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man and Robin1.jpg

已卸任的加州州長阿諾飾演的科學家為了治療妻子的絕症不遺餘力,卻在一次意外中掉進了急凍池因而成了得穿著鑽石為動力的冷卻裝甲才能活動的急凍人(Mr. Freeze)。他四處行搶巨型鑽石,只為組建一能完全治癒妻子的疾病的裝置。

Batman and Robin9.gif

另方面,一名致力於讓植物再一次執掌王權的女科學家被愛慕她的另一名瘋狂科學家攻擊,從而身上佈滿各種毒液,肉體隨之沉入地底。不久後她從地底復甦,獲得了致命毒吻及一個肌肉好夥伴班恩(Bane,瘋狂科學家把劇毒注入監獄囚犯製造出來的),她為自己取了個新名字:毒藤女(Poison Ivy)。

Batman and Robin6.jpg

蝙蝠俠用鑽石為餌誘出了急凍人,鬧場的毒藤女因急凍人不為自己的費洛蒙催情粉所誘而心生愛意。急凍人被逮後,毒藤女帶著班恩來到他被囚閉的阿卡漢療養院(Arkhum Asylum)助他脫獄,也同時知道了急凍人原來是有妻子的!此時,她心頭萌生了一個邪惡的計畫。

脫獄成功後,毒藤女找機會拔除了急凍人之妻的維生裝置的插頭,意欲致其於死地。急凍人相信了毒藤女的謊言:蝙蝠俠跟羅賓殺害了他的妻子,遂決定協助完成毒藤女的計畫:占領布魯斯‧韋恩贊助興建的超級望遠鏡後將急凍裝置安於其上,凍結整個高譚市。蝙蝠俠跟羅賓在照料了老管家阿福的病情後(跟急凍人之妻得了同樣的病症)出擊,卻被毒藤女的植物給抓住。幸好此時阿福的姪女,喜歡飆車又會防身術的芭芭拉化身蝙蝠女(Bat Girl)參戰,女女大戰,黑色勝出。

Batman and Robin4.jpg

幹掉急凍人,利用太空衛星反射其他地區的陽光來融解了高譚市的寒冰後,蝙蝠俠告訴藍藍急凍人一切都是毒藤女邪綠的陰謀,而他們救了他的太太一命。急凍人把治療絕症的藥給了蝙蝠俠,讓他救了阿福一命。藍色到獄中找綠色算帳後,兩隻蝙蝠一隻鳥就在超大電風扇前面跑啊跑的,劃下此劇的句點。

對了,班恩在電影後半段被羅賓跟蝙蝠女聯手踢掉了他的毒素來源管後幹掉了。

Batman and Robin2.jpg

喬治‧克隆尼還是蝙蝠俠時所推出的作品,導演為拍過《靈異23》、《城市英雄》及許多電影(包含上一部蝙蝠俠電影)的Joel Schumacher。飾演壞蛋的是阿諾、烏瑪‧舒曼及已故的摔角手Robert Swenson(1957-1997)。好人方面除了喬治外還有克里斯‧歐唐納、艾莉西亞‧席維史東及已故的麥可‧高福(1916-2011)。

Batman and Robin5.jpg

本集的主題除了不小心影射到藍綠註定的不合之外,著墨最多的就是信任,家人般的信任。影片開始沒多久,蝙蝠俠就差點被載到太空炸死,明明羅賓救了他,蝙蝠俠卻仍舊認為這個嘴上無毛的傢伙辦事不牢。兩個男人從開頭吵到快結尾,總算「前輩」讓步:「如果你把我當家人,請你聽我一勸。」這一勸救了羅賓一命,也挽救了他們之間劍拔弩張的陽具對立關係。

Batman and Robin7.jpg

阿諾的悲情壞蛋段落沒什麼好提的,看了就知道。倒是毒藤女跟蝙蝠女的對決可以提一下。歷來在動作電影中,通常都是男性戰男性,女性戰女性,至多加個女性戰男性(經典的例子是《魔戒》中Éowyn擊敗了巫王的一幕),甚少有男性戰女性的段落,就像「孩子不能死」一樣算是電影圈的鐵則之一。如果看在女性主義者眼中,這會算是一種歧視嗎?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確定的是,近代的社會這麼形塑了我們,讓我們遵守了某種「性別範型」。

在劇中跟沒腦大猩猩劃上等號的班恩其實在原著漫畫中是蝙蝠俠最強大的敵人之一,除了肌肉之外更有腦袋跟耐性,曾為給蝙蝠俠致命一擊而砸毀了阿卡漢療養院,使壞蛋盡出,蝙蝠俠疲於奔命三個月後,他藉由躲在蝙蝠洞中(他看破了蝙蝠俠的真正身份)給了蝙蝠俠意料之外的一擊,讓他從而半身不遂。他是所有的壞蛋中唯一曾致蝙蝠俠入此般險境中的危險人物。

Batman and Robin3.png

距離《蝙蝠俠:黎明昇起》的上映日子已經不遠,新版的劇照、預告等逐一釋出。我們看到班恩也在此作品中再次復活,他是否會真真正正成為蝙蝠俠的大敵而非丑角呢?我跟你一樣期待答案。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