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

對很多三十歲前後的人來說,香港電影應該是成長時期的重要回憶之一吧。

但我不是。

********

《殭屍》有三層。

第一層:道士借命、生死不離

失去家庭、星途不順、年華漸衰的錢小豪搬進老舊的大廈,一心尋死卻被轉行炒糯米飯的道士拯救,意外捲入一場殭屍及鬼魅的風暴之中...

第二層:光環不再、死前大夢

結尾揭曉,一切不過是大夢一場。錢小豪上吊,第一層的所有角色都出現在他斷氣前的夢境中,化身殭屍、道士,圓他降魔除妖夢,助他贖回昔日光芒。

第三層:婚姻失敗、退居幕後

現實生活中的錢小豪離過一次婚(但跟第二任妻子結婚已超過十年),育有一子。電影影射了此點,同時把他退居幕後刻意寫成了光芒不再。曾經人人熟知的巨星,似乎光芒暗了,其實不過人生不同階段。但,電影就是要寫出「沒落感」。

********

《殭屍》的劇情八成相當不錯,娛樂效果足;剩下的兩成可能因「致敬」之故脫了線,尤其最後的大決戰來得太快,節奏有點跑。當然了,故事的主題是放手,忘不了過去的錢小豪或忘不了先生的梅姨都是,但後者繞了一大圈之後才「突然頓悟」的做法缺了些鋪陳,而那顆拿來打碎後自刎的雪景球雖然的確對比了大廈的沒落,卻是個登場得有點意外的凶器。不過也可以這樣說:丈夫化殭屍四處傷人後,梅姨蹲在地上,看著小白的雪景球良久,慢慢醒悟她該做的不是不放手,而是跟著丈夫去,因此才有了最後的結局。觀眾自動腦補當然是很方便,但如果電影裡稍稍解釋一下,會更流暢。

而那五行大決戰也是有點狀況。水,木,土,金,火。熱熱鬧鬧卻也凌亂。在這裡也凸顯了導演麥浚龍的另一個問題:過度執著畫面的美感,拍到覺得很漂亮的畫面就想讓觀眾看久一點,因此影片的流暢度自然一次次被切斷。

然而上面的所有問題卻有一個很簡單的解決辦法:那不過是一場錢小豪的「殭屍大夢」。這是錢小豪想要的華麗,這是錢小豪希冀的「好人死光後他成了一名跟壞蛋共滅的悲劇英雄」。對應到他上吊的畫面及最後兒子來認屍,一切都合了理,也不壞。《殭屍》,是劇中的錢小豪永遠得不到的生命最後一搏,是他至死渴望的「人生比電影還離奇」。但到頭來,他仍是以凡人的身分離去,甚為哀傷。

20131110補充

前幾天跟小石聊天,聊到了五行大戰那場高潮戲。她說好奇怪,怎麼把手放著讓它斷呢?

因為整部片看起來都在講放手,但從結局來看,我們知道錢小豪終究「放不了手」,忘卻不了過往的榮光跟甜蜜。夢境中的道士付出了手臂,現實中的他則付出了生命。

放不了手的黑暗,終會引你入墳。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