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鶴.jpg

每所國中裡總會有一間圖書館,館裡有一些適合中學生看的書,我們那年代是劉墉、金庸、《少年維特的煩惱》(改編自真人故事的電影版比較帶勁,重點是女主角臉蛋身材均優),還有川端康成的《伊豆舞孃》。翻閱過,但講了些甚麼完全沒記住,畢竟是很普通的青少年,只想趕快下課回家打電動,誰管誰在伊豆跟舞孃做了些甚麼。

幾十年過去了,生離不多,死別幾件,總是長了點見識。再讀川端,讀他的《千羽鶴》,讀到這麼一個句子:直到遇見夫人之前,他從不知女人是這般溫馴,是如此一種柔軟而寓意裊裊的被動者,既附和男人的要求,同時又誘惑著男人。

一個句子,寫盡男性如我對日本女性的綺麗幻想,但樂極似乎總生悲。當對方過度戀慕自己時,人就驕縱了,哀傷成了不幸的烏雲,鋪天蓋地從遠處飄來。

書中主要角色一男三女。其中年紀較長的兩女曾先後任男主角菊治的父親的情婦,而前面那段句子所意指的女性即為其一,太田夫人。而從這位夫人往外延伸,又牽涉到了太田的女兒文子。在菊治與太田夫人發生關係後,菊治心裡覺得她把對父親的愛情投射在他的身上,真相如何不得而知,但在太田夫人自殺後,菊治才發現自己對她有著相當的感情,更進而在文子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柔順」,並「心甘情願被誘惑」。故事的最後兩人終於發生了關係,菊治認為自己愛的是文子,但文子卻認為自己是個二流品、替代品,因而決定離他而去。去了哪裡,讀者並不知道,但我們能看到菊治的擔憂,字裡行間也暗示了她可能會同母親一般選擇走上死路。小說就結束在這片陰影之中。

書名「千羽鶴」來自一名讓菊治心神嚮往的富家千金隨身攜帶的包袱巾圖樣。她宛如一陣芬芳,看似不存在,卻教人難以忘懷。然而,雖然菊治渴望擁有她,卻也相對排斥她,因為個性彆扭的他所追求的是標準之上的柔順,也在獲得柔順的同時恃寵而驕,進一步讓自身的悲劇性格帶來無法逃離的烏雲。如同一個愛戀母親嘴巴卻說「你去死啦」的男孩,他以為自己能夠用事不關己的態度去看待這一切,卻沒發現雙腳早已深陷泥沼之中。拒絕長大的男孩會活下去吧,而那些被他碰觸過的女人將一一跌落深淵。千羽鶴是一條通往男人的道路,但男孩忘不了他的母親,忘不了母親的乳房帶來的安心與寬慰。在一陣陣征服所帶來的快感形成的波濤之間,他載浮載沉,緩緩溺斃。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