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a在祖父母的撫養下長大成人,在東德一個小鎮的圖書室上班。一個來自西德的作家Robert的造訪讓她得知意外的事實:她的母親並不是在海上淹死,而是把她丟給爸媽後便跟個俄國逃兵跑到了柏林圍牆另一頭的西德去。從祖父母跟好友的母親那確認Robert沒有說謊後,她決定跟Robert一起出發尋母。

根據他的說法,她的母親曾修他的創意寫作課程,並在一堂課提及自己的故事,末了在一個同學問及故事細節後便留下一首詩而離開。兩人在徵信社幫助下找到了逃兵Jurij,Inga獨自前往,對方拒絕回答,更對Inga賭贏的錢嗤之以鼻。Jurij離開後Inga在牆壁上留下母親的詩及一張母親的照片後離去。她在鐵軌處遇到了Robert,兩人回旅館發生了關係。

隔天Inga前往Jurij工作的鐵軌操作室,態度柔和的Jurij說當年Anna欺騙她的前男友Alexander幫他逃了出來,但最後卻因為恨Jurij逼她在小孩跟他之間做出選擇(Inga當時發燒)而又回到了Alexander的身邊,他現在已經是醫生,他也是Inga的親生父親。她謝過後跟著Robert繼續前行,並從電話簿上查到號碼打了過去,但Inga不敢說話。



Robert回去住自家並著手進行寫作,Inga先拜訪了醫生,對方看著她酷似Anna的臉但沒有作聲。Inga在摩托車上過了一夜,隔天見醫生的太太出門便上前去,但她並不是她的母親。她又回到醫生的診療室,醫生坦承自己不知所措,並說當年自己也是受到了欺騙。那我母親呢?她在哪?Inga問。她已經死了。

先將Inga帶到當年治療她母親的醫院(現在已經倒閉),另一位醫生告訴Inga她母親因為一直抱著拋棄女兒的強烈罪惡感乃至精神出現異常,最後選擇了自盡。醫生將Inga帶到了Anna的墳前,上頭刻著Robert提過的那首詩。"喔,那是她的寫作老師幫她挑的。"

Inga終於知道這一切不過是Robert為了自己的書而設下的陷阱。Robert坦承不諱,但他辯稱自己想收手時已經太晚。Inga回到東德的故鄉,跟好友及祖父母告別後,踏上了另一條尋找自己的路.....

====================================



尋找親生母親的德國公路電影,不到二十五歲的Anna Maria Mühe分飾Inga及Anna,表現不俗。攝影手法相當不錯,幾幕場景顏色跟角度都取得很漂亮。

雖說是公路電影,其實觀眾很早就能猜到結局是什麼,因此影片所製造的一點點推理感蕩然無存,坐著,等電影演到自己知道的答案。由於這過程太過沉悶,我的眼睛開始痠痛,同行的毛毛身體側一邊窩進椅子裡,我右手邊的男人閉上眼狂點頭,右前方跟左方都傳出穩定的鼾聲。在鼾聲跟口香糖的幫助下我撐了下來,活到最後一秒。



一人分飾兩角你可以說是省錢,也能說是一種傳承或提示。Inga繼承了母親的相貌象徵其母早已死亡,她以遺傳的奇蹟複製其母的一切。Robert往她的已知生活丟下炸彈雖說引發了後來的一切,但不能否認的她的出行也代表她心中一直都介意無雙親一事。尋找的過程讓她知道了真相,但其實她就是她,不管她的母親死在海上或精神病院都不會變。因此影片的最後,徬徨的她只得出門去尋找真正的自己,正如Robert所說。



影片開頭沒多久男性(當然女性也看見了,不過意義上有點不同)同胞就能看見Inga跟她的摯友裸裎戲水春光無限,也再次證明了那兩顆無實用價值的脂肪有其視覺上的重要性,更能說是全片的重點存在。電影看完走出戲院,我問了毛毛一個問題,

"那是E還是F啊?"



後記:

毛毛隔天M我說她覺得是E,也許只有D。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