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我父親的父親的父親要完成一個艱鉅的任務, 他只要去到森林中的某個地點, 燃起大火, 並一心一意的靜靜祈禱, 他的願望就能夠實現; 之後, 當我父親的父親遇到了同樣的任務, 雖然他沒有燃起大火, 但仍然進行祈禱, 這樣願望也得以實現; 而當我父親也遇到同樣任務的時候, 雖然沒有火焰, 祈禱的方法也不知道, 但是只要到那個地點, 願望仍舊可以實現" 故事是這樣開頭的.

劇情我實在是說不出來, 當然硬要說也是可以, 不過這樣的話就失去這部電影的味道了. 這部電影簡單說來就是會跟諸如"存在主義", "形而上學", "新浪潮", "意識流"扯上關係, 而這些東西我都不懂, 所以沒辦法很完整的表達出來. 可是如果以學生時代的觀念來看, 這電影應該會是看完以後老師會要你交期末報告的電影喔~

影片本身其實倒也沒有像Un Chien Andalou那樣時空人物真實想像交錯的感覺, 劇情也有照著時間的順序好好的發展, 人物也都還固定那幾個諸如西蒙(應該是Simon的法式發音)或拉切爾(Rachael的法文), 只不過敘事的手法有點像拿著蒼蠅拍揮著蒼蠅旁邊的空氣一般, 永遠都不知道那隻蒼蠅到底是怎樣的一種蒼蠅, 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雖然如此, 很奇怪的, 我倒是覺得這個電影拍的不錯, 取景跟人物的演出都不錯, 也有好好表達有點生命中無法違逆的悲哀, 只是總覺得這部電影的名字似乎是多餘的, 沒有名字一樣會有它自己的味道存在. 這部電影給人一種感覺, 只有外圍輪廓的乖小孩, 也有好好的用功唸書, 考好成績回來, 雖然他只是不存在的存在...uh...很難理解吧, 我想也是...抱歉居然還囉唆了這麼多好像什麼都沒說的東西.

來說個實際的東西好了. 早年有一部多少有點名氣的科幻驚悚電影"Alphaville", 法國片. 在"悲哀與我"中, 也有出現跟Alphaville一樣的聲音: 粗粗的, 刺刺的, 感覺喉嚨被仙人掌的針刺到在說話的感覺, 聽過一次就會知道那種很獨特的感覺喔~假設有幸(或不幸?)看過Alphaville跟這部電影的人可以比較比較~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