡,吃了意料之外好吃的鬆餅(適中軟酥不黏牙),離開後我們去吃了〈平成十九〉(我剛一直記成山本五十),當年害羞的阿姨還在,老了點。吃完後我們就各分東西了。



店名:貓妝 自家烘焙咖啡屋
地址:台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64號
電話:02-25500561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