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緣

  穿著毛皮衣的大漢成列站大浮冰上,嘴裡哼著歌,依序鋸冰、戳冰、夾冰、運冰,嗓音、動作產生的音與電影配樂融為一體。這個影片開頭「人與自然」的場面讓我想起北野武《座頭市》片中耕田一景也是採類似的敘述方式,極富生命力。
  雖然是雙面刃,但「誠實預告」系列帶給我跟小石許多的娛樂。在本片的誠實預告中,它提及了迪士尼上一次「自製」而非「代理皮克斯發行」的電影《魔髮奇緣》,一部我並不喜歡的「公主系列」動畫。坦白說,在實際賞片前,我對《冰雪奇緣》是略帶恐懼的。但它成功地從開場就征服了我,一路直到底。雖沒擠出眼淚,但的確「目光閃閃」。
  《冰雪奇緣》以「大自然的失衡」為主軸。為何失衡?因為大公主生來就有魔力,能製造並控制霜雪,但一場傷害到妹妹的意外後讓她心生恐懼,祝福於是變成了詛咒,也切開了姊妹間的情誼。童書中必要的「失親」(逼迫孩子成長)後,負責「調節自然」的小公主的戲份就開始重了。以此延伸,我們親眼見證「壞巫婆」與「英雄/英雌」的形成。她們都不似傳統迪士尼那般壁壘分明,卻有著各自的悲傷、人味,這正是本片最為精彩之處。
  「真愛」這個促成了我跟小石卻也害慘了世間多少男女的詞在《冰雪奇緣》,這部由最喜歡將真愛掛在嘴邊的迪士尼所製作的動畫中,也被賦予了新時代(也更真實一些)的解讀。雖然《史瑞克2》中已出現過「壞王子」,但畢竟少了轉折,觀眾從戲的開端就知道這名應該去拍洗髮精廣告的王子是反派。本片中,雖然大公主早有暗示,但觀眾很容易可以將此行為解讀成「妒忌」,而且反派口中所說出的話焉能信?劇情中期,真正的男主角登場,他又一次提出「怎麼可以跟初相識的人訂婚,你根本不了解他」的看法,然後劇情慢慢迎向雪人口中那句「愛情就是把你看得比他自己還重要」,並到最後的「公主與平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雖然《魔髮奇緣》也有類似的結局,但本片卻透過對白暗示男主角會回去過賣冰的老日子,而非立刻「飛龍在天」)而大公主的際遇則是女性成長:幸福並非只能靠談戀愛求得,心念一轉,只要你夠堅強,單身也會是很好的選擇。(不過壞王子的心境轉折得太刻意,這是本片唯一的敗筆)此外也談到了愛的廣義範疇(手足之愛,血緣之愛)。
  而在迷人的配角這點,《冰雪奇緣》有行為像狗的麋鹿跟個性天然呆的雪人。前者沒甚麼好談,因為任何動物只要行為像狗都很討喜,後者則讓觀眾看見了勇氣跟大智若愚。劇中,男女主角曾猶豫是否要跟雪人說「夏天其實會讓雪融化」這個對它來說是無可避的宿命一事,拖著沒說劇情來到火爐邊,女主角為保它的命還是說了,觀眾這時才知道雪人沒那麼笨,它是知道的,但它仍選擇留在她的身旁。這麼一比,雖然男女主角同種族(人類),但雪人甚或麋鹿是比較愛她的,因為男主角在暴風雪之中也是靠麋鹿衝衝衝,他只出一張嘴啊!(不過沒辦法,愛情這是終究脫離不了繁衍)
  《冰雪奇緣》的歌詞大都寫得很好,動畫精細,劇情紮實有深意,獲得最佳年度動畫的殊榮的確當之無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