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郎在發表會的會場偶然邂逅了跑錯展場的千惠,兩人因而得知了彼此的存在。兩人單獨出去過幾次後,太郎提出進一步交往的要求。雖然略帶猶豫,千惠答應了。兩人的戀情逐漸加溫,太郎也如願以償的見到了千惠教三弦琴,神情似乎深藏秘密的父親貞士。同居一段時日後,某個早上太郎發現疏完頭的千惠掉了一大撮頭髮。千惠坦承早已得知自己的病情,跟去世的母親一樣是癌症。早上的對話過後,回家的太郎發現千惠已然離去。

千惠住進醫院,為了保全性命而割掉了一邊的乳房。太郎來到千惠老家,牽狗散步的貞士否認知道女兒去向。太郎來到屋久島,不吃魚的他曾跟千惠說這裡的斷頭靖魚非常好吃,如願找到了已經去看過繩文杉的千惠。在海邊,千惠掀開自己的衣服露出平坦的胸部及一道淺淺的傷口,太郎看見,上前擁了她。兩人的世界,只剩下海浪聲。

復合後好景不常,千惠的癌症再發而住院。這天,千惠跟以前的好友們去烤肉店慶生,太郎則跟貞夫在醫院中吃人家送的小熊貓蛋糕。一人各選一個開始咬,貞夫忽然一鞠躬而大聲的說,謝謝!

千惠連絡電視台的人紀錄自己的病情,想藉由這樣的紀錄片鼓勵其他罹患乳癌的患者。太郎一開始不同意,怕外界的人用異樣的眼光去看千惠,但最後還是在千惠的堅持下勉強同意。

一次檢查後,醫生告訴太郎、貞夫,及千惠的叔母她只剩下一個月的壽命。聽完此事,三人做出了協議,要把病況隱瞞到底。不久後太郎在餐廳跟千惠的朋友提出了跟她結婚的要求,朋友感動的謝謝他。

結婚的日子已到,原本以「你以為你是慈善機構嗎?」的理由反對的太郎之父也偕其妻到場祝福。兩人連同家屬及朋友一同拍了好多張照片,千惠滿臉堆著笑。



該發生的終究還是來了。雖然哀慟,生命的火車總是要一站站開下去。這天下班回家,太郎收到一個包裹,裡頭是電視台送千惠的錄影機。原來,千惠老早預料到自己命將絕矣,便留下了一捲錄影帶告訴太郎好好活下去。完整的看完後,太郎終於崩潰而哭......



由幾乎年年有作品的導演廣木隆一執導,男主角找來自《交響情人夢》後快速竄起並以《篤姬》證明其演戲實力的瑛太,女主角則是小馬說「眼裡都是戲」的榮倉奈奈,然而全片殺傷力最強的,則是我眼中實力派、小馬眼中搞笑派的柄本明。劇情改編自真實事件。

跟余命系的《余命,為愛而生》同屬以乳癌為主題的電影,兩部也都以死亡為終點,希望敲響社會大眾心中的警鐘,正視此疾病。故事從男女主角相遇開始,兩人逐步相戀,女主角卻總是把什麼藏在身後似的沒有說。病情曝光後女主角主動撤出男方人生,但男主角則堅持非她不可的追上並在美麗的海灘上擁抱了她。

然後,戲院就有人痛哭了,非常突然而錯愕,殺得附近觀眾措手不及滿頭問號。約莫有三十秒的時間,以該哭泣女性為中心點半徑兩公尺的人都在看她,因為那幕真的沒那麼感人。



女人開始吸鼻子,大家也回去看電影。男主角回到家跟老爸說,爸,我非她不娶。老爸生氣的回,你以為自己做慈善嗎?

然後,同樣的地點同樣的女人,大笑,同樣讓附近的人又愣了一下子,可惜的是後來她就安靜了,不然倒是意外的收穫。



男主角知道女主角只剩下一個月生命時決定娶她,女的很開心,但終究還是離開人世。之後不久男主角收到女主角留下的攝影機,看到她留給自己的訊息時就哭了。

小馬說,如果他在家自己看可能會哭,我則說自己不會。接下來,簡單整理我們倆感動的點。

第一個點我們是相同的:女主角生日跟朋友出去慶生,男主角跟女主角的爸爸兩人在醫院吃冰箱裡的熊貓小蛋糕。此時一直都沒什麼情緒表達的爸爸忽然對著男主角鞠躬,很大聲的喊出「謝謝!」戲院九成的觀眾都笑了,我跟小馬則差點進入咬手帕忍哭的境地。


「每天在做什麼?」「活著」

性格木訥而堅毅的人有時會予人冷酷無情形象,要讓他們說我愛妳可能比殺人還難。這樣的人在無預警情況下真情激動流露,情感之劇烈看似突兀而好笑,底下所藏的真情卻讓人動容。只可惜少了點鋪陳,否則很有可能騙到兩個男人的眼淚,《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就是這樣騙我的。

接著先介紹小馬的兩個點,分別是在餐廳中男主角跟女主角的朋友說想娶她,小馬覺得這樣的付出非常偉大。再來就是結婚儀式現場女主角的爸爸牽著她出來時小馬又感動了。婚姻是一個過程,但女主角卻無從選擇的將走進實質上的墳墓。但至少,她曾遇過一個深深愛她的男人。

我則是在最後男主角收到DV後開始看,到結束後崩潰大哭,估計應該超過十秒。在這十秒中我的情緒也是不停堆疊,疊到眼淚已經快到眼眶。幸好咻一聲收尾,我眼淚也咻地收了回去。



瑛太演技非常不錯,榮倉奈奈深夜在病床上哭的那幕沒演好外表現都還行。故事普通但拍攝方法過於日式內斂而平淡,讓情感找不到宣洩點。好看嗎?還行。



關於其他:

電影公開後不久,有兩種說法產生,一是故事是假的,二是千惠當過女優。



第一件事情我沒有相關資料也不認識當事人,因此在此不討論,但關於第二點就用照片來說明。



左圖跟下圖為本人,右圖我想就不需要解說。本人?非本人?這就留給你自己判斷。

其實對我而言這事一點也不重要。無論故事是真是假或本人以前做過什麼職業,電影都不會因此而變好看或變難看。就算她真的當過女優,女優也是種職業也是人,只是一種選擇罷了。人都喜歡探究真相,但有些時候,真相連朋友連本人都未必能明瞭,更何況是外人呢?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