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鈍跟村長及同伴們一起出來獵貘。在分戰利品時,大家都藉機嘲笑阿鈍沒有孩子。忽然,出現了一群其他部落的人。他們說自己的部落遭到襲擊,他們將往前找尋一個新天地。回到村莊,村長要求兒子先不要跟村民提起,因為恐懼是一種傳染病,他將召開長老會議決定對策。

隔天,天剛明,出現了一群戰士襲擊阿鈍的村落。村民們非死即傷,活著的大人們都成了奴隸。村長的兒子將妻子跟兒子藏在洞中逃過一劫,村長卻被長的像燈籠魚的壞人割喉而死。由於氣憤首領不讓他殺村長的兒子,燈籠魚給他娶了新的名字: 差不多。

敵對部落的人們帶著新到手的獵物打道回府,中途路過了一對患了瘟疫的母女,母親已死,小女孩想靠過來但被阻止。小女孩瞪大了眼睛,詛咒他們將會被帶著美洲虎的男人殺死。

跋山涉水,他們來到了一個巨大的集落,女人們都被抓到台上賣錢,男人們則去大祭壇準備當成陷給太陽神的祭品。刀下,心臟起;刀下,頭落,滾下高高的階梯。輪到差不多時發生日蝕,剩下的人逃離了成為犧牲品的命運,卻被送進一個巨大的廣場。派好尾端的守門員後,他們要求奴隸們開始跑,玉米田後面就是他們的森林。人開始跑,手領就帶領著族人練習遠距離狩獵。運氣好的當場死亡,半死不活的則由守門員當頭一棒打死。

在半死不活的阿鈍幫忙下,差不多殺了守門員逃走。看到自己兒子死亡,首領大怒,率領眾部下追擊。差不多躲到了樹上,巧遇美洲虎,跳下樹又開始逃。首領的其中一個部下不知情,被美洲虎活活咬死。眾人們合力擊殺了美洲虎,卻又因為它象徵神祗的孩子而怕報應。差不多逃到了瀑布旁,回頭看了一下,知道別無他法便奮力一跳,大難不死。他看著上面的眾人,大喊著,我的名字是虎爪,我們家世世代代都會在這個叢林裡狩獵。首領看了非常生氣,輸人不輸陣,也帶領著人們跳下去。

回到了自己的地盤後,虎爪信心大增,利用大葉子包著蜂窩丟向他們後,又利用毒蛙的毒殺了他們的同伴。大雨不停落下,看著洞中太太抱著孩子雖不忍,虎爪還是必須先解決掉剩下的三人。首領遠遠看到了他,用弓箭射穿了他的鎖骨周邊,自信滿滿的準備為子報仇,卻中了虎爪設下的獵貘陷阱而死。兩人繼續追著虎爪,到了海岸線,三人看到眼前的大船跟穿著奇怪衣服的人都愣住了。虎爪藉機逃離了他們,回到洞口,救出了妻兒,也看到了自己在水中出生的下一代。他決定回到叢林找一片新的天地...

由後來專門導這種帶點史詩味道的Mel Gibson所編導,描寫阿茲特克或馬雅人一類的種族興衰故事,據說準備角逐2007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片子剛開始引用了W. Durant的話"一個偉大的民族不會被外來的力量所征服,除非內部先毀滅了自身",此句話也貫穿了整部戲。在人類狹小的眼界中,看到的永遠只有自己,於是不停不停的征戰殺伐,最後則在以為一統之時被外力瞬間滅亡。這似乎是歷史的一種無法逃離的宿命性反覆,也是我們以後仍然會持續面臨的問題。螳螂眼裡有蟬,有其他準備抓蟬的螳螂,卻永遠不會看到後面的黃雀。

片子本身場面相當的浩大,人也是多到像罐頭裡的沙丁魚。打鬥畫面不少,速度感跟魄力也都還不錯看,尤其是後半部虎爪反擊那段相當的大快人心。不過雖然可以感受到導演想拍史詩巨片的企圖,片子所呈現出的卻是濃濃的美式風,少了一種純粹原始的感動。當然我們看到的是穿了很多環刺了很多青的部族勇士,講著完全不知道是哪一國的話,可是他們的行為舉止卻跟Discovery或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所呈現出來的那種單純的感覺不太一樣,比較像是披著原始人服裝的現代人。不過我想這也沒辦法,畢竟是電影,又不是紀錄片,但是魄力還是有差了些。

電影本身還是有趣味的,至少可以看看不用槍械的戰爭,單純的力量所產生的殺伐。劇情不難理解,故事進行流暢,追擊時的打鼓也還OK,不過整體來說不特別出色。片子本身的力道大概是在重量級跟中量級的中間,我想大概不會得最佳外語片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