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de

故事發生在英國。「鐵娘子」柴契爾夫人在1979年選上英國首相,後於1983與1987年當選連任,聲勢由此可見一斑。在位期間,柴契爾夫人信奉自由市場機制,雖一度造成經濟嚴重衰退,但卻在跌到谷底後反彈,因而解決了英國當時的經濟問題。此外,也由於柴契爾計畫要封閉超過七十座礦坑,因而引發了1984年至1985年之間的全國礦工大罷工。結果?黑漢子鬥不過鐵娘子,慘敗。但此事件卻在礦工與同志團體之間,促成了一段不可思議的友誼。而電影《驕傲大聯盟》即改編自此段史實。

同志圈人口中的「傳奇」事蹟,要從一場英國的同志遊行講起。

馬克‧艾許頓意外在遊行裡幫罷工的礦工募到了一些錢。為什麼要這麼做?「誰痛恨那些礦工?柴契爾。還有嗎?警察、大眾跟小報。不覺得聽起來很耳熟嗎?」於是他們成立了「同志挺礦工」這個團體,號召gay跟拉拉一同情義相挺,幫忙募款,畢竟「同志是面對警察的專家」。

不難預料,最man的礦工多數無法接受來自同志的金援。但在陰錯陽差的情況下,南威爾斯杜萊斯山谷內以挖礦維生的小鎮的委員會同意了這筆款項。當時,沒有人會知道就因為這次的行動,兩個理應互相排斥的族群,卻意外成為了最大的盟友。而且在罷工結束一年以後,工黨提出動議,將捍衛同志的權益納入政黨宣言之中。這條動議之前也曾提出,但當時並沒有通過。直到這次,由於「全國礦工工會」全體成員投下贊同票,英國的同志人權才得以受到重視。



同性戀的歷史可追溯至西元以前。根據史書《戰國策》紀載,戰國時期的魏王寵幸男寵龍陽君。魏王更為了擔心自己會失寵的龍陽君頒布詔令,倘若膽敢進獻「美人」者,一律誅殺九族。而在古希臘,成年男子與青少年之間的性欲關係很常見,更獲得了社會的普遍認可。

兩千年過去了。如今,雖然北美、南美、東亞、澳洲、歐洲等地的國家多數認同同志的人權,但仍有不少國家以罰款、監禁,甚至死刑,來懲罰同性戀。理由可能是違反宗教的信仰,也可能是否定了傳統的家庭價值。

向來是人類社會一部份的同性戀的存在,敵不過宗教與傳統,敵不過異性戀所建構出的社會觀,敵不過「正常」的異性戀,敵不過異性戀的霸權。因為少數要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怎麼樣叫尊重?多數說了算,少數看著辦。

於是,在1974年以前,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把同性戀視為一種精神疾病。

於是,在1969年六月28日的凌晨一點二十分,警察把位於美國紐約市格林威治村的「石牆酒吧」的人清空,企圖要使石牆酒吧自此關門大吉。

於是,同志開始上街頭遊行,希望讓大家知道同志一直都在,他們很「正常」。

雖然這樣的論調並非人人都認同。

然而,若你跟我一樣住在台灣,也偶爾會看電視,那你一定看過《康熙來了》;如果你聽華語歌,那你很有可能聽過林夕所寫的三千首歌的其中一首;如果你愛看電影,那你可能會對對伊恩‧麥克連在電影《魔戒首部曲:魔戒現身》裡氣魄萬千的對炎魔喊出那句:「You shall not pass!」印象深刻;如果你追求時尚穿著,那你八成穿過某個同志設計師設計的衣物。甚至,若你是現代人,你很可能擁有智慧手機跟電腦,而我們的世界之所有會有今天的進步樣貌,背後的大功臣是「電腦之父」圖靈。為了破解德軍的密碼,圖靈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發明出了今日電腦的雛形。沒有錯,同志一直都在,一直都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無庸置疑。

隨著每年舉辦的同志運動,社會對同志的接受度已經遠高於早年。然而校園內的同志霸凌行為仍未止息,同志婚姻的合法化也遙遙無期,足以證明台灣社會裡依然有一股力量在否定同志的人權。最荒謬的,則是有人以「特權」兩字形容同志所追求的平等權利。異性戀的人權是同性戀的特權。人權不再是基本,卻成了判定其人正常與否的指標。異性戀的霸權思維,仍舊根深蒂固,拒絕妥協。

電影的最後,礦工們在馬克等人沒有預料的情況下,開了大量的遊覽車來同志遊行幫他們助陣。曾經的兩個世界,如今合而為一。兩方人馬攜手同行,為了美好的明天一起努力。如同那首出現在電影中的歌曲〈麵包與玫瑰〉一樣:「沒錯,我們是為了麵包而戰──但我們也為了玫瑰而戰!」有麵包,人們才得以存活。但若生命只餘一呼一吸,人與機器何異?玫瑰是人性中的善,乍看不實用的外表下卻藏了喜悅,藏了美。每一條生命都是上天的賜予,都應予以尊重。在國籍、膚色、語言、性向的背後,都是一個人。

(原文刊載於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第72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