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y天生有著超鼠的嗅覺跟無限的創意。出生鼠輩的他跟喜歡吃垃圾的同伴不同,他喜歡料理,喜歡創造新品,喜歡法國大廚Auguste Gusteau的料理節目。可惜老爸覺得他的才能只能拿來當作 - 聞毒師。

這天,他跟同伴Emile一同來到寄宿的家庭,Emile撿到一塊起士,Remy則採到一朵新鮮的磨菇。爬到屋頂利用閃電,他完成了一道料理,但是還差番紅花調味。在Remy的堅持下,兩人跑進房子裡找配料,Remy卻意外得知Gusteau因為評論家Anton Ego降他的餐廳一顆星而氣憤致死。此時房屋的主人大眼睛奶奶忽然夢醒,看到了老鼠的她拿起獵槍狂掃,兩人意外躲上吊燈,奶奶不客氣的轟下了房間裡的吊燈,連帶的整個天花板碎裂,數百隻的老鼠家族也跟著糊塗的掉了下來。

老鼠各顯神通的逃入小河,Remy則是抓著Gusteau的食譜逃走。眾鼠沿河而下,Remy則因最晚出發而失散。孤單的他在下水道等待同伴,最後在 Gusteau(他想像出來的)的鼓勵下爬上街道。爬啊爬,他來到屋頂,看到自己所在地是燦爛的夜巴黎,更是Gusteau只剩下三顆星的餐廳。(評論家扣了一顆,大廚死掉又少一顆)。從天花板往下看,他看見一個年輕人拿著母親臨死前留下的信來應徵清潔工。年輕人叫Linguini,是已故大廚 Gusteau的好朋友之子,現任大廚雖然不爽但在女廚師Colette的說服下留下了他。東晃晃西晃晃,碰的一聲Linguini打翻了一鍋湯。只見他不知所措,把眼睛能看到的材料胡亂的就往湯裡丟,然後再加點水。Remy的料理魂不允許自己呆看著悲劇發生。歷經千辛萬苦,他來到窗戶旁。他想離開,但心不允許他如此做。他把各式的材料往湯裡丟,眼看一鍋湯就要完成,Linguini卻發現了他。大廚走近,他趕緊用濾鍋把老鼠藏起來。大廚生氣著這年輕人居然敢在自己的廚房煮東西,沒注意到湯已經被端了出去。意外的,點餐的美食家喜歡這碗湯的味道,而女廚師也支持他,大廚非常不願意的原諒了他,並把他歸給女廚師掌管。此時,Remy被發現,並被Linguini關在玻璃罐中。他奉大廚之命要把Remy丟掉,但他意識到眼前的老鼠也許是他的救星。他把它放了出來,帶回自己的家。

隔日,大廚要求他煮出一樣的湯品,但Linguini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讓大家不發現老鼠,而老鼠又能告訴他怎麼做。在經過全身抓咬痕的階段後,老鼠意外發現他可以藉由拉扯Linguini的頭髮操控他的四肢。當晚,兩人回家瘋狂練習,老鼠終於掌握到控制他的技巧。

又過了一天,現任大廚意外拆開了Linguini母親所寫的信,發現Linguini可能是Gusteau的親生兒子。律師協助將DNA送檢,但要大廚想辦法得到Linguini的頭髮或任何可供鑑定的東西。為了保險起見,大廚決定要Linguini掌廚,讓他提供客人餐點,想藉機趕走這個威脅。他完全沒想到在老鼠的幫忙下,Linguini不但創新了口味,更獲得客人的好評,整個餐廳的人都要點Linguini的特餐。休息後,大廚找了Linguini 去喝酒,想藉機套出些什麼,畢竟他確實看過幾次有隻奇特的老鼠在他身旁。Linguini什麼也沒說出去,但倒是在酒杯上留下了唾液供後續的DNA比對之用。

Remy無聊的走出餐廳,發現了自己的好朋友Emile就在店旁的垃圾堆中。他給了Emile些食物,兩人一同回到新的鼠窩。鼠爸告訴Remy人類不可信任,也帶他去看了掛滿捕鼠器跟鼠屍的櫥窗,想藉此說服笨蛋兒子。Remy告訴父親自己信任人類,而且這是他唯一發揮長才的機會。

白天回到餐廳,老鼠看到打掃完後累到睡著的Linguini。女廚師的摩托車聲音接近,老鼠趕緊躲進Linguini的帽子。他怎麼也叫不醒 Linguini,反而讓女廚誤以為Linguini不回答是因為他跩了,想藉機害她被開除。被衝出餐廳門的女廚打了一巴掌後,Linguini終於醒來。他衝過去解釋,就在快講出老鼠師傅的前一刻,老鼠用頭髮遙控他去親女廚師,女廚師倒也樂的跟他擁吻。

評論家Anton Ego聽聞了Gusteau餐廳再崛起的消息,決定來找碴。傍晚,Emile帶著朋友來吃東西,Remy無奈的準備偷儲藏室的鑰匙,卻意外見到了 Gusteau的遺囑、Linguini母親的信跟DNA鑑定報告。大廚忽然殺將回來,Remy咬著文件狂跑,大廚則騎著搶來的摩托車直追。繞了一圈, Remy成功逃脫。回到餐廳的大廚看見Linguini跟女廚,女廚師手上則拿著文件。

Linguini忽然成了媒體的焦點,煮出一道又一道高超料理的他居然同時也是Gusteau的兒子,而他把一切的功勞歸給天賦還有女廚師。Anton Ego的出現嚇壞全場。他直接跟Linguini下戰帖,表示將來品嚐他的料理。老鼠則表現了自己的不滿,但Linguini認為功勞在自己身上,是老鼠心胸太過狹窄。兩人吵架的這幕剛好被離開的大廚看到,他終於知道了箇中的秘密。

心碎的Remy帶著親朋好友來餐廳準備大吃大喝報復,卻沒想到Linguini來跟他道歉。可惜老鼠終究藏不住身子,此舉讓Linguini大感憤怒。他趕走了鼠群,並要Remy再也不要出現。

Anton Egon正在外面等著,Linguini卻不知道該怎麼對付。另一方面,Remy則為了救Emile而落進前大廚的鼠籠陷阱。父親跟Emile救出了 Remy,Remy決定回去幫忙。老鼠回到了餐廳,Linguini道出了原委,然而包含女廚師在內沒有人相信這隻老鼠是廚師。大家留下了 Linguini,而Linguini則留下了滿店的客人躲在房間裡面。此時鼠爸帶著鼠群趕到要協助Remy,不過他們的第一件任務則是把前大廚通報來檢查環境的調查員給綁起來丟進食物儲藏室。在Remy的指揮下,眾鼠完成了許多佳餚,而此時女廚師也趕了回來。她想起了Gusteau的信念: 每個人都可以是廚師,不過她看到滿間的老鼠還是嚇了一大跳。

女廚師問Remy想做什麼,Remy回答要做普羅旺斯燉菜(Ratatouille),一種簡單而不取巧的料理。在Remy的巧手下,一道簡單的普羅旺斯燉菜端出。右手拿著筆,左手拿著叉子將眼前的蔬菜送進嘴裏,Anton忽然回到了過去,想起了母親當年所做的燉菜。他滿懷感動的吃完菜,要求見廚師。此時前大廚也在嚐完燉菜後衝入廚房,按照慣例的被綁起來丟進儲藏室。人客離去後,Linguini跟女廚捧著Remy出去,說出一切事情的經過,也親眼看到老鼠們如何做菜跟Remy怎麼操縱Linguini。Anton說了聲感謝招待後沉默的離去。

隔天的報紙上寫著,"從很多角度來說,評論家的工作是簡單的,我們所冒的風險很小。我們品嚐廚師的作品,然後出售我們的評斷。在反面的評論中我們提高自己的聲望,同時取悅讀者。但是評論家必須面對的,則是可能一小片垃圾所代表的意義都比我們的評論更為重要。評論家長久以來都在冒著一個風險,就是去找尋新的味道並保護那些新的事物。世界對於有才華的新人、新的創意、新的朋友總是不太友善的。昨晚我經歷了一個全新的體驗,這是一頓出自非同尋常人之手的美味佳餚。我以及烹飪者挑戰了我原先對料理的理解,揭發了我過去的理念全都是些過時的玩意,他們讓我逃出了自己的繭。最後,我必須承認Gusteau所說的是對的,任何人都能做菜,我到今天才了解了他的意涵。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偉大的藝術家,但偉大的藝術家可能來自任何地方。無法想像還有比Gusteau餐廳的廚師更更卑下的出身廚師存在。然而,在我的評論中,他無疑是法國最好的廚師。我很快會再回到Gusteau餐廳,飢腸轆轆的要吃下更多。"

因為老鼠問題,Gusteau餐廳不久後關門。Linguini跟女廚師開了一間新的餐廳,窗外大排長龍,裡面則坐著常客Anton,天花板裡則有著老鼠的餐位。餐廳名為: Ratatouille。

======================================

坦白說,Pixar是一間常讓我驚艷的公司,從Toy Story、蟲蟲危機、怪獸電力公司、海底總動員、超人特攻隊、Cars到料理鼠王,比之同樣以魚為主題的鯊魚黑幫,同樣以老鼠為主題的鼠國流浪記,為什麼Pixar能夠在各式非傳統跟傳統的主題內脫穎而出,成為不僅是同樣的動畫市場更是電影市場的大贏家。對我而言之前反差最大的是Cars,本的來說,我不喜歡機器人為主角的電影,因為很容易流於濫觴,更別說是以車子為主體,馬上就讓我想到無趣的金龜車賀比或什麼霹靂遊俠。但Cars硬是拍出了友情愛情故事性與感動,硬是有老英雄跟新英雄的交會,真的不容易。此次的料理鼠王更是不簡單。

玩過電影上市前提前發售的遊戲應該會覺得,料理鼠王似乎是部沒有什麼創意的電影,不過就一隻老鼠會做菜嘛! 誰想不出來。不,這部動畫只有Pixar能做的出來。劇情結構不說,動畫細緻度不說,影片各個地方都可見製作團隊的細心,每一個巧妙之處都不會讓觀眾感到突兀。Pixar了不起的地方在於: 它所製作的電影不僅娛樂小朋友,更感動大朋友。他並沒有針對某一個族群,而是針對所有仍然有著童心的人,不分年齡。

我想,Ratatouille真正感人的地方在於對比。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年輕人,只是因為他是人,所以就能夠站上檯面,就能夠取信於眾人。相較之下才華洋溢的老鼠卻只能過著人人喊打的生活。兩種現實的衝突一次又一次藉由言語跟畫面提醒觀眾兩人出生的落差,卻在最後一刻,由最尖銳最苛刻的評論家口中說出了最令人感動的總結。社會的不公平雖然存在,但是純粹的感動卻也不曾消失。

電影看多了以後,我成為一個很容易預料的劇情的觀眾,很容易發現到電影的規律,很容易喪失驚喜。Pixar的電影卻常讓我遺忘去想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取而代之的,我成為一個第一次看電影的人,沉醉在幻想與現實的交界,正如同Remy醉倒在他的料理王國。誠摯的推薦這部電影。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