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斯汀擁有一個在超級市場化妝品櫃的穩定工作, 有一個雖然腦袋不是很靈光但愛她的老公菲爾, 日復一日的平淡卻也讓她痛恨起這種無起伏而地獄一般的生活.一日, 喜歡讀麥田捕手的男孩荷登開始來超市工作; 她從他的眼裡看到自己: 煩躁, 沮喪, 對生命厭煩. 兩人一步步的接觸, 終於在男孩的要求下兩個人開始上床, 一次又一次的.

事情還是爆了開來, 菲爾的好朋友發現了他們的關係, 也以此要脅賈斯汀跟他上床. 她認為事情鬧的太大了, 去找了荷登的父母表明他有幻想症, 腦袋裡充斥著奇奇怪怪的念頭, 希望他的父母能夠讓他去看專門的醫生. 回到了家, 賈斯汀發現她懷孕了, 而且極有可能是荷登的孩子. 隔日, 荷登從父母及超級市場的保險櫃處搶到了不少錢, 並要求賈斯汀跟他一起逃離這醜惡的生活. 隔日, 就在十字路口, 賈斯汀決定事情不能夠再這樣下去: 她去通報了荷登的所在位置. 沒想到荷登卻舉槍自盡. 與此同時, 菲爾發現了賈斯汀的信用卡帳單上有旅館的消費, 質疑孩子不是他的...

以高潮起伏來說應該是會讓部分人睡的相當舒服的電影. 從頭到尾的劇情就像一條小河一般的往低處流去, 只有稍微的一點點小起伏. 然而整部電影看完以後, 尤其是在接近結局的地方, 平淡中卻透出了它的真實與不凡. 以冰品來說不是像Haagen-Dazs那樣有濃烈的口感, 而是像小美冰淇淋般不特殊但嘴巴會殘留著淡淡的香草味的電影. 在現實生活中, 其實大部分的對錯一直以來都是從個人為出發點: 讓我們舒服的就是對, 不舒服的就是錯, 對錯的界限一直模糊的在我們心裡搖擺. 然而如果因為如此我們就不去嘗試, 人生的意義又在哪裡呢? 明知山有虎, 我們還是往虎山去. 不去爬這一次, 又怎麼知道虎山有什麼呢? 生命的醍醐味就在這裡.影片的觀點主要是環繞著賈斯汀的想法走, 但卻也忠實的反映出一般人每天所遇到的困境: 平淡而無味的生活. 菲爾所代表的是一個小小的柵欄: 裡面有食物, 有水, 有穩定. 然而山的那一頭到底有著什麼呢? 於是賈斯汀走了出去, 發現人生並沒有因此往更好的地方前進: 左轉是枯燥的日常生活, 右轉是一個美麗而無止境的虛無. 於是她回到了人生. 但如果我們因此而否定了出走的意義則又過頭了. 沒有出去過, 你又怎麼知道外面會是如何呢? 生命的有趣就在它的不確定性, 不是嗎?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