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深黑色皮手套
我在轉角暗處等待
路燈閃閃爍爍,忽明忽滅間
血液彷彿靜止了數秒
拉了拉衣領,我等待

細微的振翅聲
透過磚牆與磚牆間的反射被耳接收
目標近了
我嚥下一口
唾沫,滑過喉結

長長的影子忽隱忽現
伸展指頭,握了拳頭,手套處傳來誘人的聲音
擠壓,摩擦,繃緊
被害者的半顆頭已經露出
頭上的環發出二手的鵝黃光芒

兩秒後,我伸出手掐住對方脖子
手套裡的爆筋跟濡濕,沒人知道
亢奮,心臟快速縮放,血液大量輸往全身
呼吸急促,眼前一片白

沒有抵抗,他在我的手中
從僵硬變得柔軟
身體各部自然下垂,漸漸失溫
放手,墜地
他的肌膚,他的榆木弓,他的前端綴著紅色愛心的矢,
沾滿了濕黏的泥土

倚靠著牆
身體順著地心引力的吸引下滑
臀部觸及了大地
我微笑,我落淚
我痛哭,我哽噎
直到路燈熄滅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