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殺手Ray (Colin Farrell) 跟Ken (Brendan Gleeson) 在老闆Harry (Ralph Fiennes) 的命令下於聖誕節的前夕來到位於比利時歷史悠久的特色小鎮布魯日 (Bruges) ,預計居住在一間老闆娘大著肚子的旅館兩星期等候進一步指示。相較於Ken的熱衷,Ray口頭不停說這地方不過是個糞坑,私底下則在廁所裡難過的落淚。

白天遊河後,高塔一行Ray跟Ken先後要來自美國的胖子家族別爬上樓梯狹窄的鐘塔,卻被對方髒話回應。喝著酒,Ray要Ken跟Harry說兩人想回倫敦了,Ken則要Ray先看看情況。夜晚,Ray跟Ken看到了在此地拍戲的侏儒演員Jimmy (Jordan Prentice,124公分,常見於電視劇或電影) 及美麗的製片助手Chloë。Ray悄悄潛入與Chloë搭訕,用"侏儒常常會因為心理不平衡而自殺的話題"跟她抬槓。Chloë笑笑說他喜歡被叫做"矮人" (Dwarf) 後轉頭離開,並順手丟下了自己的名片。



以陪伴Ken一天為代價,Ray成功說服Ken在當晚Harry (他留下了一封有很多"fucking"當形容詞的留言) 打來時負責接電話,他則去跟Chloë吃晚餐。來到存著基督之血的教堂,Ray拒絕排隊碰聖血。獨自在街頭,Ray想起自己上個任務:他被派去殺一名神父,他追殺逃出告解室的神父,子彈卻意外貫穿神父的身體,穿過了一名正準備接著告解的小男孩的頭,Ken趕緊帶著Ray離開。

看完整間充滿宗教意味的審判日及死亡的圖畫後,Ken試圖以自己殺過一個拿著瓶子的男人的故事安慰Ray,Ray卻怎麼也逃避不了良心的苛責。當晚,Ray跟Chloë去餐館吃飯,一陣生硬的對話 (Chloë說自己販毒,Ray說自己是殺手後又講了幾個死人的笑話) 後Chloë離席去廁所,隔壁的加拿大人則抱怨Chloë的菸味干擾了他與他女友的用餐。Ray當場一拳打暈了加拿大人,又一拳打倒了拿酒瓶襲來的他女友。Ray帶著回來看到情形錯愕的Chloë離開,拼命解釋自己打女人不過是正當防衛。Chloë說自己要去打電話,Ray直說她一定是要離他而去,Chloë給了他一吻。

Ken接起Harry的對話,並依照指示要不存在的Ray出門去晃晃。Harry先問Ken Ray是否喜歡布魯日,Ken騙Harry他非常喜歡。知道Ray跟自己一樣非常喜歡布魯日的Harry很開心,馬上給了他下一個指示:殺了不小心斃掉小孩的Ray。



Ray跟Chloë在床上準備纏綿,Chloë的前男友Eirik忽然拿著槍出現威脅要殺死Ray,卻被他一拳打上鼻子又奪走了槍,更嘲笑他不過是個窩囊的平頭仔。Eirik拿出小刀反擊,Chloë跟Ray說手槍裝的不過是空包彈,Eirik帶著微笑持刀揮來,Ray近距離用空包彈朝著Eirik的左眼射擊讓他痛的大叫。Chloë送Eirik上醫院,給了Ray一吻要他聯絡她。拿走子彈跟毒品,Ray離去。

Ken在酒吧喝酒,遇到了剛召妓Jimmy,順口誇讚他眼光不錯。Ray進入酒吧,說自己剛嗑了四克的古柯鹼,Ken則要走了剩下的一克。Ray來質問正在跟妓女親嘴的Jimmy為何早上不理會他,Jimmy回說自己吸了太多的馬用鎮靜劑所以頭腦一片空白。多找了個妓女,幾人在Jimmy的房間吸毒,Jimmy扯到了黑白人間將會發生世界大戰,Ray說自己會因為越南人的加入而站在黑人一邊,Ken說到自己的黑人太太被一名白人所殺,是在 Harry的幫助下才找到並做掉了凶手。臨走前,Ray給了Jimmy的脖子一個手刀,痛的他倒地不起。

Ray在哭泣中醒來,Ken則出門去Harry所說的地方拿殺Ray的手槍。回到旅館,老闆娘說Ray把錢都送給了她將出世的嬰兒後就出門了。公園的遊樂器材前,Ken找到了坐在長椅上一言不發的Ray。孩童們跑開,Ray看了看四周,Ken躲在陰影處。確認Ray沒往後看,Ken拿起手槍裝上消音器逼近而去。才對準他的頭,卻驚見Ray也拿起手槍準備朝自己的太陽穴射擊。Ken阻止了Ray,兩人走入涼亭裡談,Ray哭倒在Ken的懷裡,讓他決定不殺這個年輕人。



回到旅館,Ken看到了Ray留在旅館浴室的自殺預告紙條。Ken說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讓Ray有個美好回憶後殺死他。為什麼是布魯日,Ray問。因為比較便宜,Ken答。

送Ray上火車,Ken打了電話給Harry表明了自己不殺Ray的決心後掛掉電話,氣的Harry砸掉了電話,並跟太太說自己將會隻身去布魯日跟Ken 處理一些面子 (honor) 上的問題;Ray在火車上被之前他所打的加拿大人認出,被帶回了布魯日;Ken穿上西裝,等著迎接Harry。



Harry跟他布魯日的槍械商拿了把手槍,瞎了一眼的Eirik也在那裡,並跟Harry抱怨了自己想搶劫反被Ray用空包彈射瞎一眼,Harry則說這麼娘砲只能怪自己怪不得任何人。夜晚,Ken好整以暇在露天座位喝酒接見了Harry。Harry坐下,問Ken為何不殺他,Ken回答Ray有自殺傾向,自己阻止了他。Harry說Ray的死能解決三個人的問題,更說自己如果意外殺死小孩一定會當場把槍塞到嘴中自殺。Ken說Ray有能力改變自己,Harry回嘴自己也可以,Ken則譏他不過是個婊子 (cunt,不知道的人請自己查字典,包你這輩子忘不了) ,而唯一他能做的事就是變成大婊子並生下一堆婊子孩。Harry大怒要Ken收回批評自己孩子的話,Ken收了回去,但也說這不會改變他是婊子的事實。兩人準備開戰,為了不影響在此度假的外國人 (Harry說) ,兩人擇地而戰,Ken建議鐘塔。



Chloë保出了Ray,Ray說自己兩天後必須上法庭,但卻沒有什麼留下來開庭的理由,Chloë用吻給了他理由。就在兩人深吻同時,Ken跟 Harry從他們後面走過,邁向鐘塔。來到入口處,看守人說由於有個美國人在塔頂心臟病發,鐘塔提前關閉。Harry拿出一百歐元要賄賂看守人,對方把錢丟向了Harry的額頭,還用手指指著他的額頭再說一次"塔今晚要關了,懂嗎,英國佬"。Ken搖搖頭往前邁步,Harry用槍托痛扁看門人後打開鐵鍊上樓。Eirik看著兩人上去後走開。



Chloë跟Ray遇到了為了電影劇情需要而穿著小學生制服的Jimmy而大笑。鐘塔上對決的兩人掏出了槍,Ken卻將槍放在一旁推給了Harry,說自己欠他太多,願意接受他想做的一切。Harry聞言略不爽的看旁邊後朝Ken的腳開了一槍。Jimmy回去拍戲,Eirik看到了談天的Chloë跟 Ray趕去鐘塔把此事告訴了正扶著Ken下樓的Harry。兩人在樓梯上拉扯,Harry難過的朝著Ken的頸動脈開了一槍,"人不能期望殺了小孩後還想擺脫這一切",說完這句後即離開。爬出一條條血跡,Ken爬上不遠的塔頂把身上的錢幣丟下後,整了整衣服,在蘇格蘭風笛的配樂下縱身一躍跳下鐘樓。



警告了Ray後Ken隨即死去,留給Ray的槍卻因為撞擊早已不堪使用。Ray拚命跑回了旅館,Harry在後面不停用槍對他射擊。Ray跑上了房間找到了槍,懷孕的老闆娘不肯讓Harry進入。為了不傷及老闆娘,兩人協議一個往窗外跳,一個往大門跑,把一切交給命運。快速的數了三下,Ray跳出窗外落在路過的小船上,槍掉出口袋掉進河裡。雖然距離很遠,Harry仍然命中了Ray的左胸腔下方,血大量流出。重傷的Ray下了船繼續逃跑,Harry緩步追上。Ray跑進攝影現場,看到一個小孩的身影停了下來,說了"小男孩",Harry說"對,小男孩"後對他又開了數槍。Ray倒下開始爬,爬過一頂帽子,爬到頭已經被Harry的子彈打爆的Jimmy旁邊。Harry看著屍體發呆了一下,說了"喔,原來如此" (oh, I see) 後把槍伸進自己嘴裡爆掉了腦袋,Ray來不及阻止他。

在被送往救護車的路上,擔架上的Ray看著他所遇過的人一個個從眼前晃過,包含大哭對著他衝過來的Chloë。布魯日可能就是地獄了吧,他想,不過他還是希望能繼續他媽的活下去。

====================================================



大概要用三個"非常"才能形容的特殊喜劇電影,一個因為意外殺了孩子而想自殺的年輕殺手Ray,一個為了救年輕殺手而不惜與上司反目的老殺手Ken,一個深愛孩子而覺得年輕殺手除了死以外沒有第二條路的殺手上司Harry。故事發生在古樸典雅的小鎮布魯日,各種骯髒污穢的話卻幾乎沒有停止的不停竄出。而明明就是愛說髒話的殺手,他們卻又講仁義講道理還會幫無辜的人甚至比利時的形象著想,這種喜劇只有英國人寫的出來。而能寫的這麼好又導的這麼好,根本讓人難以相信這是只拍過一部短片的英國導演Martin McDonagh的作品。不過,原本專職舞台戲的他第一次執導的短片"六個槍手" (Six Shooters) 就拿到了'06年奧斯卡獎的最佳實境短片獎。



坦白說,我個人在這部電影之前其實非常討厭柯林法洛,但糟糕的是原因居然我也記不得了,只模糊有個印象自己在某年就忽然的討厭了這個演員,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或什麼的,也許是過多的鬍渣吧!反正就算想起來差不多也是個三流的爛理由。透過這部電影,我重新的認識了這位演員,雖然回想起來我還是不喜歡" 反恐特警組" (S.W.A.T.) ,不過我打從心底認同了他某部份的演技。

在Martin的巧妙編寫下,三個殺手之間的關係交織成一段縱橫數十年,含有報恩、理解、友情跟規矩的硬漢電影。妙的是,電影又不只有這個題材。 Harry幫Ray安排了一場應該要充滿寧靜與感恩的死亡之旅,殊不知Ray根本恨死了這個沒娛樂只有一堆歷史的地方,反倒是Ken對這地方深深着迷。 Ken圓了自己一部份的夢後被告知要殺死Ray,好不容易說服自己,這Ray居然搞自殺這套。就像我以前曾經看過的亞歷山大跟一個印度僧的故事,當對方已經不怕死時,你怎麼能殺死他呢? 非常哲學的問題。

然而,對Harry來說的反叛在觀眾眼前卻成了一種迷人,一種對真理的選擇。他還有機會的,Ken想,為什麼不讓他彌補過錯,讓他繼續活下去呢?忘不了殺死孩子的痛,那他這輩子再也不會殺死孩子,也許會成為社會上有益的人也說不定。可惜這樣的觀念根本不被口頭禪是"fucking"的Harry聽在耳裡。雖身為膽敢命人殺死上帝僕人的殺手頭目,他卻對孩子的純真有著病態的執著。"殺了孩子,當場自殺外沒有第二選擇"。帶著這樣的觀念來到布魯日,他面對自己的多年老友,貫徹自己的信念。

反觀整部電影,最沒有信念又隨波逐流的Ray居然成了兩個有著強烈信念的人的導火線。玩樂玩樂玩樂,後悔、玩樂玩樂玩樂,後悔,無止盡的慾望與痛苦讓他天堂地獄兩頭跑,但又在Ken的勸說下打算離開展開新生活。影片最後的激吻跟槍戰才讓Ray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意義,然而他並不特別懊悔,只是希望能夠活下去。如果他一開始有求生意志,也許Ken跟Harry到死為止都還會是好朋友吧!只是也許,我想Ken殺死Ray以後應該某種內在的玻璃杯還是會破掉好幾個吧!

粗鄙搞笑諷刺卻也紮實有力深沉,骯髒機智的對白、呈現布魯日美景的拍攝也刻畫了人物的感情內在、搭配劇情需要而出現的簡單卻得宜的配樂,"殺手沒有假期"是今天夏天最好笑、好看、骯髒的電影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