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在1944年,西班牙當時正在內戰,政府軍跟人民軍正在為了政權而戰。小女孩Ofelia跟著自己懷孕待產的媽媽來到鄉間,要投靠母親的新情人: 一個政府軍的將領。在開往目的地的路上,女孩的母親忽然不適,車隊停了下來。她下了車,無意中發現一顆上面刻著眼睛的石頭,四處觀望了一下,找到了眼睛的主人: 一座真實之口的雕像。把眼睛放回缺口後,一隻貌似螳螂但又沒有鐮刀的昆蟲從真實之口中出現,跟著離去的車隊飛去。

到了鄉間由磨坊改建的基地後,小女孩跟母親暫時安頓了下來。奇特的是,就在她們居住地的旁邊,座落著一個地下迷宮(labyrinth)。當天晚上,昆蟲來床邊找Ofelia,搖身一變成了女孩故事書裡的小精靈,像彼得潘身邊的Tinker Bell。跟著精靈,小女孩進入了地下迷宮,發現了一隻半人半羊的生物。那生物自稱自己為Faun(應該對等於希臘神話的Pan),並道出Ofelia其實是他們地下王國失落已久的公主,並詢問女孩回去的意願。得到女孩正面的答覆後,Faun給了小女孩一本十字路口之書,並要女孩依著書裡的引導完成三個任務,他才能確定她的資格。

女孩回到自己的床上,想著將有的冒險開心的睡著;門外,女管家正從將領的物資中偷盜些補給品,悄悄送至反抗軍。起床後,小女孩在浴室裡打開了只有空白紙張的書。奇怪的,彷彿呼應著小女孩的願望,書裡開始顯示了圖畫: 一顆磨坊旁邊的大樹有著千年的壽命,但卻開始慢慢的枯萎,而且被一隻大青蛙給佔據住它的根部。女孩必須將三顆彩色石頭丟進它的口中,並從它的體內得到鑰匙,才算是完成第一個任務。到了老樹旁,女孩爬了進去,依指示得到了金鑰匙。

回家後的隔天早上,女孩的媽媽忽然從子宮流出了大量的血,弄紅了一件又一件的床單。當晚,Faun來到女孩的身邊,問女孩是否準備好出下一個任務。女孩說出了媽媽的病情,Faun給了她一個想成為人的人蔘,要女孩和著牛奶放在媽媽的床下,就能安胎。放下心來,女孩用Faun所給的粉筆,畫出了一道通往一個奇妙房間的門。房裡,一隻眼睛已經退化的怪物坐在擺滿佳餚的桌前不動。使用金鑰匙,得到小刀後,女主角禁不住葡萄鮮美外表的誘惑,吃了兩顆,引起了無眼怪將自己的眼球裝在手上,並甦醒來追殺她。好不容易,小女孩逃了出去,但也犧牲了兩隻小精靈。

女孩在早上將人蔘泡在牛奶中,人蔘發出了像嬰兒般的可愛聲音後便安然的待在女孩母親的床下。下午,基地受到了反抗軍的襲擊,偷走了許多的食糧,但軍隊也抓到了反抗軍的其中一員。當晚,Faun再度來訪,但在聽聞女孩害死了兩隻精靈後,便大怒的說女孩將永遠留於人間,並忘卻這一段奇特的回憶...

充滿巨型蟑螂人的影片秘密客的導演Guillermo del Toro的自編自導之作,充滿著奇幻跟現實的交錯。在享受影片的同時,讓我想到了前一兩年一部我覺得很不錯的電影Mirror Mask,某方面來說都帶點奇幻的色彩,只是Mirror Mask更抽象了些。本片當然也非常的有趣,特效跟影像的處理效果都讓觀眾的眼睛抓著螢幕不放,劇情的入勝更是高潮迭起。隨著幻想世界任務的逐步達成,現實世界的戰火也有越來越旺的趨勢,就在管家劃破將領的嘴巴後達到了高峰。雖然影片最後的結局不難預料,但你要說是好結局,還是不好的結局呢? 女孩在現實世界死了,但似乎靈魂卻也因此通過了考驗回到地下王國,並給之後千百代的地下人民帶來了一個幸福的國度。在現實與夢境的選擇間,我希望,也認為它是一個"真實的幻想"。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