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造就國家,國家保護但也屠殺國民。

在洪仲丘事件鬧得沸沸揚揚時,還有多少人記得「前林務局官員王專吉酒駕撞死騎乘機車的吳姓兄妹」的「舊」聞。案件發生已一個月,「非人為刪除」、「碰巧消失」的「關鍵影像」至今仍沒下落。而根據新聞「林務局高官酒駕撞死人案檢方起訴要求從重量刑」指出,「王專吉仍矢口否認肇事逃逸部分」。法律不是我的強項,但我想「缺乏證據就難以重判」是不難理解的因果關係,縱使輿論四起也難對此情況有所幫助。

我在洪仲丘案看到了同樣元素的出現。

「非人為刪除」、「碰巧消失」的「關鍵影像」是一樣的,而「缺乏證據」這點,在真兇王專吉酒駕的判刑上只影響到「刑責的輕重」,在洪仲丘案裡更牽涉到「懲處的層級、範圍」以及背後「持續展開的真相」。目前的真相是「施虐過度意外致死」,但根據例如「害怕憤怒!洪仲丘掙扎抽搐罵髒話 消失30分鐘真相還原」的新聞來看,「意外」兩字存疑。而洪仲丘案是否如立委趙天麟所指控為「蓄意殺人」,這件事情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

然而,無論上述兩個事件的真相最後是否得以見光,都不影響我們下一個判斷:國家機器在殺人。

摘掉肉,我們把上述兩個事件留下骨,劇情是這樣的:

一、A跟B死了,兇手是C。除了人證外,現場尚有運作良好的監視器存在,但當監視器拍到事故發生的時間時「忽然失常」,導致「關鍵影像消失」,從而影響法官最後的判決。
二、D死在某個攝影鏡頭很多的地方,兇手是E,現場運作良好的監視器在拍到事故發生的時間時「忽然集體失常」,導致「關鍵影像消失」,從而影響法官最後的判決。

如果結尾就收在這裡,你的心中會留下一個問號:為什麼監視器會在那個時候碰巧失常?而這也是全民心中的問號。雖然我們可以想出很多答案,但我們想出的答案都不叫「證據」,不會懲罰到「執行刪除」乃至於「下令刪除」的人。而這個人出於何種原因下這個命令,則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事件的真相是否真如表象這麼簡單易懂?我不認為。真相會見光嗎?很難。不是沒有機會,但很難。

寫到這裡,想起村上春樹寫的〈總是和雞蛋站在同一邊〉。一面很高很重的牆壓下來,任何雞蛋都會被壓碎殼,噴出腦漿臟腑般的蛋黃蛋白。那為什麼不跟高牆站在一起呢?第一個很現實的原因是「操作高牆的人很少」,所以你很難加入。第二個原因是「雞蛋擁有數量上的絕對優勢」,若他們團結,牆根本壓不下來,甚至反而會往操作者的方向倒。第三個原因是「因為雞蛋才是對的」,就連操作牆的人都知道這件事。

從洪仲丘案、吳姓兄妹案到大埔案,我們看到很多人上街頭,我們看到很多人雖然沒上街頭但透過網路聲援,但我們也看到了那些「反正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的態度。國民是國家的根基,國家膽敢屠殺國民是「以下犯上」的行為。這社會是一個金字塔,而金字塔的底座絕對比最上面重很多很多。國家機器無所不在,如果縱容它,遲早那槍桿子會放在你我的太陽穴旁。除了起身,先搶過槍桿子把它折斷,用手指著國家機器逼它「把人當人看」,否則類似的事情只會一再發生。而再這樣下去,你我也會是那「關鍵影像消失」的「被害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