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Murphy因在勞動農場多次滋事而被送入精神病院檢查。初到那兒,他便對院方的諸多約束感到不耐。一天,他逮著了機會,藉由病友酋長的幫忙,越過鐵絲網,開著公車帶大家出海釣魚,最後當然被抓了回去。

偶然,他得知自己除非有院長跟護士的允許,否則不能出院。他請兩位女性朋友帶了酒來,用杯中物跟錢收買了黑人看護,準備在院中大鬧一番後離去。然而喝了酒以後的所有人都躺著看到了天明,看到護士帶著看護回來,看到Billy被帶離床上的女人,看到Billy因為擔心護士跟他母親告狀而自殺。本來打開窗戶準備要逃走的Mc,看到這幕再也忍不住,衝上前去要把護士掐死。一個重擊後,Mc被帶離了病房。

在Mc回來的晚上,酋長解開了自己床上的皮帶,來到他的床邊,表明自己已經有勇氣離開這裡,回到自己恐懼被利用的世界。看到沒有回應的Mac,酋長知道有事情不對了。Mc已經被動了腦前葉切割手術,將成為永遠的植物人。帶著最後一絲的道義,酋長悶死了Mc,走進浴室,徒手拔起了沖水器砸向玻璃,邁進另外一個世界。

由非常適合扮瘋子的Jack Nicholson主演,演出病友的有回到未來的怪博士、小鬼當家或類似電影裡的壞蛋、可愛的小矮子Danny De Vito(有一段時間我分不清他跟Bob Hoskins)跟我叫不出名字可是看過的老面孔,當時大家都還非常年輕。敵對方(院方)我只認出被收買的黑人看護先生,後來跟Jack又在Shining中相會。演員們非常成功的營造出那種瘋瘋的卻又單純的杜鵑窩生活,其中的喜怒哀樂更是一覽無遺。劇中,病人跟護士的關係很像是學生跟老師之間,綜合尊敬、叛逆、需要、排斥的情感於一身,或說有點類似母親與孩子也不為過。那種擺脫社會虛構面具下的單純人性讓人看了真是欲罷不能。

以前看過這樣的一個畫面: 小猴子生病死掉,母猴子抱著屍體不放,試圖喚醒沉睡的孩子。從人類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我們只會感受到憐憫;同樣的情形如果發生在人類身上,憐憫以外,我們會說這個母親已經瘋了。沒錯,當感情偏向一定的方向,人會產生各式各樣如強迫症、恐懼症、自殘、偏執等等的精神病。可是,就在我們正常的外表下,沉睡其中的陰影不停的試著抓破表皮逃出。青少年藉著法律的保護跟社會的縱容拼命嘗試犯罪的快感、上司透過威脅的機會也許欺壓,也許強暴、軍隊裡上下關係的界線,無聊生活的殘忍排遣...還有每天都不停不停在發生的事。試問,社會上正常人,不對他人進行侵害的人有幾希? 也許,瘋人院關著的人還比較正常也不一定。當然,我們說的是部分...

總而言之,這部電影不管從任何的角度來說都非常的好看,劇情跟演技跟氣氛都是一時之作,找機會體驗一下真實表面下瘋狂的自己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