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後往右手邊走,胃裡的巨人氣憤地敲打胃壁,但我必須堅守與朋友間的承諾。一家「Faust Pizza」店門前的位子坐滿了被蠱惑的靈魂,起士被拉扯成絲,死亡的香味四溢。『加入我們吧!』他們齊唱,『加入我們吧!』

不,我絕不會出賣自己的靈魂。



在路口確定了方向,等紅綠燈時一個迷人的小天使從我腳邊跑過。



回頭,發現「畫筆小辛」正在以天空,以城市,以你我作畫。



經過名稱浪漫的雨聲街後,我看著腳下露出微笑。



抬起頭時,群魔亂舞。

The Soup Cafe、御品屋熱鍋(160起)、香港Sa Sa茶餐廳、梁家小館(隔壁是梁家麵館)、123餐坊(熱炒海鮮砂鍋魚頭)、芝山園(台菜辦桌).....

捂上鼻耳,我狂奔,烈火灼身,幸未傷分毫。

海闊天空。飛鳥、仕女撫慰我心。







然而短暫的歇息不過是魔鬼陰險的伎倆,只為讓我已嚐過綠洲甘涼的心更脆弱,更無法抵抗沙漠中的龍捲風。

梅江韓國銅盤烤肉吃到飽、貴族世家牛排、陶碗魯肉飯、吳家豆漿、長壽馱前烤肉 + 火鍋、鬍鬚張.......

縱使黑暗面的我已化為長舌黑皮飛龍,開合的血盆大口分岔的蛇信嘶嘶,嘴裡不停吼著『恨啊~我恨啊~』但!對友情的信仰抑制了我狂暴的衝動。握緊拳頭咬緊牙,我順利抵達善導寺站,也在店門口跟胖子、智凱會合。

忍住拿湯匙跟叉子敲桌喊飯的衝動,三人和氣禮貌點餐。智凱跟胖子的酸梅湯很快就上。



清淡爽口。

再來是胖子的泡菜鍋。智凱的麻辣鍋跟這個一模一樣,差別只在辣椒。






附飯

豆腐口感不錯,但是畢竟沒有葷食的那種香勁,總覺得差了一氣。

再來是我的梅干扣肉。




附湯

豆子肉調味得宜,吃得到健康;梅干不像一般死鹹,甘中帶甜。

水餃登場。



全麥麵皮,醬油同樣清爽無負擔。一顆一顆停不下口。

終於我的無酒精啤酒來了。





少了苦澀味的台啤。

蔥抓餅。



無甚特別。

藍莓派收尾。



智凱跟胖子覺得小小一塊要價不斐(60上下),我持保留態度。分食。派防禦力極高,猶似吃冰塊。對,真的太‧貴‧了。

胖子跟我恭喜甫出社會的智凱找到份薪水相當不錯的工作。聊著聊著我說了句『你媽大概覺得你朋友都是些亂七八糟的人吧!尤其是我。』智凱回『她只記得你翹課一年的事情。』我大驚『我國中翹過一年的課!?』他說『對啊!你還差點畢不了業。』

是記得我離家出走兩三次沒錯,但我還真沒印象逃了這麼久,我的過去還挺荒唐嘛!

宛如慶祝當年意外成功一起畢業,三個好久不見的老朋友在餐廳的一角暢談了過去、現在、未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