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126.JPG
(Photo by eL)

剛失戀時,時間是以微秒來計算。哭啊哭,怎麼才過去五分鐘,白天跟黑夜同樣難熬;睡睡醒醒,她的離去是夢是真?去那些熟悉的或不熟悉的地方,無論如何她的影子總在前頭微笑,然後消逝,曾經咫尺的距離如今成了天涯。跳下去是不是會輕鬆許多呢?我在石高台這樣想;油門一催往前騎,我飛起的弧線美麗嗎?生死,猶如走在山上懸崖邊的小路上,只差那一步,有隻淺白色的手在葉影間誘著你踏出。然後就輕鬆了,誰對我耳語著。

戀夏500日的動人不在它的清新,不在它的真實,而在它的相似度,那是我的故事。低成本低預算免導演素人演員隨興演出,故事結束了,也開始了。只是我還沒看到秋天,不算壞,我想。

眼淚怎麼流不完,我祖母死都沒哭成這樣。醒著哭,睡著夢見自己哭,醒來發現枕頭都是淚痕,許是眼淚從夢境偷渡來了;看著她的相片,又想起那些共同旅行的碎片,哭,但是餛飩的數量少了好幾顆;跟她MSN,她誇我是很棒的男友,無心的狼牙棒敲出一碟水珠;知道她跟她男友出遊,男方對她很好。我笑了,祝她幸福,告訴她要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她跟我你會選誰?」在我向她提到跟個以前很喜歡的女孩去看電影時她問我。「當然她,妳已經是過去式了。」我回答,眼眶濕了一下,但很快水份又被吸了回去。那些山一樣的回憶,終於甘心化為土壤。

螢幕上,羅傑摩爾透過野外生活的方式教會一個脾氣暴躁自大的千金大小姐人生的真諦為何。末了,女孩要跟他最好的朋友結婚,但她不想,眼睛對上了羅傑。「妳要嫁他」「為什麼」「因為他是妳的人生,而我只是沙灘上的一行足跡」。鼻子有點塞,水份迫不得已只好從另兩個開口流出,左右各一行。妳已離開,我跟羅傑一起跟妳的玻璃杯敬酒,相撞時一響清脆。揹起行囊往攝影機拍不到的地方走去,我知道我是一流的倒數第二個男朋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