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吧?』一早醒,我打電話慰問得了急性白血病的前女友,做了個不是太好的夢。
今天狀況不錯,她說。
東聊西扯,認識快九年的兩個人各添了些新境遇。
『頭髮開始掉了,我快變尼姑了,我家那個說要剃光頭陪我』
我哈哈大笑,倆接著又就幫她老公接機一事討論了些細節。
『對了,你有要去家樂福嗎?』
『最近應該沒有吧』
『是喔』
『妳要買東西啊』
『就那天的果凍,茶梅的』
『幾盒』
她跟她爸討論的結果是五盒。
『不會買個十盒』,她跟她老爸都貪嘴又愛裝客氣。
『嚇死,買那麼多』
『好啦,我等下去,不然明後天我在鹿港,六日人多』
因為禮拜一要找她老爸拿些醫療文件。

所以,去了家樂福。

停在樹下的摩托沾了一身黏,我抬頭,葉間什麼都沒有。想起老爸前幾天被樹上掉下的芒果K到,回來後拚命跟我炫耀新鮮的有多甜,估計這應該是原因。大致擦了下跨上,儀表板上的小小長方形刺出驚心紅,我居然騎超過一千公里沒換機油!老闆換機油、齒輪油、空氣濾清器時我去7-11領錢,途中經過路口,地上有紅色的花,頂樓人家探出建築外的植物掉下的,聞了聞沒香,倒是嗅進了些好心情。

經過幾台轉彎沒打方向燈的機轎車後,我活著看到家樂福的大門。

手扶梯上去是那位女警衛,今天膚質不錯,可能沒熬夜的關係。推車時走道正在補貨,一箱箱的泡麵往旁邊疊,我跟正在寄物櫃前邊嬉鬧邊開櫃子的情侶借了過。

入口處,義美小泡芙搭配捲心酥或蛋捲有勾搭價,雖說包裝日益縮水,我肩頭上的天使跟惡魔還是吵了一架,最後天使贏了。不遠處家電課的平面電視上正在播「生死格鬥:沙灘排球」的影片,瞳穿著比基尼從畫面左手邊抖著美好身段要走到右手邊,右前方沒看錯應該是雷芳,沒看見的海浪拍打著沒看見的岸邊,形而上的沙灘跟形而上的美女在形而上的世界快樂的存在著。
經過另一台補貨車,經過賣得比較好的彎彎跟賣得比較差的喜羊羊與灰太狼文具櫃,我上了三樓。

來到礦泉水走道,一個棒棒糖頭少年把裝有伏特加的菜籃推車卡到我跟1500毫升箱水中。推開車扛了水,我掉頭往冷藏區前進。

LP33仍然有送發酵乳,不過今天的我決定降低成本以售價當作主要考量點進行採買。目光掃視,最便宜的居然是180毫升的優酪乳,一罐9元每百毫升5元,相較下次便宜的是5.34跟5.49,頗有價差。然而買小罐被偷喝的機率實在太高,留給偷喝者心裡的罪惡感也隨著塑膠瓶的小而細菌般的幾乎感覺不到,所以決定買第二名的中容量蘆薈口味。
香水味濃得恰巧豔,留著妹妹頭的女孩打電話問對方是要買哪種口味的燕麥。
我在考慮要買摻了燕麥還是黑芝麻的豆漿時忽然瞟見一旁的統一陽光豆漿另贈糙米漿,容易被贈品勾引的我霎時又開始秤起天平。但相較義美的足2000毫升,統一的1858毫升聽起來就是少了點誠意,不含贈品的主體價格也是由前者取勝,加上我跟義美也算舊識,因而最後決定延續我跟它的友情,買了黑芝麻豆奶。
紅色小可愛外罩著白紗薄外套,下半身緊身牛仔褲的公主頭女孩在我旁邊把兩罐牛奶拿起又放下。

香蕉掉了一塊剩15,買了串大概能放六天的;染金蓋額及肩微捲髮,約莫20歲前後的女店員幫我秤重,上的應該是提早吃午餐或晚點才放飯的尷尬班別,沒看過。

結帳,十項以下快速結帳台居然沒有可拉長的掃條碼器,我只得把18公斤的箱水扛上櫃台後由小姐吃力的穩住放下後刷條碼;她面有難色的打算扛起給我,我早一步把水抬起放回推車上。
『總共是265元,收您信用卡,有兩塊錢紅利要扣嗎?』
好。
『買這麼多才兩百多塊啊』,印象中是第三次有人在結帳時說這句話,這次的角色是個戴眼鏡穿桃紅衣的老婦人。
『礦泉水便宜』
『有打折嗎?』她眼睛看著我的豆漿。
『義美的比較便宜』
她的眼神透露出心中的滿足。

到一樓的台灣名產店買果凍時,顧櫃台的女店員跟面善穿黑色員工服的男員工正就著桌上一大把的禮券在聊些什麼,女店員如感應式攝影機般毫不避諱的從頭到尾不停打量我。從左逛到右,終於找到了綜合口味。拿起五盒我站直身子往櫃台看,女店員趕緊假裝沒事繼續數著手上的禮券。會員卡、信用卡,女店員調侃男員工哪弄來一透明塑膠盒裝的餅乾,眼小的男員工說『這是某人的愛心』,『這麼好喔~還有愛心』,她語露妒意。
小眼男幫我把果凍放至箱水上,我謝過,然後塞進我千瘡百孔的塑膠袋將軍肚裡。

門口的車卡得緊緊緊,我必須先把車牽出後才能把水塞進腳踏處。如果是金鋼狼之類的野獸型男應該會把鑰匙插車上並起動,推車放好後直接走回噗一聲騎走。不幸我沒有利爪跟超強跳躍力加不死身,所以我乖乖拔起鑰匙把推車歸位再起動離開。

回家路上把「How Crazy Are You」唱了一輪,停車時才想到忘了看黑芝麻豆漿的效期。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